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被你逐渐忘记的旧时代

我记得申请第一个QQ是在小学同学的家里,那时每添加一个陌生人,打个笑脸符出去,都让我们感到莫名的兴奋;当时我还根据零散的信息诈出了女网友的名字,对方无比惊讶,后来我的这位小学同学还一直和这位女网友保持着电话联系,我很鄙视他。

我申请第一个邮箱是在一家网吧里,我为了取个名字折腾了足足半小时,根据小毅同学的建议做出了字母数字混搭的选择。从此我在长期对自己的ID不满的状态下,开始了E-mail生活。没有简洁霸气的ID简直是互联网时代的最大遗憾,我后来换了很多邮箱……但从没有抢到诸如hdd@gmail.com这样牛叉无比的账号。而至于最初那个笨拙呆板的sohu邮箱,伊说您超过90天没有登陆,邮件清光光了。他姐夫的,我愿意花16.99美金的高价买回我当年的数据,那里有太多稚气冲天的装逼证据,湮灭在网络那头切断了唯一联系的三言两语,似乎……还有不少网吧里联机打暗黑2的存档。

我申请过一个文学网站叫做榕树下。我在上面看过很多网文,我在那里听说了陈村和宁财神,也是那时,我发现这个世界上文艺青年何其多,根本不缺我一个。从此踏踏实实断了文青梦,向一名IT男转型。至于我发现这个世界上IT宅男丝毫不比文艺青年少的时候,那就是另一个变道的故事了。

我申请的第一个社交网站叫做www.chinaren.com。我惊喜的发现这个网站还健在,只是面目全非。这个当年红极一时的站点的火热程度不亚于现在的微博微信,却在校内和开心出现之后被无情碾压,树倒猢狲散,人去茶水凉。而现在,我连人人和开心的密码都忘记了。

我申请的第一个blog应用叫做教育人博客,那是2005年的时候。

我申请的第一个类twitter应用叫做饭否。它很有文艺范儿,并且和之前的校内、之后的美团,同出于大侠王兴的手笔,不滥不躁,踏踏实实做好产品是他的风格。但有句话叫做领先半步是先锋,领先十步是先烈。早于新浪微博2年出现的饭否,遭到了被关停505天的命运;当它重见天日的时候,新浪微博已经有5000万的用户,和创了新高的股价。

……

那些旧时代的东西历历在目,虽然我们当年灌水窥私的小玩意儿们已经有大半被丢进互联网的博物馆,但那仍是属于你我的chinaren,猫扑,天涯,自在心语。一浪一浪的互联网,我这老骨灰,为什么就是不喜欢新浪微博,不爱刷微信;那些闪现的过快的信息,总觉得也闪现的过于仓促,无从咀嚼和品味。10年的时间在互联网历史上简直就是一个纪元,那些ICQ、Myspace的日子,FTP、Foxmail的日子,甚至blog、GReader的日子,就这么默默为自己画了句号。这个时代,不用博客用微博了,不用短信用微信了,不上joke@smth上糗百了,不用GReader用Flipboard了,不玩PSP玩iPad了……大概那些名词,就真的被时代车轮无情碾压,毛也不剩。再几年之后,我等怀念之时敲击键盘,也只能打开一些个404页面。

Delta的2012年度总结

奔三的日子里,时间的浓度大幅增加;人生的若干关口都如约而至,不是你赖着不开门,就可以拖得过去的。以前还有走走停停的闲心,或走或停,并无一定;只觉得消费了年华之后,还有未来。如今过去已去,未来已来,只有奋力向前;若一不小心吃了三振,不知道还有没有下一次上场的机会。

2012年办了人生一件大事:娶了媳妇儿。媳妇儿生于巨蟹和狮子的结合部,是乖弱萌与悍二猛的微妙结合,安全起见,不足多言。重点是从此,hdd同学和媳妇儿一起,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他们有可以放平的摇椅和雕花小碗,有阳光气味的床单和家用大棉衣。当然,不仅如此,他们还有彼此。当然,更不仅如此,hdd同学还有他的xbox和100寸大投影,媳妇儿还有她的小香,虽然不在对方的理解范畴内,但似乎也是确确实实给对方带来了幸福感的东西。

2012,许多事情开始又结束,许多事情既是开始又是结束。2012是整装前行的一年,那么2013年的秘密是既过不恋。2013年,要对自己说的是:安逸是磨灭斗志的茧;要奋力向前,因你也许并没有多少次向前冲锋的机会;但不要抛弃过去,因你也并没有多少过去可供抛弃。

以上。

转载:《放诸古今皆准的权力规则》

放诸古今皆准的权力规则

  http://www.dfdaily.c om/html/1170/2013/3/ 10/958748.shtml

  万维钢 发表于2013-03-10 01:21

    The Dictator’s Handbook

    [美]Bueno de Mesquita等著

    Public Affairs

    2011年9月出版

  十九世纪末的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完全有理由成为一些人心中的偶像。他大力推动民主自由,在四十多年的任期内,把比利时从一个专制非民主国家成功地变成了一个现代民主国家。他赋予每个成年男子选举权,甚至比美国提前半个世纪立法允许工人罢工。他对妇女儿童的保护领先于整个欧洲。比利时1881年就普及了基础教育,确保每个女孩都能上到初中,并且在1889年通过法律禁止十二岁以下儿童工作。在利奥波德二世治下,国家的经济像政治一样获得了大发展,他比罗斯福更早采取建设公路和铁路基础设施的手段来减少失业和刺激经济。

然而在非洲刚果这个比利时殖民地,确切地说是利奥波德二世本人的殖民地,他完全是另外一个形象。刚果人,包括妇女儿童,在利奥波德二世的统治下没有任何人权,完全是奴隶。他们在警察部队的强制下劳动,动辄被施以断手之类的酷刑,有超过一千万人被迫害致死,而这一切都是为了保证利奥波德二世在橡胶贸易中获得巨额利润。

为什么同样一个人可以在一个国家推行善政却在另一个国家施行最残暴的独裁?在这里,与其说制度是答案还不如说是问题本身。为什么比利时的制度越来越民主,而同一时期,同一领导人的刚果,却越来越独裁?难道是因为利奥波德二世只爱本国人或者有种族歧视?但后来刚果自己”选”出来的领导人并没有做得更好,仍然是一个糟糕的独裁者。在The Predictioneer’s Game(《预测师的博弈论》)这本书里,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和纽约大学的政治学教授Bruce Bueno de Mesquita指出,真正的原因是,在刚果,利奥波德二世只需要让少数人高兴就足以维持自己的统治;而在比利时,他必须让很多人满意才行。我认为这个答案跟”制度论”的区别在于必须让多少人满意,这个人数不是制度”规定”出来的,而是实力的体现。

Bueno de Mesquita和合作者研究多年,得出了一个能够相当完美地解释很多政治现象的理论。这个理论认为不管是国家、公司还是国际组织,其政治格局不能简单地以”民主”和”独裁”来划分,而必须用三个数字来描写。以国家为例,这个”三围”就是层层嵌套的三种人的人数–

名义选民:在名义上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全体公民。然而他们中的很多人,可能对谁当领导人根本没有任何影响力。

实际选民:那些真正对谁当领导人有影响力的人。对美国来说这相当于是选举这天出来投票的选民,对沙特这样的君主国来说这相当于是王室成员。

胜利联盟:必须依赖他们,领导人才是能维持自己权力的人。对美国总统来说这相当于是在关键选区投出关键一票让你当选的人,对独裁者来说这是你在军队和贵族内部的核心支持者。

看一个国家是不是真民主,关键并不在于是否举行选举,而在于胜利联盟(以下简称”联盟”)的人数。领导人工作的本质是为联盟服务,因为联盟对领导人有推翻权–如果你不能保证我们的利益,我们有能力随时换一个。如果联盟的人数很多,那么这个国家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民主国家。反过来如果联盟的人数非常少,那么不管这个国家有没有选举,它都是事实上的非民主国家。这个理论看似简单,其背后必须要有大量的数学模型、统计数据和案例支持,它们首先出现在政治学期刊上,然后被总结成一本学术著作The Logic of Political Survival(《政治生存的逻辑》),并在2011年形成一本通俗著作The Dictator’s Handbook(《独裁者手册》)。

在通俗史书和影视剧中人们经常研究权术,惊异于为什么像慈禧和魏忠贤这种文化水平相当低的人能够把那些饱读诗书的知识分子玩弄于股掌之间。难道政治斗争是一门需要特殊天赋的非常学问么?现在Bueno de Mesquita的”三围”理论,可以说是抓住了政治的根本。所有领导人,不论什么体制,其做事的终极目的只有两个:第一是获得权力,第二是保住权力。要知道,即使最厉害的独裁者也不可能按自己的意志为所欲为,他们必须依靠联盟才能统治。为此领导人取悦的对象不应该是全体人民,而必须是联盟。这就是为什么那些一心为民或者能从长远筹划国家发展的领导人即使在民主国家也常常干不长,而那些腐败透顶的独裁者却常常可以稳定在位几十年。从这个根本出发,”三围”理论可以回答我们对政治斗争的种种不解之处。朱元璋为什么要杀功臣?变法为什么困难?为什么民主党欢迎非法移民却反对给高技术移民提供特别渠道?民主的美国为什么会推翻别人的民选政府?为什么一个国家的自然资源越丰富,它就越不可能民主化?所有这些问题都可以用领导人和联盟的互动来解释。三围理论能把种种帝王之术解释得明明白白,可以说是学术版的”厚黑学”和现代版的《韩非子》。

政客制定某项政策,常常从意识形态出发来给自己找理由。比如共和党经常谈论家庭价值,什么反对同性恋和堕胎之类。这些所谓的自由或保守思想都是说给老百姓听的。真正重要的是不同政党各自代表一部分选民的利益,并都争取中间派。政客,是一种比老百姓理智得多的动物,他们并不从个人好恶出发做事,背后完全是利益计算。《独裁者手册》提出了五个通用的权力规则。不管你是独裁者还是民主国家领导人,或者公司的CEO,哪怕你对如何治理国家和管理公司一无所知,只要能不折不扣地执行以下规则,你的权力就可保无虞。

一、要让联盟越小越好。联盟人数越少,收买他们要花的钱就越少。

二、要让名义选民越多越好。名义选民多,一旦联盟中有人对你不满,你就可以轻易替换掉他。

三、控制收入。领导人必须知道钱在哪,而且必须能控制钱的流动。萨达姆上台七年前就已经掌控了伊拉克的石油。

四、好好回报联盟对你的支持。一定要给够,但是也不要过多。

五、绝对不要从联盟口袋里往外拿钱给人民。这意味着任何改革如果伤害到联盟的利益就很难进行。恺撒大帝曾经想这么做,结果遇刺身亡。历史上变法者常常以失败告终。

也就是说,领导人要做的事情其实非常简单:通过税收、卖资源或者外国援助拿到钱,用一部分钱把联盟喂饱,剩下的大可自己享受–或者,如果是好的领导人的话,也可以拿来为人民谋点福利。一个有意思的问题是,既然联盟必须拿到回报,而警察又是一个重要的联盟力量,为什么非民主国家的警察工资反而都比较低?答案非常简单:因为对领导人来说,纵容警察腐败是比直接给他们发钱更方便的回报办法。

联盟是领导人的真正支持者,但由于其掌握推翻领导人的手段,他们也是领导人的最大敌人。领导人对付联盟,除了必须收买之外,还有一个用外人替换的手段。路易十四继位初期联盟里的贵族都不是自己人,他的做法就是扩大名义选民,给外人进入政治和军事核心圈子的机会,用新贵族替代旧贵族,甚至把旧贵族关进凡尔赛宫,使这帮人的富贵只能依靠他。对领导人来说,联盟成员的能力不重要甚至反而有害,忠诚才是最重要的。朱元璋为什么要屠戮功臣?就是要削弱联盟的能力,同时证明联盟成员是可替换的。我们完全可以想象中国皇帝的统治之所以稳定,一个很大原因就是通过科举制度扩大了名义选民,让功臣和贵族始终保持一定的不安全感。

联盟和名义选民的相对大小关系,是政治格局的关键。有没有投票选举,有没有自由媒体,有没有三权分立,有没有监督机制,都是细节而已。只有当联盟人数足够多,成功的民主政治才有可能实现。如果联盟人数少,哪怕在民主国家也会发生独裁式腐败。此书中有个好例子。美国加州贝尔市人口不足四万,经济很差,然而其市长却给自己定了个七十八万美元的高年薪,其市政委员会成员年薪也有十万–要知道洛杉矶市长年薪才二十万,美国总统才四十万,其他地方的市政委员会工资不过每年几千而已。贝尔市长能做到这些,恰恰是他成功设计了一场参加人数很少的投票,把贝尔市从普通城市变成”宪章城市”。这意味着很多事情可以关起门通过少数几个联盟成员自己做。

国际奥委会和国际足联都是小联盟组织,这就是为什么它们都很腐败,而且它们的主席都能在任很长时间。国际奥委会总共只有一百一十五个委员席位,重大决定只需要获得五十八票。这意味着只要收买少数委员就能在很大程度上左右投票结果,而众所周知,奥委会委员在决定奥运举办城市时的确会接受贿赂。据BBC估计现在贿赂奥委会委员的总价码大约才一千万美元。国际足联更腐败,你只需要十三票!所以贿赂他们一个人需要的钱就更多,据报道,有一个委员亲口开价单人八百万美元。也只有腐败,才能解释把世界杯主办权交给卡塔尔这样的荒谬决定。其实消除腐败的办法很简单:扩大联盟人数。比如可以给全体奥运会运动员投票权,不过奥委会主席是不会赞成这个建议的。

上市公司虽然有广大的小股东(名义选民),但是董事会往往只有十几个人。联盟人数极少,对CEO来说是一个容易形成独裁的局面。一般人可能想象CEO的工资应该跟他的业绩密切相关,而据《经济学人》2012年报道的最新统计,CEO工资跟业绩根本没关系!事实上,CEO的最佳策略不是搞业绩而是搞政治。他们必须在董事会安插自己的人马,研究表明,越是在董事会有亲信的CEO,他们的在位时间就越长。比如惠普女CEO Carly Fiorina因为行事高调和错误收购康柏,现在已经成了IT史上的笑话,但是她在任内做的每个动作都符合权力规则。Fiorina一上台就不断在董事会排除异己,减少联盟人数。而她不顾市场反对坚决收购康柏,正是为了扩大名义选民,进一步冲淡董事会中对自己的反对势力。然后她给新的董事会加薪,正是收买联盟。当然最后因为惠普的业绩实在太差,股价一跌再跌,Fiorina任职六年后被迫在2005年下台。就是这样她仍然得到一笔巨额遣散费。其实Fiorina被赶下台的关键还是董事都有股票,他们对股价的关心最终胜过了对Fiorina的”喜爱”。我们完全可以设想,倘若惠普不是一个公司而是一个国家,也许Fiorina就会在领导人的位置上一直干下去。

那么,在人民享有广泛的投票权,联盟人数理论上可以达到全体选民的一半的民主国家,权力规则是否还起作用呢?答案是民主国家领导人与非民主国家领导人并无本质区别:他们都必须优先保证自己铁杆支持者的利益。

Bueno de Mesquita提出,当我们谈论民主政治的时候必须了解一点:所谓的”国家利益”,其实是个幻觉。国家作为一个抽象概念并没有自己的利益–是国家中的不同人群有各自不同的利益。政客们无非是代表一定的利益集团进行博弈而已。因为联盟人数太多,民主国家领导人没有办法直接用钱收买联盟,但是可以给政策。

以美国大选为例,奥巴马的铁杆支持者就是穷人、以西裔和黑人为代表的少数民族、年轻人和女人。那么他当选后就一定要把大量税收用于社会福利,加强医保和社区服务。罗姆尼败选后就此大大抱怨,但是罗姆尼当选也得回报自己的支持者。美国政界常见的”专项拨款(earmark)”和”猪肉桶(pork barrel)”现象,就是政客回报自己选区的特定选民的手段。《独裁者手册》列举了权力规则在民主国家美国的种种体现:搞集团投票(block voting),国会选举要划分选区,就是为了减少联盟人数;民主党倾向于增加移民并给非法移民大赦,就是要扩大名义选民;两党都特别重视税法,就是要控制钱;民主党搞福利,共和党支持把大量研究经费投入疑难杂症等往往只对富人有利的研究,就是为了回报各自的联盟;共和党反对给富人加税和医保改革,就是因为绝对不能动自己联盟的利益。美国以外,种种选举中的政治手段也是屡见不鲜。在新加坡不给李光耀的党投票的选区的住房计划会被削减;有些国家存在直接买票的情况,而更高级的做法则是,哪个村子投给我的票最多,我当选之后就给哪个村修条路。

有这么一帮人,他们相信西方民主国家的领导人真心热爱民主,希望能借助外国力量推动自己国内的民主。这帮人太天真了。民主国家领导人的确要取悦人民,但仅限于其本国的人民。事实上,民主国家领导人在国内处处受限,但在对外政策上却可以像独裁者一样行事。美国总统爱说美国要在世界范围内推进民主,而此书指出,这全是胡扯。美国对外政治的唯一原则是确保美国人的利益。为此美国要求外国政府施行有利于美国的政策。这有两个办法,不常见的办法是战争,常见的办法则是对外”援助”。

2010年,女经济学家Dambisa Moyo出了一本书,Dead Aid(《援助已死》),列举大量事实证明发达国家对非洲的种种所谓援助,根本没有起到任何正面作用。实际情况是绝大多数援助金额和物资被当地独裁者占有,他们正好可以用这笔收入回报联盟。你想给非民主国家的饥民提供直接援助,该国政府会首先要求你交税。然而明知援助无效的情况下,为什么发达国家和国际组织仍然要继续提供援助呢?因为援助的目的本来就是收买独裁政府。援助其实就是一个幌子,就好像以对方小孩上大学为名义的行贿一样,你要当真去考察这钱是不是交了学费就荒唐了。美国曾经通过对埃及援助来促成埃以和谈,埃及政府拿了钱办了事却并未在本国宣传美国的好,埃及老百姓反而更恨美国了。

Bueno de Mesquita使用一个简单的数学模型证明,越是联盟人数少的国家,它的政府就越容易被收买,因为收买少数人花不了多少钱。同样一笔钱投给民主国家可能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投给非民主国家却可以立即让该国政策发生一个改变– 所以越是非民主国家,越容易出内奸。给一个非民主国家援助,等于帮着独裁者收买联盟来巩固自己的地位。此书介绍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研究,统计发现那些当选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国的国家,在其任期内,经济发展和政治自由都变得更落后了!为什么?因为更大的发言权可以换来更多援助!很明显,这个安理会效应在非民主国家更强。

从容易收买的角度看,美国领导人更喜欢独裁的外国政府。最近一系列非洲国家民主化以后给美国带来了很大麻烦。在历史上如果一个民选的外国政府对美国人不利,美国甚至可能直接出兵干掉这个民主政府,然后换上一个独裁傀儡,比如智利的皮诺切特。有人可能会说,难道美国人民不喜欢推行民主么?没错,但这种喜欢仅限于口头说说,如果你要让他们拿自己的利益换别人的民主,那就不干了。《独裁者手册》生动地说,什么叫民主?民主就是government of, by, and for the people at home。

尽管此书对美式民主的弊端多有披露,但有人对此书的一个批评仍然是其大大美化了美国的民主,而且高估了美国胜利联盟的人数。有研究表明很多美国选民的意志并没有在获胜后得到体现。但无论如何,这本书的基础论述是可取的。在我看来此书并没有把民主神圣化,它只是用一个有点愤世嫉俗的态度告诉读者,非民主体制收买少数人,民主体制收买多数人,本质都是收买。

我读此书的一个突出感受是,民主的本质就是让老百姓过好当前的小日子,而不要谈什么长远目标和伟大理想。有人认为民主是一个手段,其实民主本身就是目的。书中列举好几个研究数据,说明在相似经济发展条件下,民主国家的教育与医疗水平,地震等自然灾害死亡人数,都明显优于非民主国家。一个有意思的统计是,越是民主不充分的国家,从首都机场到首都市区的公路修得就越直,因为他们征地容易。

我们甚至可以说民主制度就是一种以满足人民短期利益为目标的福利制度。一个最能说明问题的现象就是所有政府都乐意借钱,因为借钱可以自己花,还钱则是下届政府的事。而且就算你不借钱,你的竞争者也会借钱,还不如你借了钱,给政府负债,反而让竞争者不好接手。政府借来钱不必生利,直接分给联盟收买人心就行。唯一能限制独裁政府借钱的是别人愿意借给他多少钱。唯一能限制民主政府借钱的是他万一还不上债会被降低信用等级。本来经济增长的时候正好还债,但西方政府没有这么做,他们有钱了也不还。当一个政客批评别的政客不顾国家长远利益借钱花,他的实际意思是说怎么这钱不是我借的!

尽管民主也有很多弊端,但绝大多数人恐怕还是挺愿意生活在一个这样的国家里。那么,到底怎样才能成为真正的民主国家?民主的一个先决条件是,政府必须由人民纳税养活。如果这个国家拥有石油之类的自然资源,独裁者只需把这个资源控制在手里,就能确保足够的收入去喂饱联盟,那么他就任何时候都不需要什么民主。我们现在看缅甸似乎有民主化的迹象,但是按此书分析,缅甸自然资源非常丰富,军政府靠卖资源就能获得巨大收入,在这种情况下想搞民主很难。只有在国家收入必须依赖税收的情况下,独裁者为了获得收入才有可能给人民更多自由,市场经济才有可能。俄罗斯现在民主程度下降,一个重要原因是石油涨价了。此书甚至设想如果当年石油也有这么贵,可能戈尔巴乔夫根本没必要搞改革。实行民主的另一个条件是最好在这个国家的建政之初,联盟的人数就比较大。有人把华盛顿施行民主而不称帝归结于他的个人美德,这是大错特错,其实华盛顿哪有称帝的资本!美国建国靠的军事力量本身就是各州组成的一个联盟,根本不是谁一家独大的局面。

那么,现在世界上这些非民主国家,怎样才能过渡到民主呢?一个常见的论点是认为经济发展会带来民主。这个论点的逻辑是说经济发展必然会让人民变得更加自由,而富裕和自由的人民必然会要求更多的民主权利。此书对这个论点不屑一顾。问题是当一个国家的经济增长,其政府的收入也会上升,领导人手里有足够多的钱可以很好地安抚联盟,他日子过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搞民主?历史的经验表明,反而是一个国家经济出现严重问题,乃至于领导人没钱了按不住联盟的时候,这个国家更有可能突然实行民主。从这个角度说,经济危机的时候借给独裁者钱,等于帮他维持统治。为什么几年前埃及发生了革命?此书提出这是因为军队没有像以往一样镇压上街群众。而军队之所以旁观是因为穆巴拉克没钱了,联盟感到他已经不能保证自己的利益。穆巴拉克之所以没钱,则是因为正好在经济不行的时刻美国减少了对埃及援助。

归根结底,民主的本质不是选举,而是联盟人数多。所以民主化的根本办法就是扩大联盟人数。但是这一点不能指望领导人,因为根据权利规则,领导人在任何情况下希望的都是减少联盟人数。而另一方面名义选民则在任何情况下都希望扩大联盟人数。真正能让联盟扩大的,其实是联盟本身。非民主国家的联盟成员本来是不希望联盟扩大的,因为联盟人数越少,每个人能得到的利益就越大。然而人数少也意味着存在不安全感,领导人可以随时替换他们,这还不算在政权更迭的时刻联盟本身能不能继续存在都成问题。这样联盟有可能会乐意增加人数来换取安全感。我们看有人评价前苏联解体是《来自上层的革命》,也许就是这个机制起的作用。

《独裁者手册》进一步使用了一个相当简陋的数学模型来说明,如果联盟人数继续增加,他们反而会因为这个增加而获得经济上的好处。这个模型是这么算的:联盟人数增加意味着国家更民主,于是税率会降低,于是人民会更加乐意工作,于是经济增长,于是每个人的收入都增加。在我看来,这个模型相当不可靠,单说”民主国家税率低”这个论点,就让欧洲那些高福利国家情何以堪。

我想,经济发展带来民主这个论点还是有道理的。正如去年出版的The Rational Optimist(《理性乐观派》)这本大肆鼓吹商品交换带来人类一切好处的书所论证的,所谓民主和法治,并非是哪个强人自上而下赐予人民的,而是人民在市场交换过程中互相磨合和演化出来的。随着经济发展,国家中会涌现出越来越多的敢于要求更多权利的人来。这些人如果足够多,他们将是所有政党都必须争取的对象。

他们想加入胜利联盟!■

延伸阅读

《理性乐观派:一部人类经济进步史》

[美]马特·里德利著,闾佳译,机械工业出版社,2011年11月第一版

Delta的2010年总结

由于过于high或者过于懒等原因,blog有一段时间没有更新了。我意外地接到了来自各方的善意提醒,诸如”hdd你那个每月贱歌怎么不写了”,”你的年终总结呢”,”你blog是不是坏了”……由此我惊奇的发现,原来我的娘亲、多年未见的兄弟、向未谋面的师妹、EX的妈……都会时不时点开这个网址看一下我的絮絮叨叨、鸡零狗碎。但是你们懂的,一上班,原没有那么些丰富变换的生活,波谲云诡的奇遇,横空出世的传奇,甚至纠结挣扎的抉择。节奏快起来,而内容却简单起来。我买了一柜子的书,没有时间看;我欠了一屁股的饭局,没有心情约。在这样的情形下,即使一个话痨,他的唠叨重点也逐渐由刷屏灌水写博慢慢转移到步行回家路上的电话粥。当然,作为一个围观者参差不齐,甚至我也不太清楚观众分布的blog,哥的角色定位充满了矛盾。hdd童鞋在宝鸡是个神人,在北京是个好人,在深圳是个烂人,在上海是个坏人。各地粉丝齐来围观的时候,我还真不知道该用什么调调来讲话不会吓到人……

所以这篇计划发表日期2010年12月31日、实际起笔日期2010年1月31日(落笔20余字后删除)、最终完成日期2010年2月12日的2010年度总结,果然比以往时候来得要晚一些……

总结的本质是清算。而那些我们清算的时候收获的结果,是无数随机事件的交叠,一个娃长大成人,没有因为好奇而吞硬币噎到,因为放炮而炸到眼睛;不在横穿马路的时候被车撞,甲流横行的时候被感染;没在早恋的时候不小心当爹,在青春期的时候沦为小混混,上大学却变成一个gay……终于,你成长成为一个身体和心理都健康的娃,其实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啊!当然,然后你可能还要面对买不起的房,唠叨的老婆,难以沟通的丈母娘,换不完的尿布……

所以仅仅生存就值得敬佩;而有点生活,简直要感恩戴德。你又平安正常地度过了一年,依旧乐观、健康、没心没肺,这是一件多么可喜可贺的事情。

其实翻翻日历,并不是每一个年头都充满传说,并不是每段日子都跌宕起伏,一年过去,3200到2800,二十六到二十七,文艺青年到赌徒,穷光棍到依旧穷光棍……也就是这么点儿事儿,对吧?

而那些变化发生在每个白天和黑夜,清晨和黄昏。你所没有感应的时候,日影在寸寸挪移,时间在静静流淌,你我,也仿佛盆栽,在不为人知的每一分钟默默成长。过去的一年,我完整地度过了在上海漂泊的一个年头:

  • 我遇到了很多对胃口的人,成天厮混在一起。
  • 我研究了一些公司,他们中一定有未来的google和华为,只是我还不知道是谁。
  • 我遇到很多女孩,却还没看到属于我的那个。
  • 我欠一些人的钱,还掉了;欠很多人的情,还不起。
  • 我仿佛在用这一年为自己的职业生涯把脉,零星的真理在每个睡前饭后的无聊瞎想中灵光一现。
  • 我给很多人推荐股票,一些人赚了钱,我就居功;一些人套住了,我就请客。
  • 我开始学会给自己买衣服、唱K、和70后打交道、讲粗口。
  • 我的名声彻底坏掉,饭桌上没有话题时大家就探讨我的8g作为保留项目。
  • 我在空闲时主要进行德州扑克这项娱乐。
  • 我完成了从怀疑每个股票,到相信部分股票的成长过程。
  • ……

那么2011年,需要提醒自己的事情是:

  1. Be a man。
  2. 莫因愁娶而自我暗示,却也少惹情债。
  3. 股票的事情,只有勤奋一条路。
  4. 过往的正确不应成为未来的桎梏。
  5. 不可摇摆;不可偏听;不可停止思考;不可不独立思考。
  6. 做个好人,才能走得长久。
  7. Be organized。
  8. 路还长,要格物致知。
  9. 只要是自己相信的事情,就没什么丢人的。
  10. 看一些书。真理与财富同在。

那么,就是这样。

鸡零狗碎之二十四

1.心智的增长,会让我越来越懒得在说服一个人听从自己的建议上下功夫。 @如小果

2.”人生没有真心话,人生只有大冒险。”

3.一个想做好人的坏人不是一个好坏人。

4.”你没有如期归来,而这正是离别的意义。”–北岛《白日梦》

5.如果说YES是一个人能力的体现,那么说NO是一个人人品的体现。 @梵否

6.不少人都喜欢小动物和小孩子,就是因为这些东西够傻,他们在这些东西身上能获得安全感与主宰感。 @梵否

7.”总有一群隐身的朋友如死人一般躺在你的好友列表里,偶尔诈诈尸,时不时还会改改他们的墓志铭。”

8.不要轻易走进另一个人的秘密,除非你们有力量分担彼此的命运。

9.”姑娘,你在微博上面晒的每一条甜蜜,日后都有可能成为自己一具晾干变涩的悲伤。”

10.普通男青年有一个女友,文艺男青年有一个男友,二逼男青年的女友有很多男友。 @陈蜀黍

无题

人的内心要有多强大,才可以不动容于敌人的攻讦,和朋友的曲解?做不到诸事臻善、心性完满,只求人畜无害、各不相干。可是九转轮回,处处孽债;四象众生,口水三千。有一百种意外能够让简单的事情变复杂,让复杂的事情变成死结。后来我学会了不解释,我听说朋友无需解释,敌人解释了也没用。世事本就是这样,复杂到一言难尽,简单到不值一提。

年轻的时候以为世界阳光遍野,法令俨然;君子没有什么可以不坦然。后来发现这世界充满了阴暗和合理的阴暗,谎言和善意的谎言。有一些是我们谋生的手段,有一些是我们自我保护的外壳。我们要用无伤大雅的自欺欺人换取气氛的融洽,让更多的情感不至破碎,让更多的尊严得以瓦全,。

我大学的舍友耗子,是个聪明洒脱的gay男,他告诉我很多好看的电影,和两条刚愎自用的人生道理。人生道理一,我不希望别人来影响我,我也不会去影响别人。人生道理二,纠结本身毫无意义,因为效用差不多的选项随便选一个就好了。后来每当我陷入决策性崩溃的时候,我总是不断地想起他的理论,用于快刀乱麻地解决不重要的事情。

我研究生的同学徐冬冬,是个古怪刻薄的gay男,他告诉我很多好玩的游戏,和两条刚愎自用的人生道理。人生道理一,不要和主见特别强的人一起共事,因为你会忘记为自己做决定。人生道理二,装逼者必死于车祸!但由于他本人就非常装逼,并且在卡车横行的平山村活得很好,以至于我一度非常怀疑他的理论的正确性。

后来我发现他们两个人的共同点就是,他们都是彻头彻尾的理想主义者,而理想主义者的特质是:1.自欺欺人;2.不愿意与现实和解;3.显得有点gaygay的;4.很多年之后,不再记得自己说过什么人生道理。

其实他们只是更愿意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用自己的规则定义对与错,为自己想做的事情立法。我相信无视他人的眼光会减少人生绝大多数的负担,对于我等没那么多道德洁癖也没那么多拯救世界的责任感的普通人而言,若真有勇气卸掉,该是如何超脱。

所以这世界大概的确是由那些坚称自己想法正确的人主宰的,而那些不那么坚信的人,所能做的,也无非就是虚弱地声称”这事上不只有一种为人们所知的道理”这种无聊的论调而已。然而我还是常常想起他们说的话,年少时无知也无畏,可能反而更接近真相一些。

鸡零狗碎之二十二

1.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

2.被人说是折翼的奥尔良烤翅……

3.一个人没有用你想像的方式爱你,并不代表他不爱你(@邢早早

4.我们白羊座的人都这样,从来不相信星座(@乔小囧

5.和一些人交流起来总像是隔着手机,我这边全世界都听到了,你那边还在问说的是什么。(@HANDSHAKE

6.I am right here 胃疼ing for you.(@HANDSHAKE

7.寻找自己的投资工具,去预测未来。

8.在北京的上海人,叫做–伏,帝,魔!

9.过往的青春无算,谁能够轻衣不沾。

10.更多选择更多欢笑,明明就在海底捞嘛。(@令糊葱

本月回顾(2011·2)

62231101jw6dd3020qf80j.jpg

关键词:过年

又是一篇拖延日久的日志。请理解为哥工作很忙。嗯哼。

过年无限好,只是假期太少。只是游子归家,越来越像客。不过无论如何,也要一扫在外的纠结与苦闷,做出一副意气风发人模狗样的姿态,陪爹妈看肥皂剧,与发小宿醉,同亲戚搓麻……我依旧沿袭了要high就high到底的传统,回家9天里,倒有3天夜不归宿。那些死党们的传统项目就是,下午打游戏,晚上吃饭,饭后KTV,半夜去搓麻。拜高大夫所赐,我简直夜夜醉酒。高大夫已经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酒鬼,号称喝完酒以后做不了手术的大夫不是好大夫,众人寒,决定以后媳妇生娃再不能找他。

他们纷纷告诉我婚期,考学工作,买房结婚,都是一波一波的,瞬间人群涌过,就剩下自己。家里的孩子们生活安定,自给自足,平平淡淡工作升职,疯疯癫癫聚会醉酒,日子就这么一页页掀过去。你媳妇我老公,大家彼此相熟,一起搓麻逛街,吵架了都帮劝,有难处都相携。要什么荣华富贵扬名江湖,他们只要乐不思蜀。

每月推歌之 《王妃》 by 萧敬腾

我的心曾悲伤七次(纪伯伦)

我的心曾悲伤七次

–卡里·纪伯伦(Kahlil Gibran)

第一次,当它本可进取时,却故作谦卑;

第二次,当它在空虚时,用爱欲来填充;

第三次,在困难和容易之间,它选择了容易;

第四次,它犯了错,却借由别人也会犯错来宽慰自己;

第五次,它自由软弱,却把它认为是生命的坚韧;

第六次,当它鄙夷一张丑恶的嘴脸时,却不知那正是自己面具中的一副;

第七次,它侧身于生活的污泥中,虽不甘心,却又畏首畏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