会被你逐渐忘记的旧时代

我记得申请第一个QQ是在小学同学的家里,那时每添加一个陌生人,打个笑脸符出去,都让我们感到莫名的兴奋;当时我还根据零散的信息诈出了女网友的名字,对方无比惊讶,后来我的这位小学同学还一直和这位女网友保持着电话联系,我很鄙视他。

我申请第一个邮箱是在一家网吧里,我为了取个名字折腾了足足半小时,根据小毅同学的建议做出了字母数字混搭的选择。从此我在长期对自己的ID不满的状态下,开始了E-mail生活。没有简洁霸气的ID简直是互联网时代的最大遗憾,我后来换了很多邮箱……但从没有抢到诸如hdd@gmail.com这样牛叉无比的账号。而至于最初那个笨拙呆板的sohu邮箱,伊说您超过90天没有登陆,邮件清光光了。他姐夫的,我愿意花16.99美金的高价买回我当年的数据,那里有太多稚气冲天的装逼证据,湮灭在网络那头切断了唯一联系的三言两语,似乎……还有不少网吧里联机打暗黑2的存档。

我申请过一个文学网站叫做榕树下。我在上面看过很多网文,我在那里听说了陈村和宁财神,也是那时,我发现这个世界上文艺青年何其多,根本不缺我一个。从此踏踏实实断了文青梦,向一名IT男转型。至于我发现这个世界上IT宅男丝毫不比文艺青年少的时候,那就是另一个变道的故事了。

我申请的第一个社交网站叫做www.chinaren.com。我惊喜的发现这个网站还健在,只是面目全非。这个当年红极一时的站点的火热程度不亚于现在的微博微信,却在校内和开心出现之后被无情碾压,树倒猢狲散,人去茶水凉。而现在,我连人人和开心的密码都忘记了。

我申请的第一个blog应用叫做教育人博客,那是2005年的时候。

我申请的第一个类twitter应用叫做饭否。它很有文艺范儿,并且和之前的校内、之后的美团,同出于大侠王兴的手笔,不滥不躁,踏踏实实做好产品是他的风格。但有句话叫做领先半步是先锋,领先十步是先烈。早于新浪微博2年出现的饭否,遭到了被关停505天的命运;当它重见天日的时候,新浪微博已经有5000万的用户,和创了新高的股价。

……

那些旧时代的东西历历在目,虽然我们当年灌水窥私的小玩意儿们已经有大半被丢进互联网的博物馆,但那仍是属于你我的chinaren,猫扑,天涯,自在心语。一浪一浪的互联网,我这老骨灰,为什么就是不喜欢新浪微博,不爱刷微信;那些闪现的过快的信息,总觉得也闪现的过于仓促,无从咀嚼和品味。10年的时间在互联网历史上简直就是一个纪元,那些ICQ、Myspace的日子,FTP、Foxmail的日子,甚至blog、GReader的日子,就这么默默为自己画了句号。这个时代,不用博客用微博了,不用短信用微信了,不上joke@smth上糗百了,不用GReader用Flipboard了,不玩PSP玩iPad了……大概那些名词,就真的被时代车轮无情碾压,毛也不剩。再几年之后,我等怀念之时敲击键盘,也只能打开一些个404页面。

会被你逐渐忘记的旧时代》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