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宝鸡

若不是那句乡音惹人愁

  开始为过年而心浮气躁蠢蠢欲动大约是从年会开始,那是过年盼望的第一件事吧~然而高达48.5%的中奖率下,俺还是阳光普照了一把……磊爷和夹子姐抽到了笔记本,陆总抽到了电视,小钰抽到了空气清新器,连一向没什么好运气的金总,依靠抢别人的座位票的方法,也抽到了一份四件套。我和同样阳光普照的张J mm私下里酸溜溜地嘀咕:那个没有阳光普照好,你想想,大过年的,拿到个被套;我们这些搞证券的,被套被套,多不吉利啊!

  在回家前还完了所有的债务,终于摘帽,不再是*ST·HDD的身份,略略有些扬眉吐气。一路无话,咸阳、宝鸡,诸事如旧,没有一寸土地不熟悉,没有一句乡音不清爽,没有一个姑娘不顺眼。当出租终于停在了家门口,结账下车的时候,一路上没怎么说话的司机突然转过头来,用浓厚的陕西话说:”新年好!”

  早上起来睁眼发现睡在自己的小屋里,不禁有些恍惚。自打摊上这个以”1/3时间在外边出差”为目标的工作,俺其实早已习惯了早上起来睡在不同的房间里,颇有点”不知今宵酒醒何处”的调调。可是,即便你习惯了飘摇四方,习惯了收藏不同城市的车票和名片,夜色和剪影,即使你见遍繁华世界、酒绿灯红……世界上还是有有最妥贴舒坦的这一间房啊!

  老妈一如既往地絮叨。她说2010年最大的愿望就是报孙子。我满脸黑线地告诉她基本上已经来不及了,她只好遗憾地更改为讨个漂亮老婆回家。三年前她老人家的要求很简单:不能是河南人。也不能是长安县人(呃,因为我老爸是长安县人……)。 这次第她老人家的要求有所进化,那就是不可以找上海小姑娘。我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故作遗憾地说:诶,传说金总的表妹家里有三套房子的,但是被我一口回绝了,说俺娘不让!

  然后我老妈表情复杂地斗争了好一会,挣扎着说:……其实你也可以先处处看嘛 = =bbb

  大年夜业务最繁忙的,一是嘻嘻TV,一是中国移动。但春晚那些网络上都传了一百遍啊一百遍的老段子实在是看得人懒得牵动一下面部肌肉;嗯,还是Joke年刊好看……发短信这件事情刻意忽略:一百个人发拜年短信给你的时候,这玩意儿的边际效益还真的引人怀疑= =b 但我还是很欢迎大家发短信给我,因为自从手机坏过一次通讯录就丢了…… 就等着过年补齐= =b 所以我见到那些没有落款的短信,或者干脆是转发别人连名字都忘了改的短信,感到万分的无助……

  最终忍不住调皮,还是给砂锅帮的兄弟姐妹群发了这样一条信息:

如此美好的夜晚~~

你有没有一点点想喝砂锅粥?

你有没有一点点想念hdd?

你是有呢,还是有呢还是有呢还是有呢……

那只愿你千山万水走遍,仍葆有那些如喝粥一般,随叫随到的小小快乐!

  各种烂人聚首,每年都有一些不一样。曾经的8g是谁谁出国了,谁谁找着啥工作了,今年则基本上都是谁谁结婚了,除了诸事走在大家前面的万J mm还有怀娃这样的消息。对于五人团来说,今年最大的事件大约是高小明的大婚;虽然他见到我第一面,口沫四溅喋喋不休急于告诉我的,全是他有一次如何胡了阿龙老婆一把128番的麻将。我有幸见到了这厮的新房,以及我也有一份的传说中2k的饮水机,以及睡了他硕大无比的圆形婚床,效果很不错,就是早上起来找不着北。

  有些童鞋远远地从挪威赶回来,从荷兰赶回来,从法国赶回来,从香港赶回来……不过和这些从旧时代就远离圈子的家伙们聊起来,8g都要往回追溯个两三年才能正常交流。见到活人,和在邮件、blog以及MSN上冷暖咸淡的扯,还是大有不同啊。有时候就感慨,连狒狒这样的暴力男都可以变绅士,还有什么不可能?

  值得一提的是唐唐带回来的挪威小姑娘,据说学起汉语比她学挪威语的速度快多了。总之我亲见她竖起大拇指,一字一顿地说:”聊、地、很!”

  有时候,回答问题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尤其是总回答同一个问题。一个敷衍的答案叙述得久了,连自己也以为是事情的真相。有时世事复杂到一言难尽,又简单到不值一提,总之就是没啥可说的。前情后事,又有多少人道得清真真假假,说得明因果循环?人不可妄自揣测未来,未来令人敬畏;人亦不可妄加诽议过去,过去值得感恩。总会有人痴恋,有人改变,有人乱了因缘;有人舍得,有人舍不得,有人碎碎念。只是时间流转,人如蝼蚁,哪里讨来权限复盘推演,只能向前看。

  而有的时候更要向钱看,向厚赚,向不断涨价的现实中求一份财务自由。现实的力量巨大得令人窒息,那些在去年,今年,和明年在酒席上挽手敬酒、交杯对拜的小两口,在面对一套房子和一个丈母娘的时候,有多少临阵的逃兵;生存在一个家庭和另一个家庭的夹缝中时,又有多少人一夜长大?他们更早担起家庭的半边,历尽辛苦让自己成为一个靠谱的娃。只是在宝鸡这个叫你如何不安定的城市里,我看到他们轨迹清晰,前程明确,前方敞敞亮看得到十年的运转。自己低下头点数一下手中的可能性,多不免还是羡慕他们有一份简单明白的日程表。

  诶,男儿在他乡,焉得不憔悴!

  回家过的是简直是被饲养的生活。就是那种:被子会自己叠好,衣服会自己洗干净,连左手键盘右手鼠标打游戏的时候,水果也会自动跑到嘴里去。

  但他们都在不断老去。

  有时不敢掐指算爷爷奶奶的年纪,也不敢数爹妈发迹中的银丝,生命的活力焕发逐渐流转到我们的身上,而你那个曾经脾气坏的爹,或是曾经太絮叨的娘,则慢慢成为那个略有发福的、同一个话题说好多遍的、眼神言语间满是不放心却又不得不放开手的人。

  只是也许,我们大约从来做不好那个子女的角色,算来想去,总是亏欠。

  年初八,晴。离陕,赴沪。

  此去经年,得偿所愿,再归故乡。

回家方案

  亲爱的童鞋们,2010年2月14日是什么日子呢?

  让我们把回答情人节的都pia飞!那是春节呀~~

  回家方案初拟定:

下策:火车

  上海-宝鸡,硬卧T116,T117,17小时24分钟,硬卧363元。票难买。

中策:飞机

  上海-咸阳-宝鸡,全价1260元,2小时10分钟,目前机票报价最低6.7折,841元+50元回宝鸡大巴,约900元。在途时间预计大于5小时。票好买。

上策:转火车

  上海-武汉,D3006,D3007,4小时53分,一等座254元;武汉-宝鸡,T192,T193,13小时2分钟,硬卧274元。合计18小时,528元。上海-武汉的D车越10余趟,武汉-宝鸡的火车约10余趟,买票大抵OK。

  唯一的纠结就是,我可以做到从19:00到达的一趟火车上,奔到19:10开出的另一趟火车上么?是可以呢还是不可以呢还是可以呢还是可以呢还是可以呢……

敲锣打鼓鸣鞭结彩暴烈恭贺我家高小明大婚

今天是高小明在宝鸡结婚的日子。

高小明是我的死党,初中”五人团”里笑点最低的一个,他的特长就是讲一个很不好笑的笑话,然后自己笑到岔气,径直把周围的人也感染到笑出声来。他也是毫无自制力的一个,相对于他,我都仅仅算是个游戏爱好者,完全不敢自称游戏玩家。当时国内尚无网游概念的时候,UO( Ultima Online)开始流行,高小明创下了连着三个通宵网吧的记录。经过超出常人的勤奋和执着,终于得以身跨神骏手持天兵,拿一把勇气剑冲进镇子里杀平民。然而杯具的是,第二天他这个拉风的号就被盗了。伤心欲绝的高小明从此再也不玩UO了。

我,阿龙,高小明,尚大嘴,CX,自初中起结党厮混,转眼已逾10载。十年之前,我们每周末聚众玩闹,十年之后,我们往往一年半载不联系。但是一回到宝鸡,大抵日日鬼混,常常群居。我们的爹妈总是伤心和嫉恨地问这样的问题:今晚还回来吃饭不?近年来已然变成面无表情地问:今晚还回来住不?如今尚大嘴在武汉,阿龙在西安,高小明和CX留守宝鸡,包揽了一切诸如我家的电脑坏了他家的家具要搬之类的事务。漂泊在外的娃,不能父母身前尽孝,亦不能朋友圈里尽兴,只顾在公司岗位尽责,期盼一个或有的美好未来。而留守家乡的娃,买房领证,按部就班,日子早就明朗起来。

说起来,俺们”五人团”里不乏英俊潇洒的,伶俐可乐的,稳重靠谱的,身强力壮的……呀,但是大都情路艰辛,情事周折,可见擅长和男人玩的人往往不擅长和女人玩。想想当年那些夜半话筒里的苦楚,几分沉默叹气,几分摇头自笑。一旦真心付出,自己的弱点就不可克服;原先刚硬果决的男人,也变得踟蹰;原先风流倜傥的男人,也变得痴心;原先传统老实的男人,也变得不可理解。时间细细冲刷,尘将归尘,土将归土,终将发现不可妄加设想,感情事本没有蓝图,亦没有定数;不可无端猜测,感情事本没有如何,更没有如果;不可一味坚持,感情事没有万里长征,也没有八年抗战。

但高小明终于成了我们中第一个凑足了9块钱人民币的人。他的妻子,我的弟妹,有一个诗情画意的名字:汝意,是CX的mm的同班同学;但我后来才惊奇地发现这样的巧合:她也是多年前我奶奶家的邻家小女孩贝贝,和我有过一起搭积木并推倒的愉快经历,现在出落成一个爽快干脆的女子,却勾搭跑了我最好的朋友。在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高小明正在度过他人生最重要的日子。他也许在席间羞赧无措,嘿嘿直笑;他也许打扮得人模狗样,风度翩翩。他也许爽朗开怀,一饮而尽;他也许被汝意偷偷拉胳膊,示意少喝几杯。其实我该回去见证他的好日子的,哪怕有那么多回不去的理由。至少让我看到,那个昔日天天泡网吧打游戏的小男孩,将怎样从此换装出发,开上赛道的又一圈。

一个男生成长为男人,需要多少流年暗换,多少摔打磨练。我的好朋友高小明,今天是他结婚的好日子,我知道从此他的生活将大不同。他将结束夜不归宿通宵打游戏的日子,生活从此与买菜、做饭、尿布,搓板,丈母娘……连接在一起。我羡慕他,祝福他,并且希望他的爽朗永远不变,他的笑声一如当年。

再次点播《郝云-结了》

饿嚼奥!

  宝鸡之美妙,正如老歌里唱的那样:

    我的家~在宝鸡渭河边上~~
    那里有~~漫山遍野滴~美女流氓~

来源:中国网新闻

关于2008年中国人居环境奖获奖城市(项目)的公示

建城综函[2009]15号

根据《关于修订〈中国人居环境奖申报和评选办法〉的通知》(建城[2006]101号)和《关于组织申报2008年中国人居环境奖和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有关事项的通知》(建办城函[2006]485号),经中国人居环境奖领导小组办公室初审、现场考察和专家评审,并经中国人居环境奖工作领导小组研究批准,决定授予江苏省南京市、陕西省宝鸡市2008年”中国人居环境奖”;授予”北京奥林匹克公园环境建设项目”等32个项目为2008年”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

为保证评审工作的公正性,增加评奖工作的透明度,现将评奖结果进行公示,以广泛接受社会监督。公示时间为:2009年2月25日至3月5日。如有不同意见,请在公示期间以书面形式将反映的情况寄(送)至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城市建设司(邮寄的材料以邮戳日期为准)。单位反映情况要加盖公章,个人反映情况要签署真实姓名,并留下真实的联系电话、地址、邮编。

来信请寄:北京市海淀区三里河路9号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城市建设司

邮 编:100835

联系电话:(010)58933661

传 真:(010)58934664

附件:2008年中国人居环境奖获奖城市(项目)名单

附件:

2008年中国人居环境奖获奖城市(项目)名单

“中国人居环境奖”获奖城市

江苏省南京市

陕西省宝鸡市

“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获奖项目

1、北京奥林匹克公园环境建设项目

2、北京市西城区金融街片区绿化建设项目

3、上海市金山区廊下镇中华村村庄整治项目

4、上海市闵行区市容环境综合建设和管理项目

5、天津市桥园环境综合整治项目

6、天津市外环线绿化带建设项目

7、山西省晋城市城市东、南出入口生态修复工程

8、吉林省长白山二道白河生态景观工程

9、辽宁省大连市旅顺口区环境整治项目

10、沈阳建筑大学新校区校园环境建设项目

11、山东省莱芜市牟汶河城区段水环境综合治理工程

12、江苏省淮安市中心城区物业管理与社区服务项目

13、江苏省江阴市申港镇人居环境建设项目

14、江苏省常熟市沙家浜镇生态环境建设项目

15、江西省赣州市村庄环境整治项目

16、安徽省芜湖市九莲塘地段棚户区环境综合整治工程

17、安徽省合肥市清溪路垃圾填埋场综合整治工程

18、安徽省池州市城区环境综合整治项目

19、浙江省杭州市中山南路综合保护工程

20、浙江省杭州市国家高新区(滨江)农村住房改善项目

21、河南省新安县生态环境建设项目

22、湖北省咸宁市淦河水环境治理项目

23、湖北省钟祥市莫愁湖水环境治理项目

24、湖南省长沙县城市管理与市容环境建设项目

25、广东省梅州市城市公厕可持续发展新模式项目

26、广东省湛江市生态保护及城市绿化建设项目

27、广东省中山市村村通自来水工程建设项目

28、四川省双流县城镇改造综合整治工程

29、四川省遂宁市涪江(城区段)环境综合整治工程

30、宁夏回族自治区石嘴山市北武当生态建设项目

31、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伊宁市南市区历史文化遗产保护项目

32、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布尔津县生态保护与城区绿化建设项目

Technorati :

那些兄弟

  总要有个地方,你可以半年不回去,一年不回去;但只要你回去,你的书店酒吧、街头路口,就仍然是你的伸手可及、安稳踏实的世界。你会想,这是我的城市。

  总要有这么些人,你可以半年不联系,一年不联系,也不会有特别的想念;但只要见面,就绝没有交流的障碍,哪怕话还没说出口,叹的一声气,便让那人懂了。你会想,这是我的兄弟。

  你们曾经放学同路,住宿同屋;你们一起打球打架,一起网吧通宵。你们不需要手机便记得对方的生日,到那天会买了蛋糕拎到家里。你们熟识对方的父母,因此哪怕过年没回家,也会有个中午,你家里坐得满满当当,谈笑风生;并且你们的父母也熟识对方的父母,因此在那还没有手机的年代,夜半不归时,两三个电话也能轻易地找到你们的去处。你们之间的书碟、车钥匙和打火机总是不清不楚,欠账还钱算得稀里糊涂;一清二楚的则是对方的酒量,明明白白的是对方喜欢过的姑娘。

  有一天,大家都如鸟兽散,忽然离开了这个城市,我们的故事,有人当作历史,有人当作传说,而我们则称作:往事。你在北疆,他在南国,西域登高,叵望东洋。那时候你们胸中都有理想,但是身边都没姑娘。苦了累了,悔了乱了,有些事,只能跟兄弟们讲。只有这些人,你不在意他们知道你的糗事,不在意他们了解你的怯懦,不在意他们不留情面的批评,和直截了当的反对。

  又忽然有一天,大家回来过年,都先后搂着个姑娘,吃饭的时候,一桌子渐渐坐不下了;KTV或是打麻将的时候,小包是坐不下了。打着打着游戏,会有准丈母娘的姐夫打电话来叫去换灯管;喝着喝着啤酒,会有人看表送女人回家,而不再能吃串聊天到后半夜天发白。但是你知道,你真真切切的知道,你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地知道,他们仍然是你可以半夜三更打电话叫出来压马路的兄弟。你就是知道。

================== 讲故事的分割线 ==================

  有一天,和他们第一次去pub通宵,昏暗灯光下的喧闹,一切都不太真实。我很快发现我不是那个想醉的人,不管有多少纠结的事情,我至少在朝前走;不管是多么两难的抉择,我至少还有选择。而有时候,有的人,用酒精放倒自己,也并非能全然归罪于信仰和坚强。
  我见过那些被伤害的人,他们时常沉默,偶尔微笑;我也见过那些被很多次伤害的人,他们时常微笑,偶尔沉默。
  我听到一个活生生的故事,从而我知道,我在深圳抱怨食堂不合口味的时候,离我半个小时车程的地方,讲故事的人在维持每天3、4个小时睡眠的生活,他要以一己之力,从一个踏遍深圳高楼大厦的小小业务员,变身为一个能靠自己的业绩养活自己下半生的人。他整整半年没赚过一分钱,因为每一个工资日他都请老大吃饭唱歌,将刚发的钱花得精光,就为了有朝一日或许大概可能的机会。他要伺候着广东老板,江苏老板,香港老板,台湾老板……吃饭,喝酒,嫖娼,行贿,这些事情都是他的必修课。喝到胃出血住院则是不请自来的大作业。我真的讶异,那个讲故事的人,这同样的两年,和我处在同样的城市么?为什么我的深圳是草绿色的,阳光沃野;而他的深圳是酒红色的,霓虹明灭。那个人最终回了宝鸡,他得到了他的机会,却没能抓住;他离开他的深圳的同时,也离开了他的姑娘。而我只是在想,没有经历这样的生活,对我究竟是幸或不幸呢?
  我听到又一个活生生的故事,他和她都毕业了,他争取到了北京的工作,却没能坚持不可把握的未来–他就从来不是一个能够为自己多坚持一会的人–所以北京也只是他短暂的一站,我24#的宿舍里现在还铺着他留下的军用被褥。而她却千方百计地联系到北京的工作,几乎就要成行。这是表面看来简单温暖,实际上却心思沉重的一对儿,因为他们甚至都没和对方商量。回宝鸡的第二天他就被新工作带到了杳无音信的大山里,而一个月后相见,叙述和解释之后,一次放弃带来了另一次放弃–这简直就是又一个欧·亨利的故事。现在他们在宝鸡,有自己的房子,筹划着结婚的事情,沉浸在小小的幸福中,只是北京变成了遥远虚无的一个念想,变成反反复复握不住的那粒砂。但我觉得,这个世界上其实有很多种幸福。
  还有很多的故事,在这个世界上沿着自己的轨迹义无反顾地运转,听到别人的人生,只能让我感慨,有多少理想,人就可以失掉多少理想;需要多么坚强,人就可以多么多么坚强。

  我即将离开这故事汇集的宝鸡,和前几年不同,我没有热心拉聚,也没有匆匆来去,这些天,也就是和那些兄弟混在一起,诉自己的苦,听他们的苦;看他们的幸福,想自己的幸福。
  看到别人的人生,也会禁不住急着去握紧自己的。

返回宝鸡

  家乡话听着那么舒坦,走进院子,家里的灯亮着,当时就冲动像小学放学后那样对着阳台喊娘。一楼的走廊灯还是有问题,旁边又起了两栋大楼。

  除了没赶上火车,转乘飞机回来这件十分JP的事情,一切都很完美。

  上飞机前接到了offer,宽慰了一下郁闷充斥的小心脏。钱SJ的电话,接通后说:我有好消息要告诉你哟~我说:那我认真听着。

  这个混乱的年代,近期会放出总结,那种对各位没什么审美意义或许有点8g意义,但对我则负有重大的记录意义的文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