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演出

大概2014年的时候,有一天徐冬冬突然打来了Facetime;我一时大为感动,以为他想亲眼确认一下股市萎靡至此,我有没有活得很憔悴。结果是他兴奋地给我展示了一下他新买的吉他,以及一首《恰似你的温柔》,随后没等我做出评论就挂了,转去寻找下一个显摆对象。我只好恨恨地将评论咽在肚里——还挺帅的!

受到刺激的我很快拥有了一把吉他,学了俩月,会弹三四首歌,五六个和弦。在这棵技能树上点了第一个技能点之后,像我的无数其他技能树那样——荒废了。然而在我不长的学艺生涯中,还是拥有了一名忠实的听众,那就是元宝。在2015年的夏天之前,我一弹63231323,他就在他娘的肚子里用脚丫子踢腾节奏;在2015年的夏天之后,我一扫起C-Am-F-G,他就激动地握拳发抖。虽然翻来覆去仍然就是那么三四首歌和五六个和弦,但看到他崇拜和兴奋的表情,我相信他内心一定觉得爸爸弹吉他的时候——还挺帅的!

后来的事情是这样的,最近元宝的幼儿园开展了一个项目,请自告奋勇的家长去幼儿园给孩子们上课,大抵是讲讲故事做做游戏什么的。然而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媳妇儿自告奋勇的给报了个名,课程内容也轻描淡写地帮我想好了:你就去弹弹吉他呗!

这件事引来了我相当大的恐惧,原因有三:一,我一共就会那么三四首歌和五六个和弦;二,我那把可怜的YD-25上沾满了元宝的口水和巧克力,这显然不符合我阳光白净的形象;三,我一共就会那么三四首歌和五六个和弦。

后来我暗想:虽然咱只有三脚猫功夫,但是糊弄三岁小孩诶,应该也够用了吧?于是先去买了把Taylor 314——所谓武功不行,装备来挺。又针对《小星星》、《You are my sunshine》等小朋友们耳熟能详的世界名曲,做了长达一晚上的充分准备。最后,在演出当天早上,我央求媳妇儿:“跟老师说我吃坏肚子送医院了好不?”……然后遭到了了无情的拒绝。

后来的事情我只记得几个场景。一是一帮小朋友在你面前瞪大眼睛的时候,那感觉不亚于面对乌压压一群闪光灯。二是当我弹拨了几个和弦,问这群小崽子“好听吗”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一句“不好听”。这时候元宝激动地站了起来,大声说:“我觉得好听,我觉得好听的!”我只能说实力护爹,前途无量。三是课程的最后,我与元宝一起合唱了一曲《我要你》。元宝比在家里任何一次都唱的好,唱的认真,博得了班主任Caroline老师“I’m CRYing!”的评价,但不知如果她听懂了她三岁的学生唱的这首歌的歌词,尤其是其中描述寂寞难耐、情爱撩人的部分,会怎么想。

媳妇儿的评价是:声音太小。不在调上。错误百出。效果挺好。

以上就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吉他演奏。我觉得,还挺帅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