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剪贴板

鸡零狗碎之二十七

  1. 你如今的气质里,藏着你走过的路,读过的书,和爱过的人
  2. 没有什么钱解决不了的问题,但钱是解决不了的问题
  3. 你花的每一分钱,都在为你想要的那个世界投票。
  4.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罗曼·罗兰
  5. 万物皆有裂隙,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罗振宇
  6. 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向来心是看客心,奈何人是剧中人。——张爱玲
  7. 奶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
  8.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9. 我可以抱你吗Burberry/让我在你肩膀Gucci/如果今天我们就要Fendi/让我痛快地哭出Celine
  10. 只要埋头过完自己的坎,自然会有人分心落后。

鸡零狗碎之二十六

  1. 人总是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事。
  2. 周末的早上起床,是饿和懒的殊死斗争,最后是尿赢了。
  3.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4. 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
  5. 父母在,生命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6. 一个聪明人进入一个有大猩猩的房间,解释他的想法是什么,而那个大猩猩只是坐在那里吃它的香蕉。结束这段谈话后,那个解释的人出来时一定变得更聪明了。——查理·芒格
  7. 能够生存下来的物种不是最强的,也不是最聪明的,而是最适应变化的。——查尔斯·达尔文
  8.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苏轼
  9. 无她,唯手熟尔
  10. 她生气了/夺门而出/他冲到楼下拦住她/把门夺了回来。——《吵架》

读了《创新者的窘境》

这本书解释了为何最优秀的企业也难以防范破坏性创新。

核心的观点总结为:优秀企业能够在延续性创新中胜出,但难以防范破坏性创新。原因在于其价值体系不支持将资源花费在前景不明的低ROE业务上,从而在破坏性创新达到爆发点时,已然落后。

作者提出了一个重要的概念:创新分为延续性创新(Sustaining Tec)和破坏性创新(Disruptive Tec),区别在于其价值主张是主流需求还是非主流需求作者发现:(1)大部分破坏性创新在一开始都是面向小众需求,在满足主流需求上远远落后,但随着技术进步至性能过剩时,所有技术满足主流需求都不是问题,当年的非主流需求成为产品差异化的核心要素,非主流需求成为主流需求。(2)优秀的企业有自己的价值网,他们对高ROE的追逐,其本质就是在自身价值网内的市场导向;如果消费者和投资者都不支持,企业不会将资源投入破坏性创新业务(哪怕他们早有技术储备),越是优秀的企业越是如此。所以在爆发来临时,原来技术领先的企业处于落后地位,企业的资源不能匹配新的市场需求。

技术的发展如上图中的S曲线,第1种技术的繁荣期时,第2种技术代表一种非主流的价值主张(如对于手机,主流需求关注CPU性能时,外观、轻薄就是一种非主流需求);而随着技术进步,两种技术都满足消费者的基本需求时,第2种技术在另一维度上的领先使得其价值主张由非主流成为主流(如对于手机,CPU性能过剩时,轻薄美观成为消费者购买的主要关注点)。另外,这里的纵轴,”产品性能”实际上应该是多维的。而第1种技术的优势企业很难决定过早推广第2种技术,从而在第2种技术爆发时成为落后者。

硬盘行业是典型的例子:生产硬盘的成熟企业在改善磁盘容量的延续性创新上处于优势,不管新的技术源于读写磁头的变化、新的磁盘结构,最先推出更大容量硬盘的总是原来的行业龙头。但每当容量增长趋于极限,破坏性创新都会出现——将硬盘尺寸变小。尺寸变小的硬盘面向完全不同的市场和客户,如8英寸硬盘面向服务器客户,而5英寸硬盘面向台式PC。服务器是主要的硬盘需求时,台式PC还是一个小众的、不盈利的市场,8英寸硬盘制造商的客户不需要更小的尺寸,如果他们要销售5英寸硬盘,就要布局新的销售网络、客户关系、品牌形象……即完全不同的价值网。对一个成熟企业而言,在难以预测的低盈利新市场做这样的投入,无论如何都不是明智的决定——我们看到了台式PC的崛起,但企业在那个时点看到的是多个有想象空间的新方向,10个中有9个都失败了。

同样的故事发生在3.5英寸硬盘受益于笔记本电脑的发展而爆发的周期里,5英寸的龙头希捷并未搭上车,甚至到他们推出3.5英寸硬盘的时候,也是为了自己的台式机客户——当时3.5英寸硬盘的容量已经能够达到台式机的要求。又如越野摩托对大马力摩托的替代,数码相机对胶卷相机的替代。值得注意的是价值网的定义,即同样的客户和市场需求;例如3.5英寸相对于5英寸硬盘用于新的笔记本产品,就是一种破坏性创新;而2.5英寸硬盘虽然比3.5英寸更小,但仍然是用于笔记本电脑,这就是一种延续性的创新。

故事总是经过这样几步:成熟企业研发出破坏性创新技术;经过市场反馈,成熟企业在战略上更重视延续性创新技术,而搁置破坏性创新技术;经过新兴企业的不断开拓,破坏性创新技术具备一定的市场,且高速增长;新兴的市场规模开始超过成熟市场,并且技术上的短板由于性能过剩,已经不是主要的竞争要素;成熟企业捡回当初搁置的技术,但为时已晚。由于优秀的成熟企业是专注的、追求确定性强的高ROE回报的,他们就不可能耗费大量资源在极大不确定的破坏性创新业务上,从而很难赶上破坏性创新带来的产品革命。如果我们认可企业的经营理念,就无法责备他们的落后,是为“创新者的窘境”。

关于这个问题的解决,作者给出了几个方案,如大公司下的独立小部门,如收购。在我看来,适者生存同样是商业市场的基本规律;强扭的瓜不甜,不如就让尘归尘,土归土,成熟企业也可以通过分红实现股东回报和资源重配置,何必要求自己华丽转型呢?况且,破坏性创新虽然看似是新产品破坏了老产品,但实际上要面对的是几乎不同的市场和客户。产品相似,市场不同;与市场相似,产品不同,似乎竟然是前者的转型更困难些。

最后是脱水指南。同大部分舶来的经管类著作一样,这本书本可以更简洁:核心的案例在第一章对硬盘行业的回顾之中,核心的观点在引言、第二章与书末的概要之中。如果没什么时间,其他章节不看也罢——但这本书的理论与案例确实值得深思,即便有些繁冗,多看看案例也好。

读了《穷查理宝典》

很多人认为巴菲特的成就离不开查理·芒格的思想。据说正是由于芒格的劝导,巴菲特才开始在股票的审视上加入成长的眼光,同时放弃那些“捡烟屁股”的投资——”以一般价格买入伟大企业,远好于以低廉价格买入一般企业。”可是芒格极少有观点和文字见诸媒体,符合一个伟大投资家应有的低调。面世仅这一本,以11篇演讲为核心的宝典。

这本书需要吐槽的一点是,干货在于芒格的演讲那一章,但生生靠各种配图和案例注释和车轱辘话来会说把50页的小册子注水成500页的大部头,这一点几乎消灭了我阅读的兴趣。而另一点略有boring的是,投资模式发展到今天,活下来的投资者早就按照芒格的理念去身体力行了,一些昔日的稀奇见识很多已成今日大众通识。

在书中,芒格倡导了几个著名的理念:投资者应该首先研究人性:多学点心理学。投资者应该积累各种工具:格栅理论。投资者应该恪守纪律:以检查清单的模式思考。以下是部分书摘:

关于心理学

  • 铁锤人模型:“在只有铁锤的人看来,待解决的问题都像是钉子。”古希腊演说家德摩斯梯尼有个更简洁的说法:“一个人想要什么,就会相信什么”。这是人类思维最典型的一个误区:避免痛苦带来的心理否认。人类因为心理学的倾向而产生很多偏见。
  • 芒格总结了25个误判心理学的倾向。包括:意识形态/激励机制/感情好恶/社会认同(从众)/消除怀疑/拒绝改变/妒忌/心里否认/剥夺的痛苦大于得到的快乐/追随权威……

关于格栅理论

  • 概率论、误判心理学、微观经济学等学科的基本分析方法被芒格称为“普世智慧”。芒格鼓励用跨学科的方式思考,各个学科的基本智慧组合在一起,足够解决大多数问题。
  • 芒格强调,需要“弄懂”的是各个学科的“基本道理”。“基本道理”表示无需成为行业的专家,只要获得思维的新角度。“弄懂”表示真正理解和使用。

关于检查清单

  • 芒格的检查清单包括:(1)双轨分析:确保使用理性与潜意识的分析角度,事情的结果往往由两方面的因素共同促成。(2)逆向思考;(3)误判心理学倾向……等。我认为他的清单系统过于复杂难以实操,重要的是这种思维方式,而非其中的步骤。
  • 先做出最显而易见的重大决策

一些好的思维模型

  • 若一个公司拥有尚未使用的提价能力,不用想也知道是好股票
  • 砍掉愚蠢的业务、回归出色的老本行的公司是好股票
  • 一个股票长期的回报率很难超过公司的资本回报率。(注:ROIC。还需要加上通胀率。)

最后的感受是:“人们也许了解宇宙,但从来不了解自我,自我比任何星球更遥远。”——迪斯累里。

鸡零狗碎之二十五

  1. 世界上有三类人,会数数的和不会数数的。
  2. 我为你写下的字字衷肠,终会变成某日扇在脸上的响亮耳光。[@这位姑娘]
  3.  “她的确成为了爱与美的皇后,”梅拉说,“那是一个更加悲伤的故事。”——冰与火之歌卷3
  4. 爱上一匹野马,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宋冬野《董小姐》
  5. 时间是杀身之祸,嫉恶如仇。——宋冬野《梦遗少年》。
  6. 刀笔利,红尘薄。
  7. 人的一切行为都可以归结为逃避痛苦和追求快乐;然而他们为逃避痛苦所付出的努力远大于追求快乐。
  8. “好像突然有了软肋,也突然有了铠甲。”——知乎上的回答“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9. 朕与将军解战袍,
    芙蓉帐暖度春宵,
    但使龙城飞将在,
    从此君王不早朝!
  10. 司机眼中只有两种人:比我开的慢的菜鸟,和比我开得快的傻逼。——知乎吐槽

转载:《放诸古今皆准的权力规则》

放诸古今皆准的权力规则

  http://www.dfdaily.c om/html/1170/2013/3/ 10/958748.shtml

  万维钢 发表于2013-03-10 01:21

    The Dictator’s Handbook

    [美]Bueno de Mesquita等著

    Public Affairs

    2011年9月出版

  十九世纪末的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完全有理由成为一些人心中的偶像。他大力推动民主自由,在四十多年的任期内,把比利时从一个专制非民主国家成功地变成了一个现代民主国家。他赋予每个成年男子选举权,甚至比美国提前半个世纪立法允许工人罢工。他对妇女儿童的保护领先于整个欧洲。比利时1881年就普及了基础教育,确保每个女孩都能上到初中,并且在1889年通过法律禁止十二岁以下儿童工作。在利奥波德二世治下,国家的经济像政治一样获得了大发展,他比罗斯福更早采取建设公路和铁路基础设施的手段来减少失业和刺激经济。

然而在非洲刚果这个比利时殖民地,确切地说是利奥波德二世本人的殖民地,他完全是另外一个形象。刚果人,包括妇女儿童,在利奥波德二世的统治下没有任何人权,完全是奴隶。他们在警察部队的强制下劳动,动辄被施以断手之类的酷刑,有超过一千万人被迫害致死,而这一切都是为了保证利奥波德二世在橡胶贸易中获得巨额利润。

为什么同样一个人可以在一个国家推行善政却在另一个国家施行最残暴的独裁?在这里,与其说制度是答案还不如说是问题本身。为什么比利时的制度越来越民主,而同一时期,同一领导人的刚果,却越来越独裁?难道是因为利奥波德二世只爱本国人或者有种族歧视?但后来刚果自己”选”出来的领导人并没有做得更好,仍然是一个糟糕的独裁者。在The Predictioneer’s Game(《预测师的博弈论》)这本书里,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和纽约大学的政治学教授Bruce Bueno de Mesquita指出,真正的原因是,在刚果,利奥波德二世只需要让少数人高兴就足以维持自己的统治;而在比利时,他必须让很多人满意才行。我认为这个答案跟”制度论”的区别在于必须让多少人满意,这个人数不是制度”规定”出来的,而是实力的体现。

Bueno de Mesquita和合作者研究多年,得出了一个能够相当完美地解释很多政治现象的理论。这个理论认为不管是国家、公司还是国际组织,其政治格局不能简单地以”民主”和”独裁”来划分,而必须用三个数字来描写。以国家为例,这个”三围”就是层层嵌套的三种人的人数–

名义选民:在名义上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全体公民。然而他们中的很多人,可能对谁当领导人根本没有任何影响力。

实际选民:那些真正对谁当领导人有影响力的人。对美国来说这相当于是选举这天出来投票的选民,对沙特这样的君主国来说这相当于是王室成员。

胜利联盟:必须依赖他们,领导人才是能维持自己权力的人。对美国总统来说这相当于是在关键选区投出关键一票让你当选的人,对独裁者来说这是你在军队和贵族内部的核心支持者。

看一个国家是不是真民主,关键并不在于是否举行选举,而在于胜利联盟(以下简称”联盟”)的人数。领导人工作的本质是为联盟服务,因为联盟对领导人有推翻权–如果你不能保证我们的利益,我们有能力随时换一个。如果联盟的人数很多,那么这个国家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民主国家。反过来如果联盟的人数非常少,那么不管这个国家有没有选举,它都是事实上的非民主国家。这个理论看似简单,其背后必须要有大量的数学模型、统计数据和案例支持,它们首先出现在政治学期刊上,然后被总结成一本学术著作The Logic of Political Survival(《政治生存的逻辑》),并在2011年形成一本通俗著作The Dictator’s Handbook(《独裁者手册》)。

在通俗史书和影视剧中人们经常研究权术,惊异于为什么像慈禧和魏忠贤这种文化水平相当低的人能够把那些饱读诗书的知识分子玩弄于股掌之间。难道政治斗争是一门需要特殊天赋的非常学问么?现在Bueno de Mesquita的”三围”理论,可以说是抓住了政治的根本。所有领导人,不论什么体制,其做事的终极目的只有两个:第一是获得权力,第二是保住权力。要知道,即使最厉害的独裁者也不可能按自己的意志为所欲为,他们必须依靠联盟才能统治。为此领导人取悦的对象不应该是全体人民,而必须是联盟。这就是为什么那些一心为民或者能从长远筹划国家发展的领导人即使在民主国家也常常干不长,而那些腐败透顶的独裁者却常常可以稳定在位几十年。从这个根本出发,”三围”理论可以回答我们对政治斗争的种种不解之处。朱元璋为什么要杀功臣?变法为什么困难?为什么民主党欢迎非法移民却反对给高技术移民提供特别渠道?民主的美国为什么会推翻别人的民选政府?为什么一个国家的自然资源越丰富,它就越不可能民主化?所有这些问题都可以用领导人和联盟的互动来解释。三围理论能把种种帝王之术解释得明明白白,可以说是学术版的”厚黑学”和现代版的《韩非子》。

政客制定某项政策,常常从意识形态出发来给自己找理由。比如共和党经常谈论家庭价值,什么反对同性恋和堕胎之类。这些所谓的自由或保守思想都是说给老百姓听的。真正重要的是不同政党各自代表一部分选民的利益,并都争取中间派。政客,是一种比老百姓理智得多的动物,他们并不从个人好恶出发做事,背后完全是利益计算。《独裁者手册》提出了五个通用的权力规则。不管你是独裁者还是民主国家领导人,或者公司的CEO,哪怕你对如何治理国家和管理公司一无所知,只要能不折不扣地执行以下规则,你的权力就可保无虞。

一、要让联盟越小越好。联盟人数越少,收买他们要花的钱就越少。

二、要让名义选民越多越好。名义选民多,一旦联盟中有人对你不满,你就可以轻易替换掉他。

三、控制收入。领导人必须知道钱在哪,而且必须能控制钱的流动。萨达姆上台七年前就已经掌控了伊拉克的石油。

四、好好回报联盟对你的支持。一定要给够,但是也不要过多。

五、绝对不要从联盟口袋里往外拿钱给人民。这意味着任何改革如果伤害到联盟的利益就很难进行。恺撒大帝曾经想这么做,结果遇刺身亡。历史上变法者常常以失败告终。

也就是说,领导人要做的事情其实非常简单:通过税收、卖资源或者外国援助拿到钱,用一部分钱把联盟喂饱,剩下的大可自己享受–或者,如果是好的领导人的话,也可以拿来为人民谋点福利。一个有意思的问题是,既然联盟必须拿到回报,而警察又是一个重要的联盟力量,为什么非民主国家的警察工资反而都比较低?答案非常简单:因为对领导人来说,纵容警察腐败是比直接给他们发钱更方便的回报办法。

联盟是领导人的真正支持者,但由于其掌握推翻领导人的手段,他们也是领导人的最大敌人。领导人对付联盟,除了必须收买之外,还有一个用外人替换的手段。路易十四继位初期联盟里的贵族都不是自己人,他的做法就是扩大名义选民,给外人进入政治和军事核心圈子的机会,用新贵族替代旧贵族,甚至把旧贵族关进凡尔赛宫,使这帮人的富贵只能依靠他。对领导人来说,联盟成员的能力不重要甚至反而有害,忠诚才是最重要的。朱元璋为什么要屠戮功臣?就是要削弱联盟的能力,同时证明联盟成员是可替换的。我们完全可以想象中国皇帝的统治之所以稳定,一个很大原因就是通过科举制度扩大了名义选民,让功臣和贵族始终保持一定的不安全感。

联盟和名义选民的相对大小关系,是政治格局的关键。有没有投票选举,有没有自由媒体,有没有三权分立,有没有监督机制,都是细节而已。只有当联盟人数足够多,成功的民主政治才有可能实现。如果联盟人数少,哪怕在民主国家也会发生独裁式腐败。此书中有个好例子。美国加州贝尔市人口不足四万,经济很差,然而其市长却给自己定了个七十八万美元的高年薪,其市政委员会成员年薪也有十万–要知道洛杉矶市长年薪才二十万,美国总统才四十万,其他地方的市政委员会工资不过每年几千而已。贝尔市长能做到这些,恰恰是他成功设计了一场参加人数很少的投票,把贝尔市从普通城市变成”宪章城市”。这意味着很多事情可以关起门通过少数几个联盟成员自己做。

国际奥委会和国际足联都是小联盟组织,这就是为什么它们都很腐败,而且它们的主席都能在任很长时间。国际奥委会总共只有一百一十五个委员席位,重大决定只需要获得五十八票。这意味着只要收买少数委员就能在很大程度上左右投票结果,而众所周知,奥委会委员在决定奥运举办城市时的确会接受贿赂。据BBC估计现在贿赂奥委会委员的总价码大约才一千万美元。国际足联更腐败,你只需要十三票!所以贿赂他们一个人需要的钱就更多,据报道,有一个委员亲口开价单人八百万美元。也只有腐败,才能解释把世界杯主办权交给卡塔尔这样的荒谬决定。其实消除腐败的办法很简单:扩大联盟人数。比如可以给全体奥运会运动员投票权,不过奥委会主席是不会赞成这个建议的。

上市公司虽然有广大的小股东(名义选民),但是董事会往往只有十几个人。联盟人数极少,对CEO来说是一个容易形成独裁的局面。一般人可能想象CEO的工资应该跟他的业绩密切相关,而据《经济学人》2012年报道的最新统计,CEO工资跟业绩根本没关系!事实上,CEO的最佳策略不是搞业绩而是搞政治。他们必须在董事会安插自己的人马,研究表明,越是在董事会有亲信的CEO,他们的在位时间就越长。比如惠普女CEO Carly Fiorina因为行事高调和错误收购康柏,现在已经成了IT史上的笑话,但是她在任内做的每个动作都符合权力规则。Fiorina一上台就不断在董事会排除异己,减少联盟人数。而她不顾市场反对坚决收购康柏,正是为了扩大名义选民,进一步冲淡董事会中对自己的反对势力。然后她给新的董事会加薪,正是收买联盟。当然最后因为惠普的业绩实在太差,股价一跌再跌,Fiorina任职六年后被迫在2005年下台。就是这样她仍然得到一笔巨额遣散费。其实Fiorina被赶下台的关键还是董事都有股票,他们对股价的关心最终胜过了对Fiorina的”喜爱”。我们完全可以设想,倘若惠普不是一个公司而是一个国家,也许Fiorina就会在领导人的位置上一直干下去。

那么,在人民享有广泛的投票权,联盟人数理论上可以达到全体选民的一半的民主国家,权力规则是否还起作用呢?答案是民主国家领导人与非民主国家领导人并无本质区别:他们都必须优先保证自己铁杆支持者的利益。

Bueno de Mesquita提出,当我们谈论民主政治的时候必须了解一点:所谓的”国家利益”,其实是个幻觉。国家作为一个抽象概念并没有自己的利益–是国家中的不同人群有各自不同的利益。政客们无非是代表一定的利益集团进行博弈而已。因为联盟人数太多,民主国家领导人没有办法直接用钱收买联盟,但是可以给政策。

以美国大选为例,奥巴马的铁杆支持者就是穷人、以西裔和黑人为代表的少数民族、年轻人和女人。那么他当选后就一定要把大量税收用于社会福利,加强医保和社区服务。罗姆尼败选后就此大大抱怨,但是罗姆尼当选也得回报自己的支持者。美国政界常见的”专项拨款(earmark)”和”猪肉桶(pork barrel)”现象,就是政客回报自己选区的特定选民的手段。《独裁者手册》列举了权力规则在民主国家美国的种种体现:搞集团投票(block voting),国会选举要划分选区,就是为了减少联盟人数;民主党倾向于增加移民并给非法移民大赦,就是要扩大名义选民;两党都特别重视税法,就是要控制钱;民主党搞福利,共和党支持把大量研究经费投入疑难杂症等往往只对富人有利的研究,就是为了回报各自的联盟;共和党反对给富人加税和医保改革,就是因为绝对不能动自己联盟的利益。美国以外,种种选举中的政治手段也是屡见不鲜。在新加坡不给李光耀的党投票的选区的住房计划会被削减;有些国家存在直接买票的情况,而更高级的做法则是,哪个村子投给我的票最多,我当选之后就给哪个村修条路。

有这么一帮人,他们相信西方民主国家的领导人真心热爱民主,希望能借助外国力量推动自己国内的民主。这帮人太天真了。民主国家领导人的确要取悦人民,但仅限于其本国的人民。事实上,民主国家领导人在国内处处受限,但在对外政策上却可以像独裁者一样行事。美国总统爱说美国要在世界范围内推进民主,而此书指出,这全是胡扯。美国对外政治的唯一原则是确保美国人的利益。为此美国要求外国政府施行有利于美国的政策。这有两个办法,不常见的办法是战争,常见的办法则是对外”援助”。

2010年,女经济学家Dambisa Moyo出了一本书,Dead Aid(《援助已死》),列举大量事实证明发达国家对非洲的种种所谓援助,根本没有起到任何正面作用。实际情况是绝大多数援助金额和物资被当地独裁者占有,他们正好可以用这笔收入回报联盟。你想给非民主国家的饥民提供直接援助,该国政府会首先要求你交税。然而明知援助无效的情况下,为什么发达国家和国际组织仍然要继续提供援助呢?因为援助的目的本来就是收买独裁政府。援助其实就是一个幌子,就好像以对方小孩上大学为名义的行贿一样,你要当真去考察这钱是不是交了学费就荒唐了。美国曾经通过对埃及援助来促成埃以和谈,埃及政府拿了钱办了事却并未在本国宣传美国的好,埃及老百姓反而更恨美国了。

Bueno de Mesquita使用一个简单的数学模型证明,越是联盟人数少的国家,它的政府就越容易被收买,因为收买少数人花不了多少钱。同样一笔钱投给民主国家可能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投给非民主国家却可以立即让该国政策发生一个改变– 所以越是非民主国家,越容易出内奸。给一个非民主国家援助,等于帮着独裁者收买联盟来巩固自己的地位。此书介绍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研究,统计发现那些当选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国的国家,在其任期内,经济发展和政治自由都变得更落后了!为什么?因为更大的发言权可以换来更多援助!很明显,这个安理会效应在非民主国家更强。

从容易收买的角度看,美国领导人更喜欢独裁的外国政府。最近一系列非洲国家民主化以后给美国带来了很大麻烦。在历史上如果一个民选的外国政府对美国人不利,美国甚至可能直接出兵干掉这个民主政府,然后换上一个独裁傀儡,比如智利的皮诺切特。有人可能会说,难道美国人民不喜欢推行民主么?没错,但这种喜欢仅限于口头说说,如果你要让他们拿自己的利益换别人的民主,那就不干了。《独裁者手册》生动地说,什么叫民主?民主就是government of, by, and for the people at home。

尽管此书对美式民主的弊端多有披露,但有人对此书的一个批评仍然是其大大美化了美国的民主,而且高估了美国胜利联盟的人数。有研究表明很多美国选民的意志并没有在获胜后得到体现。但无论如何,这本书的基础论述是可取的。在我看来此书并没有把民主神圣化,它只是用一个有点愤世嫉俗的态度告诉读者,非民主体制收买少数人,民主体制收买多数人,本质都是收买。

我读此书的一个突出感受是,民主的本质就是让老百姓过好当前的小日子,而不要谈什么长远目标和伟大理想。有人认为民主是一个手段,其实民主本身就是目的。书中列举好几个研究数据,说明在相似经济发展条件下,民主国家的教育与医疗水平,地震等自然灾害死亡人数,都明显优于非民主国家。一个有意思的统计是,越是民主不充分的国家,从首都机场到首都市区的公路修得就越直,因为他们征地容易。

我们甚至可以说民主制度就是一种以满足人民短期利益为目标的福利制度。一个最能说明问题的现象就是所有政府都乐意借钱,因为借钱可以自己花,还钱则是下届政府的事。而且就算你不借钱,你的竞争者也会借钱,还不如你借了钱,给政府负债,反而让竞争者不好接手。政府借来钱不必生利,直接分给联盟收买人心就行。唯一能限制独裁政府借钱的是别人愿意借给他多少钱。唯一能限制民主政府借钱的是他万一还不上债会被降低信用等级。本来经济增长的时候正好还债,但西方政府没有这么做,他们有钱了也不还。当一个政客批评别的政客不顾国家长远利益借钱花,他的实际意思是说怎么这钱不是我借的!

尽管民主也有很多弊端,但绝大多数人恐怕还是挺愿意生活在一个这样的国家里。那么,到底怎样才能成为真正的民主国家?民主的一个先决条件是,政府必须由人民纳税养活。如果这个国家拥有石油之类的自然资源,独裁者只需把这个资源控制在手里,就能确保足够的收入去喂饱联盟,那么他就任何时候都不需要什么民主。我们现在看缅甸似乎有民主化的迹象,但是按此书分析,缅甸自然资源非常丰富,军政府靠卖资源就能获得巨大收入,在这种情况下想搞民主很难。只有在国家收入必须依赖税收的情况下,独裁者为了获得收入才有可能给人民更多自由,市场经济才有可能。俄罗斯现在民主程度下降,一个重要原因是石油涨价了。此书甚至设想如果当年石油也有这么贵,可能戈尔巴乔夫根本没必要搞改革。实行民主的另一个条件是最好在这个国家的建政之初,联盟的人数就比较大。有人把华盛顿施行民主而不称帝归结于他的个人美德,这是大错特错,其实华盛顿哪有称帝的资本!美国建国靠的军事力量本身就是各州组成的一个联盟,根本不是谁一家独大的局面。

那么,现在世界上这些非民主国家,怎样才能过渡到民主呢?一个常见的论点是认为经济发展会带来民主。这个论点的逻辑是说经济发展必然会让人民变得更加自由,而富裕和自由的人民必然会要求更多的民主权利。此书对这个论点不屑一顾。问题是当一个国家的经济增长,其政府的收入也会上升,领导人手里有足够多的钱可以很好地安抚联盟,他日子过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搞民主?历史的经验表明,反而是一个国家经济出现严重问题,乃至于领导人没钱了按不住联盟的时候,这个国家更有可能突然实行民主。从这个角度说,经济危机的时候借给独裁者钱,等于帮他维持统治。为什么几年前埃及发生了革命?此书提出这是因为军队没有像以往一样镇压上街群众。而军队之所以旁观是因为穆巴拉克没钱了,联盟感到他已经不能保证自己的利益。穆巴拉克之所以没钱,则是因为正好在经济不行的时刻美国减少了对埃及援助。

归根结底,民主的本质不是选举,而是联盟人数多。所以民主化的根本办法就是扩大联盟人数。但是这一点不能指望领导人,因为根据权利规则,领导人在任何情况下希望的都是减少联盟人数。而另一方面名义选民则在任何情况下都希望扩大联盟人数。真正能让联盟扩大的,其实是联盟本身。非民主国家的联盟成员本来是不希望联盟扩大的,因为联盟人数越少,每个人能得到的利益就越大。然而人数少也意味着存在不安全感,领导人可以随时替换他们,这还不算在政权更迭的时刻联盟本身能不能继续存在都成问题。这样联盟有可能会乐意增加人数来换取安全感。我们看有人评价前苏联解体是《来自上层的革命》,也许就是这个机制起的作用。

《独裁者手册》进一步使用了一个相当简陋的数学模型来说明,如果联盟人数继续增加,他们反而会因为这个增加而获得经济上的好处。这个模型是这么算的:联盟人数增加意味着国家更民主,于是税率会降低,于是人民会更加乐意工作,于是经济增长,于是每个人的收入都增加。在我看来,这个模型相当不可靠,单说”民主国家税率低”这个论点,就让欧洲那些高福利国家情何以堪。

我想,经济发展带来民主这个论点还是有道理的。正如去年出版的The Rational Optimist(《理性乐观派》)这本大肆鼓吹商品交换带来人类一切好处的书所论证的,所谓民主和法治,并非是哪个强人自上而下赐予人民的,而是人民在市场交换过程中互相磨合和演化出来的。随着经济发展,国家中会涌现出越来越多的敢于要求更多权利的人来。这些人如果足够多,他们将是所有政党都必须争取的对象。

他们想加入胜利联盟!■

延伸阅读

《理性乐观派:一部人类经济进步史》

[美]马特·里德利著,闾佳译,机械工业出版社,2011年11月第一版

鸡零狗碎之二十四

1.心智的增长,会让我越来越懒得在说服一个人听从自己的建议上下功夫。 @如小果

2.”人生没有真心话,人生只有大冒险。”

3.一个想做好人的坏人不是一个好坏人。

4.”你没有如期归来,而这正是离别的意义。”–北岛《白日梦》

5.如果说YES是一个人能力的体现,那么说NO是一个人人品的体现。 @梵否

6.不少人都喜欢小动物和小孩子,就是因为这些东西够傻,他们在这些东西身上能获得安全感与主宰感。 @梵否

7.”总有一群隐身的朋友如死人一般躺在你的好友列表里,偶尔诈诈尸,时不时还会改改他们的墓志铭。”

8.不要轻易走进另一个人的秘密,除非你们有力量分担彼此的命运。

9.”姑娘,你在微博上面晒的每一条甜蜜,日后都有可能成为自己一具晾干变涩的悲伤。”

10.普通男青年有一个女友,文艺男青年有一个男友,二逼男青年的女友有很多男友。 @陈蜀黍

鸡零狗碎之二十二

1.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

2.被人说是折翼的奥尔良烤翅……

3.一个人没有用你想像的方式爱你,并不代表他不爱你(@邢早早

4.我们白羊座的人都这样,从来不相信星座(@乔小囧

5.和一些人交流起来总像是隔着手机,我这边全世界都听到了,你那边还在问说的是什么。(@HANDSHAKE

6.I am right here 胃疼ing for you.(@HANDSHAKE

7.寻找自己的投资工具,去预测未来。

8.在北京的上海人,叫做–伏,帝,魔!

9.过往的青春无算,谁能够轻衣不沾。

10.更多选择更多欢笑,明明就在海底捞嘛。(@令糊葱

我的心曾悲伤七次(纪伯伦)

我的心曾悲伤七次

–卡里·纪伯伦(Kahlil Gibran)

第一次,当它本可进取时,却故作谦卑;

第二次,当它在空虚时,用爱欲来填充;

第三次,在困难和容易之间,它选择了容易;

第四次,它犯了错,却借由别人也会犯错来宽慰自己;

第五次,它自由软弱,却把它认为是生命的坚韧;

第六次,当它鄙夷一张丑恶的嘴脸时,却不知那正是自己面具中的一副;

第七次,它侧身于生活的污泥中,虽不甘心,却又畏首畏尾。

鸡零狗碎之二十

1.每逢佳节被相亲。

2.人贱人爱。

3.和光同尘。

4.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父母(令狐葱)

5.如果您的藏书中,上海译文的数量偏多,证明您是一个感性的人。如果您的藏书中,三联的偏多,证明您是个知性的人。如果您的藏书中,广西师大的偏多,证明您是一个理性的人。如果您的藏书中,中信的偏多,证明您是一个现实的人…(原创 半条黑猫)

6.欲哭无泪,欲挠无墙。

7.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Q。

8.Who tama care。

9.一直在坑爹,从来不给力(@如小果)

10.男人抗拒不了的是新欢,女人抗拒不了的是旧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