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上海

小钰和磊爷

  小钰和磊爷,是公司的两名同事。我时常和他们混在一起,他们都是非常神奇的人。

小钰:

  小钰是清华电子系的娃。虽然他相当自来熟,但我第一眼见到他就觉得他不是好人,后来的事实不断验证我的判断。比如他总是告诉我好股票,当我问为什么的时候,他就强词夺理:”就是好!这玩意儿我做过!”然后我就以一个正常的讲逻辑的人的判断决定不相信他,然后这只股票就噌噌地涨上去了。我曾经研究过他的报告,然后惊呼omg,这简直是专业的技术文档,我都看不懂,何况他的老大乎?所以他推荐股票没人信简直是一定的……

  新员工培训的时候,教练讲故事证明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的道理,他提问说:”你们有人知道1.1的10次方是多少吗?”他客气地停顿了一下,积累了一下气势,准备报出答案来造就惊人效果。但我后面一个闷闷的声音出现了:2.5到2.6之间。然后教练就崩溃了。
  对,那个就是小钰了……后来新员工里还没人知道他名字,但是说”那个速度算出1.1的10次方的人”大家都知道……

  小钰同学说他本科基本不去上课,大二看了1000部电影,研二重新换了课题然后研三发了篇SCI毕业,拿到好多offer最后被他们boss的个人魅力吸引来了上海……我都半信半疑,因为他往往前后版本说的不一致。但是最让我崩溃的是,他们部门的人都觉得”小钰真是一个好孩子啊!”……有一次下班后我去他办公室找他,他不在,于是我就和坐在后排的一个姐姐聊天。那个姐姐一边上开心网,一边慢悠悠绣着十字绣(注:后来我清楚了那个叫小薛姐姐的人,是小钰他们部门的金牌交易员。手速奇快手感超好,买个几十万股股价没动静的那种。不知道她绣十字绣是不是在训练手感……好像武林高手啊……),说”小钰是那种看上去很滑头,但是实际上很老实的孩子啊~”我就大囧,表示她一定说反了。小薛姐姐瞟了我一眼,慢悠悠地说:”我看人很准的,比如我一眼就看出你这个孩子不老实。”我更加认定她从来看人都是反的。

  不过我和小钰gay在一起也颇有时间了,虽然这娃自来熟地厉害(简单讲就是脸皮厚),并且特别善于和mm搭讪,爱好给mm敬酒,但大致还是有情深不寿的往事吧?我觉得我名声坏掉都是因为小钰这厮。他传了我非常多的8g,其中有87.53%属于编造。屡有和他在22楼喝咖啡,我上个厕所回来就有mm欣欣然给我打招呼:刚才听小钰说你要买我们桌的单啊?谢谢啊今天只吃了点水果,不如改天去吃点好的吧?  

  总的来说,小钰是一个厚脸皮的、经历神秘的、介乎好人和坏人之间的闷骚男子。

磊爷:  

  我每每和人介绍磊爷的时候,都这样说:”他就是传说中,说话主谓宾定状补无比齐全的那个人。”磊爷讲话非常的严谨,并且摇头晃脑口若悬河,好用定语从句。比如你说:”我们晚上去看电影吧!”他不会简简单单的一个”好”字来表态,他会说:”我觉得,去看电影是一个非常有建设性、十分值得参与的的意见”……有时候我疑心磊爷在国外呆久了,讲话都是先用E文组织好,然后再英翻中翻译过来。因为他总有”当我早上打开我的眼睛””我不认为你说的是对的””我只是略好于平均水平”……这样的翻译成英文很通顺但用中文就怎么听怎么别扭的表达方式……

  磊爷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他平时喜欢背各种诗词曲赋,张口闭口引经据典。可是他竟然是一个北大电子系的学生。并且他竟然去美国读了个政治经济学的学位。据说他的论文题目是《如何把纳米比亚的牛出口到英国去》。磊爷感到烟花三月是”非常适合踏青的时节”,我们应该出去”玩耍”一下,于是写了一个扬州游玩的计划,群发之后大家都崩溃了。起因经过结果一一齐备,而且每行后面会用括号圈注一句诗词,从朱光潜注到毛泽东,从论语写到民谚,论字数还比正文更多一些。

  磊爷常常表示:”作为一个卖方,我讲的不需要是对的,但一定是要有逻辑的。”我们认为他贯彻得非常好。磊爷的苦恼则是希望找到一个真正有逻辑的女人作为人生伴侣,我们都劝他放弃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不过磊爷的粉丝相当多,金总就是铁杆一名,是那种,听说磊爷等会会到场,就眼前浮现出磊爷的伟岸形象,然后笑到花枝乱颤不能自已。据说他对研究所的所有mm都毕恭毕敬叫”金姐姐””胡姐姐”云云,然后见了男人就摆出一副长辈的慈爱模样:”小冬!””小钰!”

  总的来说,磊爷是一个爱学习、讲逻辑、有趣味的风骚男子。

  

上海童鞋们的通讯录统计

  在昨天的喜迎国庆饭局上,受大家所托,统计在上海的宝中人的联系方式。以聚众玩乐为目的,具体范围不一定限于条框。
  在线表单地址在这里:http://snipurl.com/s5uaq

  如果有默默看我blog的上海同学(有末~?),请快马奔去填写~也请大家周知,以利今后吃喝玩乐等各项腐败。

  以上。

本月回顾(2009·8)

33.jpg

关键词:室友文龙

  有很多人向hdd问起以”上海如何啊”开头的问题,若要简单回答,就是:缺少惊喜。现时的上海四处挖洞,八方下雨,拥挤与潮湿都不是hdd喜欢的类型。好在我向来是感情粗糙的类型,所以那些在轮渡上被摩托车溅到一身泥水啊,在家门口被雨淋透啊,在目的地周围几百米的地方辗转迷路啊,饭店中午和晚上用两套不同的菜单导致请客时大出血啊……这些事情我都统统不记得了。

  工作了以后习性大转,生活一刹那规律起来,到11点就哈欠连天,7点钟就自然醒转等闹钟响,早上一杯凉开水通便,晚上一袋纯牛奶催眠,早餐一顿不落,水果蔬菜天天。可惜那个古老的传说,说”工作了就会发胖的”,到现在似乎还没有成真的迹象。好吧,也许不会这么立竿见影,而且实在实现不了还有另一个”结婚了就会发胖”的传说作为候补的一线希望。

  上班和上学的最大区别,在我看来倒是居住环境了。租房和住宿舍的区别在于,你能折腾的事情更多了……我搬进来以后就前前后后施了俩礼拜的工,做了些小小的但是蛮吃力的改造,把这个脆弱的老房子的很多零件换掉。有时候这个房子也显得太脆弱了些,摔一下就断的喷头,挪一下就裂的水管,那天文龙很囧地打电话给我说:我开门的时候把锁搞掉了……

  哦,说起文龙,这是我的室友。月初的时候,我租下的那套越看越欢喜的两居室终于找到了合租的同伴,从此房间里多了些许人气。文龙是个高大爽朗的小伙子,和我年纪相仿,却已经在江湖上闯荡了5年之久,据说换过10几个工作(包括爱看书跑到图书馆做了两个月的管理员= =b)。现在则刚刚从台湾回来,一心一意做连锁,街上卖那个叫做快乐柠檬的冰饮的,就是他参与运营的品牌。文龙对自己的行业很喜爱,丝丝缕缕分析得头头是道,也做着回家创业的梦想和长远规划;但这也导致他的一些职业病,比如到街边看到85度C和避风塘的店面就走不动了,要站定研究他们的招牌与新上架产品好半天。再比如我们去餐馆吃饭,文龙就会琢磨半天,叫一杯豆浆做饮料,然后给我们剖析同是10块钱的饮料,我们的成本只有5毛钱,而他的至少有一块……

  按照他的说法,冰饮的毛利率至少有60%,而在上海投入一家街头冰饮店,大约需要200万左右的初始资金,但选址运营没有太大的问题的话,半年左右就可以收回成本。而上海的街头店的连锁虽然至少落后台湾5年,但依然领先二线城市5年以上,因此他很想回老家成都开店,开分店,再开分店,上市,再开店……他说这些的时候我就在想,俺们宝鸡到现在也就一个肯德基一个麦当劳,那才叫没有硝烟,要是在宝鸡商场或者教育书店的路口盘下一个店面卖街头冷饮岂不是赚翻了?其实很早之前,我们几个青涩的小伙子还是讨论过开一家麦当劳加盟店的可能性的……可惜直到麦当劳真的开出来我们也没有任何实际行动。

  让我们从一夜暴富的白日梦中扯回来,接着讲文龙的故事。文龙的单位在浦西2号线的尽头,却只在浦东这个2号线这头的小区找房子,我第一次见到他就表示了疑问,他叹口气摇摇头,说一言难尽啊一言难尽。我就说,哦,那一定是女人咯。文龙搬进来的第一天,是个周六,晚上在客厅,他一五一十讲了自己的坎坷故事。他对未来的想法,对爱情的计划,虽然不至于幼稚,但也是执着一筋了。

  ”现在想起来,她简直就是个angle!”文龙仰天长叹。

  其实关于文龙的故事,以上都不是我的重点。我只是很想描述一下那个晚上的长谈接近尾声的时候,我在接受了丰富的八卦故事,并且和文龙在”女人不可控”这一问题取得极大共鸣,并就”千万不能异地”这一观点达成一致共识的时候,我所遭受到的冲击。这时候,看着他黑乎乎的皮肤,一咧嘴的神情,我突然有点恍惚,有点意外。仿佛一道闪电照亮黑夜,仿佛一盆冷水兜头浇下,仿佛那些最山寨的比喻所描述的那样,我突然意识到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

  如果把那头MJ式的长发剪短,再抛开那口台湾腔,文龙长得好像,好像我从前的情敌啊!= =b (别点了,那是下划线,不是超链接)

  在后来有个声音甜美的女生打电话问我房子有没有租掉的时候,我都没有那么后悔过对室友的选择。这个时候,我觉得我必须收回”上海无惊喜”的论调。

  当然,平心而论,除了长得让我心神不定,作为室友文龙也没啥可挑剔的……由于最近冲入股市,还帮我解决了公司布置的开户指标= =b 王C同学去申万实习,由于朋友的女友的挤出效应,周末偶尔会郁闷的找我混住,文龙还和他聊得投缘。看得出文龙是个随和健谈,交游广泛,规划清楚,并且聪明好学的人。

  所以我就只好适应他的长相咯……

  每月推歌之 彭青-《射手座》(歌词)。(注:还记得当初和mm在广院看原创的歌手大赛,彭青依靠一首《蝴蝶泉边》艺压全场的情形。彭青现在一直在坚持创作,并且推出了一组星座歌曲,具有良好的卖点,就为这个也值得推一推。伊的歌入耳并不惊艳,但饶是耐听;作为一个射手,其实吧,我觉得那首狮子座还是比较好听= =b 大家可以到这里去寻找自己星座的歌。)

[audio:http://www.mamihong.net/wp-content/uploads/2009/08/e5b084e6898be5baa7.mp3]

本月回顾(2009·7)

9.jpg

关键词:上海 上海

  说起来,这些年飘来飘去,已然麻木了告别离开的一套程序。答辩完的各种饭局,酝酿着我在北京的这一段青葱岁月的收割。到了7月,开始办各种离校手续,奔忙于校园的每个角落,利落扯断与这所大学的种种联系。这园子就那样热闹着也沉默着,注视着我的离开。沿途到处是兴高采烈的小黄帽,听来历不明的导游举着旗召唤:”大家到这里来!这个叫做清华的大礼堂,是美国人造的!”那些在该”哇”的时候非常配合卖力地”哇哦”的娃们,正如我初来乍到的那个炎热的夏天,在对于路痴如我总是显得太大的园子里,懵懂不知未来。七月,真是一个青黄不接的季节。

  我做了各方的告别,还听从老妈的唠叨乖乖去找老中医看病,祖传老中医,专治吃不胖。可惜扣除心理因素的话,两个星期中药喝下去还是毫无起色,看来是固疾难医,要拜上帝。

  于是我告别伟大的宇宙中心的帝都,奔向传说中的魔都;作别时难免五味杂陈,挥挥手我走进雨中,仿佛今生今世再不相逢,那是我肆意喧嚣的学生时代。

  我到达的上海正在四处挖坑,让人怀疑是否真的能在一年后世博之前全部填完。在刚到上海的两天内,我和laodeng都安然找到了舒心的房子,只不过打散了原来合租的计划。我租下一套两居室,开始做起二房东,找同居伙伴。房子在一个叫做竹园的小区内,周六周日两天我在浦东世纪大道附近目的明确地看了十多套房子,只有一套房子有点后悔没租下来,虽然住户不在我甚至没来得及进房间看看详细,但是,但是那栋楼叫做”欣竹大楼”啊 = =b

  房子的改造花费了我大量的力气,挪空调,换水管,搬桌子,还有在列未行的修洗衣机整顿水管修改电线……把一个房间改造成自己满意的样子,和把一个女人改造成自己满意的样子,大约都是无限趋近永不到达的目标吧。哦,还有找到一个自己满意的室友……我开始不断地想起《Friends》里Chandler和Joey的甫见面……希望我的合租像《Friends》里那样,得到个把有趣或是雷人的室友。

  部门里的同事一如既往的nice,虽然部门里投研团队约有20人,但2/3是83年、84年的同龄人。只是我状似新警察,不敢high过头过早原形毕露。其实刚来的一个星期我和nancyhoo同学举目四望看不到几个人……大家都去培训和出差和卖产品去了,屋子里空荡荡的= =b 那时候的感觉还真是诡异啊……房间里加我俩新人不超过10个……直到一周后见到了主力部队,才开始觉得其乐融融。而且,而且部门里最近盛行”半月荐股”比赛,每两周一次,荐股收益最差的几个人要联合报告所有其他人……由于两周的股票走势大大超过个人预测的能力,所以这比赛基本上就是为了每两周大家能有顿报告敲……并且我们两个新人不用参赛直接蹭饭……

  有时候想想,办公室和实验室究竟差多少呢,那也许是:1.不可以迟到,不可以穿短裤,等等;2.下午5点之后大家都不见了,而不是一起打游戏;3.自己以前讲起来很有效的笑话在一群背景不一的人中间可能会显得比较冷;4.以前是打游戏上QQ看电影但要随时win+d切换到桌面防止老大看见,现在上下QQ校内开心就觉得好邪恶啊我要努力工作不然怎么赚钱养家买房生娃……5.开始慎重地分享自己的私生活给别人……似乎还是不要让同事知道我是个路痴加blog控加游戏抵御无能者比较好……是吧……

  总之就开始了一段新生活,从此以后呢,我需要早晨7点15分起床,7点35分出门去做130路公交(如果远远看到130已经离站我可以选择右转先步行去下一站等着,世纪大道路口实在是太堵了……),然后赶8点08分的轮渡。吹吹江风,耳畔或会响起”浪奔~~~浪流~~~”的旋律,这时候就觉得自己坐船上班真是拉风啊……随着汽笛长鸣,8点15分我来到和渡口只隔一条马路的公司,到B1吃早饭,然后8点30分坐在25层的座位上。

  虽然新生活还是总有各种不安定,刚刚迁徙的日子里,找不到一把指甲刀都会让我烦躁,洒掉一杯牛奶也能让我沮丧,仿佛一些小的不能再小的事,要征兆着我未来生活的康庄与坎坷。但这时我想想2002年的北京,2007年的深圳,那么对于我,这2009年的上海,终归也意味着一些事,比如未来需要代价,比如确定之前总是不确定,比如面包总会有的,比如hdd,你能!

  每月推歌之:When Love Story Meets Viva La Vida,来自一个偶然关注的blog的推荐

ps:这个月很多事情让人觉得不可忍,饭否和8box都访问不能,话说我的blog首页就挂了这么两个widget,真是忍不住让人随着连岳骂一句:Ma de in China。现在8box复活,但愿饭否早日开饭,嘛咪嘛咪轰!

20090720上班

  来上海两天,跑到灰头土脸,人晒黑了一个亮度等级,算是找到一套合意的房子。(现在插播一条广告:本人出租近浦东世纪大道地铁站双南两居室中的大间,小区为潍坊路335弄,走路6-7分钟可到体育中心和世纪大道地铁站,含地铁2,4,6号和将来的9号线,环境绿化和生活配套在周边算是性价比超高的选项。老房子,6层顶层,大间拟1400元出租,具体请mail我:mail.mamihong (at) gmail.com)然后心潮澎湃地去上班,签劳动合同等一群文件,算是彻彻底底地把自己卖掉了。进部门在自己位置坐下,倒一点新鲜感都没有,事先琢磨得太多了……一点意外都没有= =b

  所以这一天过得,呃,实在乏善可陈= =b 姜主席给我和胡X分配了行业,我要去看一个,所谓“没有基本面”“价格驱动”“宏观经济高度相关,金融属性很强”“要去看期货走势”的行业,唤作有色金属的= =b 还有就是传说出差会到云南去山里……

  这大抵又规划了我今后一年的生活方式。今后有意外的事情又更少了……

  上海是一个高楼可以仰头看到眩目,胡同可以破败不堪一瞥的城市。为了世博在四处挖坑大兴土木。人说北京是大气和土气,广州是秀气和俗气,上海是洋气和小气,盖莫如是。不过让我对这城市产生安定感的,倒是那种“哦,上海的麦当劳和北京的也一样嘛~”的情绪。

  那么,从明天起,做一个乏味的人,关心粮食和偷菜;我有一所房子,求人同居,不好不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