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投资

读了《创新者的窘境》

这本书解释了为何最优秀的企业也难以防范破坏性创新。

核心的观点总结为:优秀企业能够在延续性创新中胜出,但难以防范破坏性创新。原因在于其价值体系不支持将资源花费在前景不明的低ROE业务上,从而在破坏性创新达到爆发点时,已然落后。

作者提出了一个重要的概念:创新分为延续性创新(Sustaining Tec)和破坏性创新(Disruptive Tec),区别在于其价值主张是主流需求还是非主流需求作者发现:(1)大部分破坏性创新在一开始都是面向小众需求,在满足主流需求上远远落后,但随着技术进步至性能过剩时,所有技术满足主流需求都不是问题,当年的非主流需求成为产品差异化的核心要素,非主流需求成为主流需求。(2)优秀的企业有自己的价值网,他们对高ROE的追逐,其本质就是在自身价值网内的市场导向;如果消费者和投资者都不支持,企业不会将资源投入破坏性创新业务(哪怕他们早有技术储备),越是优秀的企业越是如此。所以在爆发来临时,原来技术领先的企业处于落后地位,企业的资源不能匹配新的市场需求。

技术的发展如上图中的S曲线,第1种技术的繁荣期时,第2种技术代表一种非主流的价值主张(如对于手机,主流需求关注CPU性能时,外观、轻薄就是一种非主流需求);而随着技术进步,两种技术都满足消费者的基本需求时,第2种技术在另一维度上的领先使得其价值主张由非主流成为主流(如对于手机,CPU性能过剩时,轻薄美观成为消费者购买的主要关注点)。另外,这里的纵轴,”产品性能”实际上应该是多维的。而第1种技术的优势企业很难决定过早推广第2种技术,从而在第2种技术爆发时成为落后者。

硬盘行业是典型的例子:生产硬盘的成熟企业在改善磁盘容量的延续性创新上处于优势,不管新的技术源于读写磁头的变化、新的磁盘结构,最先推出更大容量硬盘的总是原来的行业龙头。但每当容量增长趋于极限,破坏性创新都会出现——将硬盘尺寸变小。尺寸变小的硬盘面向完全不同的市场和客户,如8英寸硬盘面向服务器客户,而5英寸硬盘面向台式PC。服务器是主要的硬盘需求时,台式PC还是一个小众的、不盈利的市场,8英寸硬盘制造商的客户不需要更小的尺寸,如果他们要销售5英寸硬盘,就要布局新的销售网络、客户关系、品牌形象……即完全不同的价值网。对一个成熟企业而言,在难以预测的低盈利新市场做这样的投入,无论如何都不是明智的决定——我们看到了台式PC的崛起,但企业在那个时点看到的是多个有想象空间的新方向,10个中有9个都失败了。

同样的故事发生在3.5英寸硬盘受益于笔记本电脑的发展而爆发的周期里,5英寸的龙头希捷并未搭上车,甚至到他们推出3.5英寸硬盘的时候,也是为了自己的台式机客户——当时3.5英寸硬盘的容量已经能够达到台式机的要求。又如越野摩托对大马力摩托的替代,数码相机对胶卷相机的替代。值得注意的是价值网的定义,即同样的客户和市场需求;例如3.5英寸相对于5英寸硬盘用于新的笔记本产品,就是一种破坏性创新;而2.5英寸硬盘虽然比3.5英寸更小,但仍然是用于笔记本电脑,这就是一种延续性的创新。

故事总是经过这样几步:成熟企业研发出破坏性创新技术;经过市场反馈,成熟企业在战略上更重视延续性创新技术,而搁置破坏性创新技术;经过新兴企业的不断开拓,破坏性创新技术具备一定的市场,且高速增长;新兴的市场规模开始超过成熟市场,并且技术上的短板由于性能过剩,已经不是主要的竞争要素;成熟企业捡回当初搁置的技术,但为时已晚。由于优秀的成熟企业是专注的、追求确定性强的高ROE回报的,他们就不可能耗费大量资源在极大不确定的破坏性创新业务上,从而很难赶上破坏性创新带来的产品革命。如果我们认可企业的经营理念,就无法责备他们的落后,是为“创新者的窘境”。

关于这个问题的解决,作者给出了几个方案,如大公司下的独立小部门,如收购。在我看来,适者生存同样是商业市场的基本规律;强扭的瓜不甜,不如就让尘归尘,土归土,成熟企业也可以通过分红实现股东回报和资源重配置,何必要求自己华丽转型呢?况且,破坏性创新虽然看似是新产品破坏了老产品,但实际上要面对的是几乎不同的市场和客户。产品相似,市场不同;与市场相似,产品不同,似乎竟然是前者的转型更困难些。

最后是脱水指南。同大部分舶来的经管类著作一样,这本书本可以更简洁:核心的案例在第一章对硬盘行业的回顾之中,核心的观点在引言、第二章与书末的概要之中。如果没什么时间,其他章节不看也罢——但这本书的理论与案例确实值得深思,即便有些繁冗,多看看案例也好。

知识和智慧

  最近愈发觉得,知识和智慧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东西。

  多年来读书,领会每个方块字的涵义,将世代积累下来的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印入大脑,从日升月落到电子漂移,从罗马帝国史到随机数学模型,你逐渐学会了各种规律,明白在你和这个世界沟通的时候,什么样的输入会导致什么样的输出。你能够回答很多问题,它们都以”what”开头。但需要解决的问题,更多的以”how”开头。我现在常常怀疑,凡是能够检索得到的知识,有必要一定记在脑中么?而需要解决问题的时候,它们真的有用么?这个世界上,”鱼”越来越不重要,而”渔”则越来越有意义。

  理解自然运转的规律叫做知识,而理解人类博弈的真相叫做智慧。知识告诉你是什么;而智慧才告诉你怎么办。知识告诉你唯一解,而智慧告诉你解空间。需要解决的问题从没有标准答案,而最优解常常在一个有20年驾龄的老司机的脑子里,在一个恰好同时参与过两个项目的采购经理的脑子里,在一个土生土长的老村民的脑子里……一个好棋手不需要会解方程,但一定要懂得叫吃打劫;一个好的leader不需要懂技术,但一定要知道下属的能力范围,和他们的需要。一个好的投资者,知识大约只能帮你否定一家公司,但若要肯定一家公司,可能需要的事情是就不仅仅是知道这家公司在做什么,还有这些人在想什么。简单讲,亚里士多德虽然渊博,但是要想炒好股票,还得柯南来。

  这世界上,解释过去都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何况现在和将来?人心也是最艰深的学问,你偶尔会模模糊糊地知道一些真相,就发现,和自己原来想象的,还真是差了十万八千里。猜度这些骗子们在想什么,会如何做,实在是一件很有意思,又十分危险的事情。从这个角度讲,对你今后最有用的训练,不是编程解题,而是那种,要看住上家,控制下家,防住对家的……麻将吧?

赵丹阳:致投资者的一封信 – 2009

每年写一封信的赵丹阳同学又来了!巴菲特的虔诚学生,不断期望价值投资时代的到来。

参考阅读:20082007

================= 正文开始的分割线 ===================

亲爱的投资者:

您好!

2009年在充满希望和超过想象的发展中过去了,在此信托公司发行准备中的信托计划的管理团队向全体投资者祝福:新年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08年我们的投资回报率为4%,09年我们的信托基金本金净值为1.51,公司管理账户净值增涨超过100%,同期上证指数上涨50%,深指数上涨50%。跑赢大势,让我们对我们一直坚持的投资理念增添了很多信心,当然和市场中基金经理出身的优秀私募基金管理人相比较,我们的投资研究团队仍需要继续学习和努力。

回到股市,上证综指从07年最高位6124点下跌到最低位1664点,下跌了72%,09年初时我们断言将是出现大幅度恢复性上涨的一年,这一观点得到了市场的印证。从历史上看,主流市场在两年的时间里产生如此巨大的震幅仍属罕见。就今天的市场而言,股市已经恢复理性,股市未来走势将取决于对未来经济的预期和上市公司价值的理性回归,我们将看到在市场上回归主流的价值投资体系和深入研究精神的重建。

2010年将是各国缓步提升利率,关注控制全球高通胀的时期,全球经济将进入了一段较高通胀带来的高成长时期;尤其是进入二十一世纪后,清洁能源和环保需求将改变过去几十年的经济增长模式,我们期待着这种势在必行的变化带给证券投资领域主导趋势的演变。

2000 年美国经济进入顶峰,互联网的泡沫破裂使美国进入衰退期。格林斯潘为了挽救美国经济,01年9.11后又再次大幅降息,使03年美国利率降至45年最低点,在1%的位置停留了一年半,造成了美国的房地产泡沫,埋下了次债风波的种子。美国今天的实质问题是,过去20年大量的制造业和服务业转移至中国、印度,互联网和通讯泡沫过后,美国的创新又未跟上来,暂时没有形成大的新兴产业,而房地产和金融只能在低利率下暂时繁荣,不能作为主导产业长久支撑整个国家。今天,美国政府和家庭的资产负债表上大都是负债过多,需要”去杠杆化”削减负债率;更重要的是,产业的空洞化造成了企业和家庭的经常性损益受到破坏。如果说金融风暴是资产负债表的修正,那消费衰退就是企业和家庭损益表的修正。除非美国短期内形成一个总量很大的新兴产业,否则这种修正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回头看,格林斯潘只是运气不好,如果不是美国近年的创新没有跟上,世界将是另外一个演变过程。

中国2001年加入WTO后生产力得到了极大的释放,互联网通讯技术的普及使中国在承接全球制造业转移过程中受益匪浅。由于人民币和美元实质的类挂钩形态 [1],在出口产业占GDP比例越来越高时,按”蒙代尔三角”理论[2],中国央行操作的困难度越来越大。

2005年后,人民币升值的预期逐渐变成了全球共识,有日本的历史为鉴,加上美元的低利率和贬值压力,驱使全球资本都想进入中国,分享中国成长。伴随着出口的快速增长,更多的表现是外汇储备的暴涨。这么多货币进入中国后,主要的宣泄口就是房地产和股市,一个完美的泡沫形态在中国形成。如果上述原因带来货币数量的增加,那奥运会催生的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带来的就是货币乘数形成,两者相乘的结果就是人类的疯狂。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中国今天的痛楚是在走向市场化经济过程中必修的一课,就像97后大多数香港人不再会过度透支买楼买股。正如前日本央行行长所说,回头看1985-1989年的日本经济泡沫,即使重新演绎,也很难完全避免。

相比美国,中国的基本面要好很多,首先是政府和家庭负债率不高,尤其是家庭部分,高储蓄率使资产负债表上有大量现金,冬天来临之时有现金可以过冬。更重要的是,中国仍旧是全球制造业最有竞争力的地区,也就是说中国未来的损益表仍然是最坚挺的。

回到A股和H股,去年我们相信2009年中国股市将会形成重要的底部。今年2010年,我们今天的任务就是要寻找中国在经济结构调整中,在未来十到二十年能够代表中国参与全球竞争的企业,投资的本质就是分配资本,我们把资本分配给最有核心竞争力、最有效率的企业,从而促进社会的发展。大自然的春夏秋冬息息相生,每一轮严酷的寒冬将会淘汰那些内在体质不健康、不适合生存的物种,每一棵倒下的大树周围将会生出更多强盛的新苗–自然选择Natural Selection是推动自然界和社会进步的永恒动力。谁是中国未来的沃尔玛、丰田、微软、宝洁……彼得林奇一生寻找到很多 Tenbaggers[3],谁会是我们未来可以赚十倍的公司呢?

每个人的一生中,总会有若干次重大的机遇和挑战,在这些重要的转折关头,如何处理和面对将会对其一生产生决定性的影响,我们一起来分享约翰•邓普顿爵士的投资心得。

牛市因为悲观情绪而诞生,因为疑虑交加而成长,因为乐观情绪而成熟,因为亢奋狂喜而死亡。极度悲观弥漫时,正是买入的最好良机;而极度乐观洋溢时,正是卖出的最好良机。市场极度低迷之时,别浪费时间操心你的头寸萎缩或者亏损加大。不要和市场上其他人一样只知防御,相反地,你应该起而攻击,寻找纷纷中箭落马的价值股。

理智告诉我们,今天的行情已不同于2006和2007,也不会出现2008和2009,它绝不会再次以一种普遍大幅上涨和普遍大幅下跌的形态来完成,行情的发展会领先宏观经济数据,行业的发展会领先深沪指数,公司的股价会提前反映以上两方面,在2400到4000点的空间里,会有股票继续上涨,会有股票继续下跌,在大家都肯定了清洁能源,环保,医药,基建,铁路和机电设备和消费升级概念发展确定性,再加上高利差时代金融业的疯狂,我们的公司研究只要跟上这样的节拍。寻找行业中最好的公司作为投资对象,抓紧公司变化从量变到质变的拐点,在稳定的行情中发挥公司研究的优越性是我们理应擅长的投资方法。

2008年我们的信托计划

【转载】彼得林奇:12种关于股价的愚蠢且危险的说法

彼得. 林奇 :12 种关于股价的最愚蠢且最危险的说法

1 、股价 已经下跌这么多了,不可能再跌了

根本没有什么法则能够告诉我们股价会下跌到什么程度。

2 、你总能知道什么时候一只股票跌到底了

想要抄底买入一只下跌的股票,就如同想要抓住一把下跌的刀子。通常来说,一个更稳妥的办法是等刀落到地下后,扎进地里,晃来晃去一阵后停止不动了,这时再抓起这把刀子也不迟。

3 、股价已经这么高了,怎么可能再涨呢

关键是一只股票能够上涨多高并没有什么人为武断的上限。如果一家公司的发展前景良好,投资收益会继续增长,基本面也没有什么改变,仅仅因为 股价不可能再涨 就放弃持有这家公司的股票实在是太糟糕了。那些建议客户当投资上涨一倍就自动卖出股票的投资专家们应该为此感到耻辱和羞愧,因为如果投资者按照他们的建议操作的话,永远也没有机会抓住一只上涨 10 倍的大牛股。

4、股价只有 3 美元,我能亏多少呢。

不管你买入的是低价股还是高价股,选择一只错误的股票可能下跌的最大幅度都是一样的,最大亏损程度都是100%

5、最终股价会涨回来的。

只要想一下有上千家已经宣布破产的公司,还有那些虽有偿债能力却永远无法重现以前繁荣的公司,以及那些被其他公司以远远低于历史高位的股价低价整体收购的公司,你可能就会认识到 股价最终会涨回来的 这种观念是多么不可靠。

6 、黎明前总是最黑暗的

人们有一种心理倾向会这样认为:既然事情已经变得这么糟糕了,那么将来不可能变得更糟糕了。在黎明之前总是最黑暗的,但是有时在最后变得一片漆黑之前也总是最黑暗的。

7、等到股价反弹到 10 美元时我才会卖出。

根据经验,从来没有一只严重套牢的股票会如你所愿的反弹到你设定的卖出心理价位。…… 每当我陷入这种心理误区时,我都会提醒自己,除非我对这家公司有着足够的信心,在股价下跌时愿意追加买入更多的股票,否则我就应该立刻卖出这家公司的股票。

8、我有什么可担心的,保守型股票不会波动太大。

公司发展是动态的,公司发展前景是变化的,根本没有任何一只你可以不管不问只需一直持有的股票。

9、等的时间太长了,不可能上涨了。

每当我看到一只吸引我的股票的股价走势图像一块石头的心电图一样时,我都会把它当做一种强烈的暗示:下一波大涨快要到来了。…… 持有一家你非常喜欢而其他所有人都毫无兴趣不予理睬的公司股票,的确需要非同寻常的耐心。也许股价一直一动不动会让你开始想是不是别人是对的而我是错的,但是只要公司的基本面表明公司的发展前景良好,那么你的耐心通常会得到很高的回报。

10、看看我损失了多少钱,我竟然没买这只大牛股。

这种想法最糟糕的地方是会导致人们为了追逐最高的回报而盲目购买他们本来不应该购买的股票,他们这样做只是为了避免像以前一样由于错过大牛股而 亏损 掉一大笔钱。这样盲目投资经常会让他们发生真正的亏损,而不仅仅是由于错过大牛股而产生心理上的亏损。

11、我错过了这只大牛股,我得抓住下一只这样的大牛股。

麻烦在于被投资者寄予厚望的 下一个 极少能够像原来的成功公司那样取得巨大的成功 …… 。错过大牛股并不会让你发生任何亏损,而为了弥补第一个错误而犯下的下一个错误却会让你付出损失真金白银的代价。

12、股价上涨,所以我选的股票一定是对的;股价下跌,所以我选的股票一定是错的。

他们把公司的股票价格和公司的发展前景完全混淆在一起了。…… 短期内,你选择的股票上涨或下跌既不代表你的选股是正确的,也不代表你的选股是错误的。 …… 只能说明有人愿意支付更多或更少的价钱去购买同一只股票而已。

近期耳濡目染的股票投资箴言

1.股价的投机波动不会远离投资价值:股票的价值好像是往前走的人,股票的价格好像是被人牵着的狗。狗有时跑得快点,有时慢点,但总归要回到人身边的。

2.贴近市场:领先半步是先锋,领先十步是先烈。

3.风险控制的重要性甚至大于选股:少亏比多赚更重要。当你亏损50%以后,你需要盈利100%才能回到原来的水平。

4.股价永远等于未来现金流的贴现:股票投资的核心原理跳不出DCF估值理论和经典竞争论的范围,但大家对其中各个因素的解读各不相同。

5.做好功课:巴菲特说,不要投资你看不懂的公司。

6.二级市场投资和一级市场投资本质是一样的:买股票就是买切成一份一份的公司。在买蛋糕的一份之前先扪心自问,如果有足够的钱,你真的会把整个蛋糕买下来么?

7.要以勤补拙:有时你因为一些小胜利沾沾自喜,但是长期持续的盈利才是有意义的。比如搓麻将,新手上去啥也不会,也能胡几盘的,这说明不了什么。

8.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超额收益来源于市场有分歧的时候,发现市场的失灵才能带来超额收益,但是,要以严谨的逻辑来支撑。

9.股价变动反映的是利润的二阶导数:人们关注的不是利润有多少,而是利润增速的大小。

10.你应该有一半的时间在打电话:要不断地和行业内的人交流,了解大家是怎么想的,修正自己的逻辑。

11.坏公司很难变成好公司

12.抓住重点:观点背后的核心逻辑,逻辑背后的核心假设,公司的核心价值……

赵丹阳《致投资者的信》2008

  特别提示:去年的这个时候,07年岁末的狂热下,号称”中国私募教父”的赵丹阳将”赤子之心”名下的所有信托清盘,在致投资者的信中,他为跑熟大盘向投资者致歉,并且宣称”就我们的投资能力,已找不到既符合我们投资标准又有足够安全边际的投资标的。”他认为A股的合理点位是3500点,而那时5000点的山峰上,还有很多人红着眼杀向梦想中的8000点。坚持自己投资理念的赵丹阳,选择了出局。
  而在两个星期后的08年1月中旬,A股开始高位跳水。

  如果去年的赵丹阳,让我看到了价值投资者的倔强,那么这时,我看到了价值投资者的理想。

  全文如下:

亲爱的投资者:
  2008年中国发生了太多的事情,终于过去了,2009年将会是充满希望的一年。在此,赤子之心向全体投资者祝福:新年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08年赤子之心香港基金投资回报率为-18.84%,同期恒生指数下跌48.3%,国企指数下跌51%。从绝对回报看,我们深表歉意。

  回到股市,上证综指从07年最高位6124点下跌到最低位1664点,下跌了72.83%,国企指数从07年最高位20609点下跌到最低位4792点,下跌了76.75%。从历史上看,主流市场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产生如此巨大的跌幅实属罕见。就今天的市场而言,股市泡沫已基本洗净,股市未来走势将取决于对未来经济的预期。

  1980年美联储前任主席Volcker将利率提升至20%时,全球的恶性通胀终于被塞回了魔瓶,全球经济进入了为期二十多年的低通胀高成长时期,尤其是进入九十年代后,互联网极大地提升了全球人类社会劳动生产效率,让全世界更多的人分享了全球经济的增长。美国、欧洲、日本、中国、俄罗斯、印度不再是割裂的经济体,彼此之间互相影响,全球经济进入一体化年代。

  2000年美国的经济进入顶峰,互联网的泡沫破裂使美国进入衰退期。格林斯潘为了挽救美国经济,01年9.11后又再次大幅降息,使03年美国利率降至45年最低点,在1%的位置停留了有一年半,造成了美国的房地产泡沫,埋下了次债风波的种子。美国今天的实质问题是,过去20年大量的制造业和服务业转移至中国、印度,互联网和通讯泡沫过后,美国的创新又未跟上来,暂时没有形成大的新兴产业,而房地产和金融只能在低利率下暂时繁荣,不能作为主导产业长久支撑整个国家。今天,美国政府和家庭的资产负债表上都是负债过多,需要”去杠杆化”削减负债率,更重要的是,产业的空洞化造成了企业和家庭的经常性损益受到破坏。如果说金融风暴是资产负债表的修正,那消费的衰退就是企业和家庭损益表的修正。除非美国短期内形成一个总量很大的新兴产业,否则这种修正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回头看,格林斯潘只是运气不好,如果不是美国近年的创新没有跟上,世界将是另外一个演变过程。

  中国2001年加入WTO后生产力得到了极大的释放,互联网通讯技术的普及使中国在承接全球制造业转移过程中受益匪浅。由于人民币和美元实质的类挂钩形态[1],在出口产业占GDP比例越来越高时,按”蒙代尔三角”理论[2],中国央行操作的困难度越来越大。

  2005年后,人民币升值预期逐渐变成了全球共识,有日本的历史为鉴加上美元的低利率和贬值压力,驱使全球资本都想进入中国,分享中国成长。伴随着出口的快速增长,更多的表现是外汇储备的暴涨。这么多货币进入中国后,主要的宣泄口就是房地产和股市,一个完美的泡沫形态在中国形成。如果上述原因带来货币数量的增加,那奥运会催生的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带来的就是货币乘数的形成,两者相乘的结果就是人类的疯狂。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中国今天的痛楚是在走向市场化经济过程中必修的一课,就像97后大多数香港人不再会过度透支买楼买股。正如前日本央行行长所说,回头看1985-198*9年的日本经济泡沫,即使重新演绎,也很难完全避免。

  相比美国,中国的基本面要好很多,首先是政府和家庭负债率不高,尤其是家庭部分,高储蓄率使资产负债表上有大量现金,冬天来临之时有现金可以过冬。更重要的是,中国仍旧是全球制造业最有竞争力的地区,也就是说中国未来的损益表仍然是最坚挺的。

  回到A股和H股,我们相信2009年中国股市将会形成重要的底部。我们今天的任务就是要寻找中国未来十到二十年能够代表中国参与全球竞争的企业,投资的本质就是分配资本,我们把资本分配给最有核心竞争力、最有效率的企业,从而促进社会的发展。大自然的春夏秋冬息息相生,每一轮严酷的寒冬将会淘汰那些内在体质不健康不适合生存的物种,每一棵倒下的大树周围将会生出更多强盛的新苗–自然选择(Natural Selection)是推动自然界和社会进步的永恒动力。谁是中国未来的沃尔玛、丰田、微软、宝洁……彼得林奇一生寻找到很多Tenbaggers[3],谁会是我们未来可以赚十倍的公司呢?

  
  每个人的一生中,总会有若干次重大的机遇和挑战,在这些重要的转折关头,如何处理和面对将会对其一生产生决定性的影响,我们一起来分享约翰·邓普顿爵士的投资心得。

  牛市因为悲观情绪而诞生,因为疑虑交加而成长,因为乐观情绪而成熟,因为亢奋狂喜而死亡。极度悲观弥漫时,正是买入的最好良机,而极度乐观洋溢时,正是卖出的最好良机。市场极度低迷之时,别浪费时间操心你的头寸萎缩或者亏损加大。不要和市场上其他人一样只知防御,相反地,你应该起而攻击,寻找纷纷中箭落马的价值股。

  2008年1月2日A股信托清盘前夕,我们在致投资者的信中,提出了若干个问题:什么样的公司值得长期拥有,什么样的公司只能阶段性持有;自我的恐惧和贪婪,宏观经济和通货膨胀。到2008年底,我们已经找到了大部分答案,对于其他仍然困惑的部分,我们期待09年和投资大师巴菲特相遇时,得到求证。我们会用一生的时间去完善我们的投资理论体系。

  赤子之心,坦诚伴您。

  赤子之心总经理 赵丹阳

  2008年岁末

Technorati :

老帖重读

我们最缺乏却最不可或缺的能力——独立思考
— by裴明宪
平时我经常阅读与金融界的时事新闻和职业规划有关的网站和论坛,以防自己在不经意中落后于时代。在国内和国外,有许多非常深刻而又活跃的金融类交流社区,例如Doostang, iBanking Oasis以及MIT BBS等等。我从来就不是社区的活跃成员,只是偶尔观看讨论合集,并争取从那些更有经验的人笔下学到更多东西。
后来,我逐渐发现了国内和国外社区的一个重大区别(我说的“国内社区”包括所有中文社区,例如水木社区,以及设立在美国的MIT BBS) ——相比那些出生在美国、欧洲或澳大利亚的金融从业人员,我们中的大部分人都缺乏独立思考的习惯,而且习惯于把一种偏见强加于另一种偏见之上。在任何讨论中,我们都喜欢采取过于强硬、甚至是人身攻击的态度,而且每个人都希望证明自己是正确的。总而言之,作为出生在中国并在中国接受大部分教育的人,我们经常显得过于顽固地坚持一些所谓的“普遍真理”,而不是根据具体情况进行具体分析。此外,我们还缺乏心平气和地讨论问题的心态。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假设你对自己的职业生涯发展不确定,不知道该去一个价值型对冲基金(Value Hedge Fund)还是去一个中型投资银行(Middle Market IB)做股票研究(Equity Research)。当你到Doostang去寻求帮助时,热心的讨论者会告诉你:
“这完全取决于你的职业偏好,你的背景,以及你对未来的态度。对冲基金的文化和投资银行非常不同。你喜欢深入研究公司的基本面,还是喜欢每天和客户打交道?当然,薪水可能有很大的不同,我无法确定。哪位朋友在对冲基金做过研究?或许他可以帮助你。”
接着,你可以把自己的大致背景和职业生涯规划告诉他们。会有一些入门级、中级甚至高级的金融从业人员和蔼地开导你。一个人会说:“我个人比较喜欢投资银行,毕竟你和一个团队在一起工作,而且这会大大地锻炼你的交流能力。对冲基金的规模再大,毕竟比不上中等投资银行。况且,在投资银行做股票研究的经历可以帮助你未来成为基金经理或私人股权公司的工作人员。”另一个人可能会说:“我建议你最好选择对冲基金,因为它们的工作和生活更加平衡,而且你能够真正学到怎么做投资,而不是仅仅写报告让客户高兴。如果我是你,我肯定会去买方,而不是卖方。”

以上的交谈都是用英文进行的,如果你的英文阅读能力不错,那么你将在Doostang或iBanking Oasis得到一些非常中肯的评价。无论如何,你会感觉自己受益很大,对前途看的更清楚了。
可是,如果你把这个话题贴到水木社区,北大未名BBS或MIT BBS上,等待你的又是什么呢?这要看运气,有时候人们也会提出宝贵意见,但是在大部分情况下,在十几个回复之内,你的主帖下就会充斥许多互相攻击和不知所云的帖子,下面是一些样本:
用户甲说:“投资银行都是骗人的!你看过投行的研究报告吧,和娱乐记者写的东西没有区别。而且现在投行研究部的工资越来越少了,你去了就等着挨饿吧。我简直想像不出来,作为卖方分析师你能干嘛,其实你啥都锻炼不了。对冲基金至少比投行好。”
用户乙(可能是一个在中金研究部实习的小伙子)立即大怒地回帖:“你真是无知者无畏。你知道研究业务在大中华区是多么吃香吗?你觉得一个10亿美元规模的对冲基金带给你的锻炼能够比得上一家年营业额几百亿的投行吗?我看你就属于那种根本进不了投行面试的人,你只管在那里误人子弟吧。”
用户丙(据说是一个物理学博士)慢条斯理地出来说:“你们说的都没有用。无论去对冲基金还是去投行,做股票研究肯定没有前途。实话告诉你们,现在投资分析已经数理化了,数量分析师(Quant)才是唯一有前途的。你知道伦敦城的数量分析师能赚多少吗?做股票研究,是夕阳产业中的夕阳产业。趁早转行吧。”
用户丁(某个IBD的Senior Associate)说:“难道你没有考虑过IBD吗?事实证明IBD在长期内是最能够锻炼人的,而且工资也很高。现在有许多股票分析师转行到IBD,或者去做Sales。无论如何,我觉得IBD是最好的,所有部门的人都想来IBD。”
用户戊(很可能刚刚输掉一个IBD的终面)怒不可遏地回复道:“什么IBD,狗屁IBD,整天做一些华而不实的PPT来蒙骗客户,连简单的VBA程序都不会编。你们除了骗人还会干什么?只管去吹吧。还有,那个自称做Quant很赚钱的人也别太高兴,次级债危机就是你们这些Quant搞出来的,到时候你们也只有死。认命吧。”
好吧,这一路下来,你究竟学到了多少东西?除了骂人、转移话题和混淆是非的能力之外,你可能没有学到什么。人身攻击只是一个方面,关键在于,大部分讨论者都没有注意“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他们会说:“某某部门好,某某部门坏”;可是他们不会说:“根据你的实际情况,我认为某某部门可能是更好的选择”。
如果你有幸光临MIT BBS的金融求职版,你会发现那里的人整天为“做数量分析师好还是做交易员好”或者“IBD有没有技术含量”这些万年没有答案的问题纠缠不清。另一些富有争议的话题包括:“股票研究是不是死了”,“买方分析师有意义吗”,以及“管理咨询和投资银行哪个更锻炼人”——不用说,这些问题最后没有一个不演变为集体攻击与反攻击。数学好的人会大肆鼓吹数量分析师是最好的,既有技术含量,又安全稳妥,而且工资也很好;数学不好但喜欢吹牛的人会大肆鼓吹IBD是多么伟大,真正有水平的人都来自IBD等等;喜欢读财务报表的人则会坚持说股票研究能够产生真正的天才,而其他部门在忽悠人之后都不会有好下场。大概在三五个帖子之后,他们就会开始闹的满脑子不快。
这种讨论,对于已经很熟悉职业发展的专业人员来说,或许不会产生负面影响,因为他们已经懂的够多了;但是对那些有志于从事金融业的学生,或者刚刚开始从事金融业的分析员们来说,危害可能相当巨大。我记得很久以前某一天,一个同学眼泪汪汪地告诉我说,他没有办法从事金融了,因为他不会推导Black Scholes公式,也不会C++编程。我对他说:“那些都是做衍生品和数量分析的人使用的,你做其他部门很少会用到。再说,即使你现在从头学习C++, 也不算太晚呀。”那个同学又悲伤地说,他觉得从事基金或投行事业的人都是数理天才,而且还是编程天才,自己注定没有活路。
后来,我总算弄明白发生什么了——原来,某BBS的金融职业规划版突然来了几个做过数量分析师的金融工程学硕士,他们不停地鼓吹建模和编程已经成为金融界的一切,如果你不会从头到尾推导Black Scholes公式那就等死吧,而且你还得会Matlab, 并且熟练掌握C++, 至少编过三十万行代码……于是,数理能力不太强、没有编程经验的经济学、金融学或社会科学学生们被搞的灰头土脸,产生了严重的自卑情绪。

可是仅仅三天之后,情况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一个成功的IBD工作人员在那个版面贴了自己的职业生涯感悟,总结说做金融唯一重要的是语言文字表达能力(其实就是吹牛的能力),再加上做PPT的能力,还有就是你要特别会经营关系。他还非常武断地说,技术的作用非常小,其实是用来忽悠人的;高学历也没有作用。于是,经济学和社会科学学生们开始扬眉吐气,数学、物理和计算机高手则开始灰头土脸。如此反复再三,所有想从事金融业的年轻人都会被搞的倒了胃口,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
在世界上的诸多悲剧中,最大的悲剧就是不会独立思考,而且打击他人独立思考的情绪。这个世界上没有一条通向成功的不变的道路——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太可能有。当美国、欧洲和澳大利亚的年轻工作者把“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和“个人的职业生涯兴趣”放在第一位时,我们的年轻人却总是喜欢武断的决定——某个东西肯定是最好的,某个东西肯定是没有前途的,你肯定应该从事某个职业,无论你是不是觉得它很无聊,仅仅是因为它能给你很多钱,或者它能够“旱涝保收”……最后,如果你不采纳他的建议,坚持认为别的东西是最好的,他就会攻击你,说你选择了大错特错的道路,将来肯定会被解雇或者干脆流浪街头讨饭。
每个行业、每个部门都会产生天才和伟人。卖保险的经纪人可以成为巴菲特,投资银行家可以成为黑石公司的创始人,交易员可以成为索罗斯,数量分析师则可以成为Jim Simons 那样年薪十几亿美元的对冲基金经理——不过,这些人肯定不是听到别人说“某某行业旱涝保收”或“某某职位薪水最高”就一拥而上的那种人。我们这一代人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一方面自视颇高(动辄以超级金领或未来的巴菲特、索罗斯自居),另一方面却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兴趣和道路何在,也从来没有锻炼起独立思考的能力。或许这才是我们与那些发达国家的年轻人最大的差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