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乖乖隆地冬

最近比较烦

理想与征途都渺不可及。仿佛一串念珠,起始处起,终结处结,看似浑然始终,圆转如意,但在独立承担的关口,拨动一粒都让人刹那憔悴。每个人走在自己的路上,憧憬自己的灯火,他们相遇,展颜,又坚定不移地继续。归根结底,重要的还是自己的一路征尘,来者与去者,离人与过客,风景而已。
也想过一搏,拳头却击中了空气。把几年岁月捻起,几十斤的书卷,几十G的电影游戏。我却固执地不愿指责过去,一路行来,各有体历。生者不需执着,一度春秋,有人悲有人喜;百年老朽,谁来问谁来泣?耕者有耕者的天地,行者有行者的风景,吟者有吟者的悲喜。
夜起,看满天苍茫,岁月吞吐。人也渺然,心也渺然。从思考中我得不到喜悦,相反只有煎熬。想效前人万里江山下酒,千杯只图一醉,苦笑酒量寥寥,终究是脱不了这渺然一身,思考不过引上帝一笑。
猛醒睁眼,没有杨柳岸,不是鹧鸪天,说不得深浅,满目还是人间。

在路上

浅近的终点
脚步流连
一不小心
惊起美丽华年
日赶着夜的影
冬摘了秋的叶
十字路口
年复一年
总有人在
讲别人的从前 想自己的永远

我独自思考
我看见一切
我知道
我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