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一周盘点

一周盘点(20080623-20080629)

[tags]一周盘点[/tags]

关键词:晃悠
  这一周很是清闲无聊,人一个一个地走,本来就空落落的院子闲的更加没有人气。热火朝天的暑假,大家各自有忙;那些平日里厮混的孩子,除了依旧常常在小卖部外面闲坐聊天到午夜。虽然总被提及,但大多数的东西已经无关爱情和理想,也许我们已过了狂妄到要评论些什么的年纪。但话题有时还是会很深刻,比如在哪里可以偷到荔枝而不被保安发现,种种。
  汪汪也离开了,奔忙了一学期终于搞定了毕业的事情,和敏华姐聚首广州指日可待。我要说汪汪是我处过最nice的室友。他是一个心思细腻的人,仿佛从前还是boy版这样小情调版面的版主。我有时看到他的MacBook上一闪一闪的,显示的是smth的邮箱信件已满,不由诧异。他解释:舍不得删……作为蛐蛐走后深研院最老的一批人,汪汪对于路痴如我者,也充当着Mr Know-All的角色。而除了晚上常常有烤肠和冰淇淋分享,每当我凌晨3点回宿舍,打开门还能看到留着的台灯,都不由得心里一暖。呵呵,其实很少见到比我还与世无争、与人为善的人了吧~~(我挡挡挡挡~~~~)
  然后呢,然后是安排好了去北京的一切事宜。中间还有的插曲就是丫头安排了杭州聚游,然后来深圳;可是旋即又有了急事未能成行,不免也有点点遗憾。在深圳的日子是韩冬冬和从前都大不一样的生活方式,他蛮希望丫头来瞅瞅,见见这里无端欢笑的圈子。
  在THUSZ版浑水摸鱼,乐得看见一些fq都搞纷纷起gay来。
  还有一个夜晚,争论持续到深夜,我发现自己果然是一个没有原则的人,世界上这点事,与我如浮云啊。出世之心,入世之人,那只好不断地自欺欺人。
  还有一个夜晚,烧烤聒噪到深夜,那些被酒涨的红的脸,怀着各自的愤懑。长这么大不容易呢,我想,时时遇到好人应该是最大的福气了。
  这些如此美好的夜晚~我们除了干点什么,还能干点什么呢–这些美好安静的日子,我会一一记录在案。


Technorati :

一周盘点(20080616-20080622)

关键词:知不知
  一个人需要多少摸索与追问才能了解自己,那些成见与块垒,情绪与观点,有多少出自本性,又有多少源于教化?一个人又要如何知自己的快乐幸福来自何方,快一些慢一些的步法,高一些低一些的音乐,红黑条纹或是深蓝色的领带,哪一种能够让你兴致盎然,而哪一种让你手足无措;你更在意引人注目,还是更喜欢在灰暗的角落里独酌?
  一个人又要多少次地争斗,才能发现自己最柔软的地方,为什么笑靥如花,为什么酩酊大醉,为什么振臂呼号,为什么痛哭失声?你微笑是看到一芽新绿,还是想起生命蓬勃;你沉默是因为听到一首老歌,还是感怀岁月蹉跎。为了谁,你才能无视世俗的目光,骄傲地与全世界为敌;而又为了谁,你才会狼藉满地,眼中泪泪中火?
当你说干杯朋友,也许你在想的是如何逃离这疲惫的饭局;当你说我爱你亲爱的,也许伊人正在酝酿一个决绝的分手;当你说万岁国王,也许国王的刺客已经到你身后;当你说民主,说自由,你自己是否知这究竟是一场改革,还是一场内斗?
  也许每个人都有51%的人格分裂,他们指着鹿说,这是马;指着马说,这是白马。他们说,我知道,我知道。但实际上他并不知道他知道。衣着的光鲜和内里的潦草,一时融融的气氛和四散仓皇的冷漠。面具之下的肌肤,已见不得一寸阳光一点灼;但若有两行清泪,也会融却百般落寞。城市里摇摆的男女,深夜里拥抱的胴体,万米高空下俯瞰,这些蝼蚁般的存活可知生命可如繁花似锦也可如沙盘一抹。时空的千年万载之中,又有谁人知公元年月日路上某行人?
  当你开始麻木,开始感觉不到生活的G·点,当你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那即便手握神灯,也是世上最可怜的人。抛弃那些简单道理,追求更复杂的逻辑,也许不若,就一笑而过。
  人自有千言万语,只是提笔,却只好问些寻常道理,普通逻辑。看得见朵朵红,看得见丛丛绿,只是你,还会不会有一些温暖或凄凉的东西,从胸口最深的地方泛起。

一周盘点(20080609-20080615)

[tags]一周盘点[/tags]

关键字:记账,送别

记账
  公元某年月日,某人发现他正资产只有120元RMB了。他想,我需要搞明白我的钱都花哪里去了,然后,他开始在这里记账。
  记账一月,结论如下:
  1.意料之中的,有一些钱无论如何对不上帐,约200元。
  2.本月花费1275.50,平均开销42.52元/日。其中生活开销占53.27%,可见我依然过着人生在世,吃喝二字的生活。基本没吃过食堂,小店和小腐败和外卖不决,餐均10元RMB。
  3.大学城餐卡、深圳市一卡通等费用未零散计算,由于本期并未有充值行为,账目为0.
  4.通讯费为252元,即5次充值花费,占月花费近1/5。
  5.本月支出少含一次性收支,如机票旅游等。但腐败较多,砂锅粥常有,夜宵烧烤不绝。总体上,可以较为真实体现生活状态。
  6.本月收入中,由于上月补助晚到帐,缺少本月上月两月补助共1000元,但增加了啃老的2000元,和应补上月花销的779.30元,以及卡内原有资金677元。正常状态下,本账本月收入为450+300+520=970元,不能支撑约1200元的花销。cash chart.JPG

PS:记账可以让人节流,原因是:买了这个回去还得记着写下来……好麻烦……不买了= =bb
PSPS:对于我等fb之人,考虑到实施起来的可行性,节流还是不重要,重要的是开源。
PSPSPS:……这玩意实在太闹心,坚持了一个月,再不搞了= =b

送别:
  棒棒和佳佳第一批,16号的T108返京。vivi,春燕和猛男这些女人则早已在无数人之前飘回了男人身边,除了再坚守几日的小波波,砂锅帮的诸位06法硕就都要离开了。
  院里也有些纸条,有些条幅,有些空酒瓶,有些破纸箱。深夜还有声声嬉闹,搂搂抱抱,一时间在列车的这头与那头,仿佛就有了某种视线,某种牵连。若隐若现,可以被看见。
  这时候的我是一种有点复杂的心情。我为他们的离开而遗憾,却并不伤感;我愿意在如一的插科打诨中作一个轻量级的告别,更多的时候,却在想着自己的归期,以一种久违的轻松心态。


  


Technorati :

一周盘点(20080218-20080224)

关键词:PSP,被拍,七八梦,归来

PSP:
  每当我告诉丫头,说,PSP可好了。伊总会很不屑:你就冲动购物吧!然而当有一天疯猫同学告诉她:PSP可好了。她就兴奋莫名地给我说:PSP真的可好了!尤其人家买的红色的好,你的黑色的还是不好!要是把“PSP”的字样换成水晶饼,则是另外一个例子。
  再加上极多的讲出来要打马赛克的例证,我极度怀疑将来伊会和疯猫同学结婚,然后我就像《Friends》中的Rose,逢人就祥林嫂般地哭喊老婆嫁给了别的人,还是女人。在北京待这一周,就是PSP的抢夺。一开始,是我与伊抢夺PSP,后来,就是我与PSP抢夺伊了。以致于某一天俺的小P突然假死,无论如何叫不活,然后丫头过来就那么一摸——就活了。假使我相信PSP有知,我也会认为这是弃主出奔的不二征兆。那么结局自然是小P被抢,我的又一件牵挂,掉落京华。
  好在我相信会是一个善待俺的小P的主儿,所谓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我今后分工负责好好学习那部分好了。
  或者,我考虑攒钱买个NDSL,证明它比PSP更好玩,嗯。

被拍:
  在汉丽轩被拍。被拍得很惨,以致于膨胀的我,志得意满的我,满心欢喜的我,开始对自己的人生和人生观产生了痛彻骨髓的怀疑。可能是偷懒可能是自负可能是顽固可能是妇人之仁……总之原来看似花团锦簇的一年又要重新变得披荆斩棘了(?)很多很多的疑问盘桓心头:1.难道真的是我顽固我抬杠而不是徐冬冬么?2.难道我一直过于自我感觉良好?3.请各位朋友参加这个调查(链接地址:http://delta.yo2.cn/临时/)帮助韩冬冬找到人生的方向。
  经典语录推荐:大爷——可残酷了!

七八梦:
  丫头的梦,很有些古龙,拿来记录在此。本故事纯属做梦,如有雷同,也有可能。(注:绿色是梦的主人缺失而不能解释的部分,俺且补之~)
---------×---- 开始的分隔线 -----×----------------
  从前有个很美的小姐,有一身绝世的轻功。传说她只要施展起来,这世界上没有人能够追得上。但是很多人听说,却没有人亲眼看到过。因为这个小姐很早就嫁了人家,并且决意再不动刀动枪,要过平常人的生活。
  这个小姐有一个妹妹,羡慕姐姐的轻功,也想学姐姐练一身纵跃如意的本事。她就不顾别人的嘲笑,偷偷地练习,暗暗立誓总有一天跑得比姐姐还快,跳得比姐姐还高。
  后来又过了很久,妹妹觉得自己练成了绝世的功夫,她想找姐姐比试。可是姐姐只是不理睬她。妹妹没法子,又很不甘心,一时冲动,便刺死了姐姐的夫君,逼她应战。姐姐银牙咬碎,宝剑出匣,立下战书,誓要为夫君报仇。
  姐妹俩的比试吸引了很多人围观,这场比试也成了茶馆里说书先生津津乐道讲述的传奇。因为这大概是最奇特的比武,自始至终,就是两个女子的一场追逐。妹妹跑,姐姐追,两个人施展轻功,腾挪跳跃,电光火石,见者无不恨自己眼睛不够快。所有的人都惊讶,原来传说中绝世的轻功,竟然比想像中还要令人叹为观止;而更令所有人讶异的是,当年那个不起眼的妹妹,竟然真的练成了了不起的功夫,在如此迫人的轻功追赶之下,也只是稍稍有一些逊色。
  但是轻功的较量,就这稍稍的一点差距也足以致命。这场追逐战持续了3柱香的时间,姐姐意料之中地赶上了妹妹,刺出了这场比武唯一的一剑,也是刺向咽喉的一剑。
  围观者无不唏嘘,更有很多人可惜妹妹这一身功夫,虽不如姐姐的功夫绝世独立,也是在江湖上少有对手了。不过,只有之后的两个埋尸人注意到了一个小细节:妹妹的靴子,竟不知用什么奇异的金属打制,每一只都似一块大石那样重。两个大汗气喘吁吁才把妹妹的尸身抬到村外去埋了,嘟囔着早知这么重,应该再多要几个铜板才是。
---------×---- 结束的分隔线 -----×----------------

归来:
  回了深圳。可是,却高兴不起来。那么明天起,要做一个勤快的男人。这里面有两个形容词,都要做到才行。

一周盘点(20080211-20080217)

关键词:聚会,西安,北京

聚会:
  周一,二班人众聚会。惊闻几位美女工作尘埃落定,甚是艳羡。发现强悍的女人比比皆是,而搞金融的女人没有不强悍的。我们对着外管局的50亿美金操管新人说:我家房子太破想换个新的,也算是固定资产投资么……
  就像是新一轮的洗牌,人生轰隆隆的……是开过来,不是开过去。

西安:
  到西安去拜会了诸位姨,饱览了西安亲戚的美好生活。一些复杂的情愫蔓延开来,就像是参观自己的未来,一种居家过日,幸福于一个漂亮暖水壶的未来。火车站,奔波的日程早已安排定,这种整齐的、确定的奔波,一时恍如奔涌的溪流入海,霎时平静。

北京:
  大扫除。大扫除。尽力给丫头一个明亮安静的阳台,一个明亮安静的起居,也让她成为一个明亮安静的小孩。

一周盘点·过年七天乐(20080204-20080210)

关键字:大年28,大年29,大年30,大年初一,大年初二,大年初三,大年初四

大年28
  最后一天的工作显得人心惶惶,大家都在若有若无地讨论一下怎么坐飞机的问题。而我也怀着激动的心情安排了第二天一大早起床奔赴机场的所有行程——期间手机坏掉,受到短信不能看,全部以一条新信息的样子提示数来,然后收件箱里空空如也。俺就在那猜,这条是谁发的呢,那条又是谁呢,一天攒了十几条短信,好像一个盲人,感受到嗖的一阵风,就是啥也看不到,只好干痒痒。

大年29
  早起6:40下楼。反锁了门,黑戚戚的。司机陈师傅。一路风驰电掣,韩冬冬的心里唱着欢快的歌。7:30到宝安机场,Check In,排队。8点多从候机厅检票进去,才被告知俺这公务舱有可以在另一个候机厅吃自助。我摸摸咕咕叫的肚子,咽了一口唾沫。小车与大巴,不过是登机的这一段路程,也让人觉得有点惶惶。飞机上,自助餐很爽……嗯,现在想起来还口水……
  邻座的小哥,深圳飞往咸阳,三两句也就有了共同语言。樊登的学弟,懂一点IT,深圳开公司。我还颠颠地递了名片想改天去拉个赞助啥的。告别时人家给我谈的话题是:年轻的时候还是要有理想……plapla……
  空间的距离换作2个半小时的时间的距离。在机场等大巴,大巴坏了只有中巴。大年29,司机心情也好得出奇,和急着上车回宝鸡的乘客逗趣抬杠,一车人其乐融融。乡音催人泪下,我爱陕西话!
  回家,一年之后,俺还是熟门熟路。娘在爹未归。家里被布置得好像植物园……那么多花花草草,还有俺娘喜欢的红色挂件……自己的电脑,陪了自己4年送回家里发挥余热的,一年前玩的游戏安的软件放置的目录,那个温暖。

大年30
  日出东方,睡得好爽。回家真TM的爽!好吃的好喝的,床好舒服!从里到外从上到下的新衣服。下午先见了尚大嘴和杨磊,在网吧,红蚂蚁。蚂蚁系列的网吧怕是我这么多年过年回家的重要线索了吧。晚饭去奶奶家,团圆饭,春晚,拜年,炮仗。对了,我恨炮仗,从来都是老爹放。

大年初一
  日出东方,睡得好爽。奶奶家,吃喝打牌。又出门,与杨解二人在麦当劳畅谈人生的意义,面对小姑娘吵着闹着要当伴娘的不合理要求忽而义正严词忽而闪烁其辞。人各有信仰,你信基督我信马克思,但是在我咬下一口汉堡,正要大快朵颐,却发现人家俩还在闭目对着薯条祷告,还是有点不适应……
  下楼,宝鸡唯一的麦当劳,我立定,头随人动注视,不敢相认。果然是老段,大学后就没见过了。还有张H。拉至茶楼,较为郁闷地打红桃四。我觉得信基督是有用的,共产党员就是打不赢基督徒。堂子来了,杜杜来了,李壮汉翔来了。我才发觉,其实那么多人都在广东省广州市,却从来没有找过我玩!我恨!约好等仝F的房子装修好了去闹新房(这厮竟然都买房了……),听说地方很偏僻,我从深圳出发,和他们可以同时到。广州有如下人等,有漏请提示:仝F,文F,堂子,老段,张H。很好很强大。

大年初二
  把姑爷爷接到家里。姑爷爷见我的面,又问起了亘古不变的死循环问题:这是韩冬么?二十几呢?在北京上学呢?个子高地很~是韩冬么?二十几?……有一个老年痴呆的爷爷给了人更多哭笑不得的理由。
  丫头到了宝鸡,自07年9月之后终于再见,几近半年,我检讨我认错。包括大崩漏在内的所有特征都没有变。晚上勇勇生日,奔赴,算是见到了7班一众人等,弥补一下聚会后一天回家的尴尬。太白+西凤。面皮饸硌臊子面。饭毕茶楼,搓麻。他们说,韩冬冬现在也喝酒搓麻啊。我说,道貌岸然,五毒俱全。

大年初三
  大舅家,又一次被人说瘦。高健哥哥回来,也是很久不见。说可以包我去宝信。还说确实能不进IT就别进IT。晚饭凤鸣春,羊肉泡,崔R同学对于分割馍馍的耐心让人叹为观止,我们吃完了伊才分了一半,不过看起来确实也是香些。然后……然后又是茶楼……搓麻已经成了宝鸡的主流娱乐,对我而言比KTV好些,嗯。

大年初四
  五人团之四人聚。我终于明白了高明所说新找的mm,那个小时候被我欺负的邻家小妹是谁了……竟然是真的,宝鸡真是小啊……盗汗王,火锅,太白。肚子吃坏掉。然后……然后搓麻……如有神助,连坐5庄,极大了勾引了我对于麻将的兴趣。送丫头回西安,晚饭回家待客,见到豆豆一家人。再返牌局,又见到初中一干人等。至此,见到高中7班,未参加聚会;见到初中5班,未组织聚会;组织高中2班聚会,尚未开始,仍然是茶楼,仍然是搓麻……神哪,愿马克思爷爷原谅我。然后就是初六西安,初七北京。大大的一个年字,也就安好了。

一周盘点(20081007-20081013)

关键词:paper,PSP,年终总结

paper:
  盘点的迟到要被更多地归罪于这篇具有理想化的计划的论文。Dennis说,要发论文。那时还是2007年,虽则已然是最后一个星期……
  然后是看代码,实验,曲线,分析……期间的种种进度缓慢可以被我拿鉴定和dota和乱搞作为借口……总之今晚我的实验结果第4次呈现一个令人不能忍受的数字时,我决定放弃这篇本周末截稿的论文。
  Dennis说,后面还有2月份的会,还有4月份的,还有期刊……只是又有其他的情况,比如注册费什么的……
  就算这次没搞定,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有点恨恨的挫败感……事实证明,作怪者必死于车祸……

PSP
  周末的时候,又跑去买了一台PSP。陈曦不肯听我的建议,一定要买PSP给老婆,而不是NDSL。还不肯买粉色白色一定要买黑色……我强烈怀疑他其实是买来自己玩……
  电玩巴士在水木TVGame版的口碑,可以套丘吉尔的一句话:没有比它更差的了,但也没有比他更好的了。深圳这边的店更是一分钱都不肯还……但我还是冲动地入了一个水晶盒到手……一个北通的水晶盒+一个贪污来的赠品黑角包包,花掉大米50之后,整个资产下降到2位数。

年终总结
  实验室大会,这是一次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徐冬冬在大会上得到了平反,得到了500元奖金,然后大家得到了一顿450元+的请。真是皆大欢喜。对于这种前一天骂你说不好好干活后一天给你发奖金的老板,你除了无语其竟然可以这般不清楚状况也没什么别的好说。
  不知道是不是我开始变得偏激易怒,但开完会心情极度地不爽。签到考勤,抽查电脑播放记录,等等这些家长制举措早就一次次挑战我的底线,现在又开始冒什么掌纹签到的奇谈怪论。当然,我在利益中,是受损害者,并且干系较大。现在想,也许需要理解一些小愤青老愤青,经历决定态度。

[tags]一周盘点[/tags]


Technorati :

一周盘点(20071231-200801006)

关键词:herowood,鉴定,2008

herowood:
  英木兄的来深早有知会,并且一切如约,在2007的最后一日抵达,在大学城南门给我发短信。英木兄此番回国,不为旁事,只为结婚。携娇妻从新加坡回国,周游一圈,办事摆酒,好不逍遥。作为MIT和新国立的双料硕士,这厮还迟迟赖着不工作,但定居新加坡是一定的了,同样也要考虑吃喝住用,另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去了香港disney参加新年活动,小夫妻俩2日就奔向了返程的飞机。英木说新加坡人很少,没有那么多朋友,吃得不可口。那都是移居海外的机会成本吧。遥祝白头~子孙满堂~不知道那边允许生几个诶……
  其实这个标签我很冲动地想写成【结婚】。新婚的herowood,前不久新婚的CT,听闻就要新婚的小学同学,还有计划着啥时啥时结婚的春燕大姐姐,哦,还有过了个周末就满公司派喜糖的刘X……老实说,在听说看到身边的人干这些事之前,我都还残存那么一点点希冀和自我催眠:我还小我还小我还小我还能乱跑我还能犯错我还能胡搞……
  可我们这些80年代下的蛋,莫非就要开始结婚生子,安居工作,成为一拨社会的主人,用我们的口号和理念主掌一段历史。这一段历史在我们手上会是如何走向呢?这一茬麦子中的俊秀翘楚,在哪里,何时,怎样升起?虽则是些遥远得毫不关己的事情,但是有时想想那些和自己有丁点关系的未知,那些可能性,总有些涌涌的激动。就好像一场和你有关的电影,正放到XX电影制片厂字样一闪的位置。

鉴定:
  直到鉴定的前一天我还以为是ITF的几个项目的中期检查(徐冬冬对此说法亦有贡献)。然后我听说是老板要将掌纹提升到和指纹同样高度,向科技处提交的项目鉴定–虽然项目不存在–鉴定我们那几套系统,多少技术是国际/国内+领先/先进的四选一结果。之前持续一个多月的采样,和采样之后的奋战(不包括我),都是以这件事情为目标的。周日当天,来了一个院士,几个自然科学基金委的处长,几个甫下飞机的专家学者,然后–听老板做presentation。
  虽然搞了一整天这么久,但看到了一个院士,听到了老板的答辩,吃了顿好的,还接触了许多嘻哈的从香港、从哈尔滨风尘仆仆赶来的师兄师姐,还听到老板提到几个耳熟的名字……也算是够了。这几套掌纹系统如愿鉴定为国际领先。虽然要是我,可能不管什么鉴定不鉴定,都会这么忽悠……

2008:
  不知不觉过了2007年,传说已久的2008就在当下眼前。记得小时候,每升一个年纪,在新的作业本上写封面的时候,我都会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当写了一年的二、二班韩冬,变成了三、二班韩冬,又突然有一天成为四、二班韩冬,叫人不由得有那么一刹那,真的看到时间真的在流泻而过,而身体里也确有什么东西在一寸寸咯嘠生长。
  如他们所说,我们失去了2007,但我们又拥有了2008。我可能需要几次更正,一些时间来熟悉这个数字,来确认我真的处在这个年代之中,就像我总要仔细想想自己是23还是24一样。2008年还未到来的时候,我就预约了她的很多时间,对我而言,这是一个如此确定和充满计划的年度。当2008过去2009到来的时候,韩冬冬将不在是现在这样一个混迹于校园和社会的隔离带具有不可消灭的小资情调和懒人精神和自恋心态和作怪行为的韩冬冬,韩冬冬将也许是一个工作如意志得意满的韩冬冬,或是一个瞻前顾后背水一战的韩冬冬,再或是一个一赌前程断腕不归的韩冬冬,好吧,虽然总是以科研男自居,但那时至少肯定不会是一个博士韩冬冬。工作和一时的栖居地将会把我的生活洗牌,也许那时,真正的生活刚刚开始。
  我用Google Calender给自己写了一封信,寄发的时间是2009年的1月1日。这种类行为艺术的艺术行为本没有任何意义,我只是想测试一下,那时候的我,站在一年的长长距离的那一段,面对我与我的相隔,霎时间,是会泪流满面,还是温暖如春。

[tags]一周盘点[/tags]


Technorati :

一周盘点(20071224-20071230)

关键词:回家,科研如山倒

回家:
  深切地体会到上班的悲哀,自由之身的交付是如此轻易的事情。以前觉得赶着年三十团圆饭的关口拎着旅行箱出现在一大家子人面前是一件很国产剧的事,莫非今年就要尝试一下?老妈说:事业重要。只是还是有很多的不开心,虽然有很多的没办法。

科研如山倒
  在12月28日的时候,Dennis在QQ给我留言,说了一句让我毛骨悚然的话。他说:在吗?然后我就下线了。
  12月29日,我用一下午赶出半个星期的工作量准备拿它当作一个星期的工作量交差。于是勇敢地跟Dennis说:在。
  然后Dennis给我发过来一个网址……说,这个会1.19号截止,你去投一个吧。
  天可怜见,我的实验都还没结果,那么我在20天之内,要做出结果,还要忽悠4页双栏的E文paper么……然后我成天发愁的毕业大业就在一个月内得到保障了?还是很感激Dennis,很为我着想,虽然我只是个不堪的还没pass CET6的实验还没结果的小硕。不过,如果这一切有希望,我这个月有的做了。所谓科研如山倒看你往哪儿跑。
  ……谁能帮我写论文?

ps:8box最近抽风,不知道是我的浏览器的问题还是网站–话说机器最近也死慢死慢。熬过这个科研的月份再说吧。


Technorati :

一周盘点(20071217-20071223)

关键词:生日,采样结束,家长制,六级

生日
  本来我毫无期望能怎样,毕竟请了客吃了饭开了香槟,以为就是一个仪式的结束。对于本命年的到来,我某种程度上是后知后觉的,就好像春晚之于春节,虽然审美疲劳,毕竟也是喜气洋洋的事情。然而这个周四的下午我没有遵守诺言过早推开了实验室的门,看到了一屋气球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不是喜气洋洋的范畴,这是喜出望外的范畴。
  我听从暗示穿着最不怕抹上蛋糕的衣服,也算是为配合整台晚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和牺牲……吧。感谢各位,我们的友谊建立在dota上,人人乐上,钱柜上,乒乓球上,小鸡炖蘑菇上,这样的感情是最深厚的。也感谢总导演秀秀,虽然我之前一直不肯告诉她哪里有卖”那种摇呀摇呀一摁就喷出来的东西”,但似乎后来她锲而不舍地从街边小朋友那里打探到了这一重要信息。祝她以后还能举办更多更好这样的活动,全面超越春晚,带给她梦想中的和谐、健康、奋进的实验室。

采样结束:
  采样工作终于结束了,吃了dennis的串,吃了老卢的毛家,也算是慰劳过了。一上午单调地对来来去去有时甚至不知是男是女的人,指挥把手在哪,采一次,再采一次,再采一次……这是一项很令人崩溃的工作。虽然后来有了别人帮忙卖力地喊:再次采集!请换只手!但这仍然是一项很令人崩溃的工作。我想徐冬冬一定比我更崩溃,因为本来没他什么事的,但我往往就一大早扔下一句帮我签到帮我采样扬长而去,然后他就有可能崩溃一下午,而无法打游戏,更不能科研了。我想这就是认识一个喜欢乱搞的兄弟的郁闷之处。更何况他自己的生活还是一团糟–毛家饭店的北平房间,徐冬冬一定不会忘记老卢对他笑说三年毕业吧我们给你发工资的时候的阴险表情。而这则是全实验室就一个人跳出来说我会焊电路的郁闷之处。客观地说,没有人跳出来,只是大家都后退了一步,有人傻呼呼的站着不动。

家长制:
  我一直对于中国的民主制度没啥信心,但同时也以一种小资产阶级情调保持着对政治问题的不问不争。这次老子却恼了。谁见过有老师把大家都赶出去,然后一个一个检查电脑里有没有A片和游戏?还顺着网页浏览记录看?还看播放器记录?还带着恢复软件要恢复?
  cll的家长制。在一些事情离我们很远的时候我们大抵会习以为常,因为不稀奇的事情不会上报纸,公平合理和谐大一统那也就成了完全可控的社会模型了。但一些事情发生在你身边的时候,你才会发现,事情果然是这样的。他们不高兴,不高兴的很有道理。

六级:
  话说星期六的早晨,我没坚持住,睡到了10点钟。来到实验室,下载了一套六级真题,想至少看看都考啥题型,下午3点去考六级,能半裸就不全裸。然而大爷兴奋地拉着我一直聊一个好用的软件,还传给我。我只好说,好吧,我晚上再试用吧,下午要考六级的说。
  然后他老人家说,啥?今天考?
  射手座的洞察力使我问出了一个敏锐的问题:你也考么?
  答案是确定的。大爷还没领准考证……这倒也切合大爷的风格,不知道自己裸考,比单纯地裸考还要高几个层级。他等到下午2点文南楼开门,领到了准考证,然后3点钟正常参加了考试。事实告诉我们,有时候,聊天也能让你获取一些重要信息。
  至于考试,拿到作文题目(The Digital Age),我就倍儿兴奋,跟人扯,说iPhone最近降价了,iRiver新出了个老小老小的MP3,对了您知道么,有个好玩的叫PSP,又能看电影又能听音乐又能打游戏,不过那些宅男们都说NDSL才是王道,当然了,只要有爱,您可以一手一个……听我讲了之后,mm平心静气漫不经心地说,你跑题了。嗯,再加上出现了老子考试史以来惟一一次打铃后没涂完卡,完形填空还全部以B论处,所以,最近还是老老实实攒点RP以备不测吧。


Technorat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