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文字

真相

  从前崇尚善良,后来怀疑真相。坊间席上,每一个逻辑都略显端庄,每一个传言都杀机暗藏。言语背后是期望,观点背后是立场,不猜心如何运筹帷幄,不揣意怎么决战沙场?而那些冷冰冰的史书背后,有多少一将功成万骨枯的王侯,有多少不为人知的成王败寇,人生百年昙花一现,后来的人,谁还记得公元年月日,某某某和某某某的一杯酒?

  聪明的你呵,能不能告诉我,什么是故事的真相?   

  从前相信爱情,后来怀疑真相。你第一个和弦就命中我心脏,我最后一次微笑才让你悲伤,难道说谎是为了理想,难道强颜欢笑是为了地久天长?谁家女儿窈窕,巧笑有毒,温情似刀;谁家少年俊俏,阵前千夫长,帏间负心郎。等到老了容颜,变了模样,劫波渡尽,遍历沧桑,那时还觉得值得不值得,舍得不舍得,究竟该慧剑情丝斩断,还是该怜取眼前人?究竟是命中注定三生缘,还是荷尔蒙出错?

  亲爱的你呵,能不能告诉我,什么是爱情的真相?

  从前执念信仰,后来怀疑真相。我听说世界尽头,万物生长;我听说以神之名,尽沐荣光。我听说那一笔可勾消你年少轻狂风流帐,我听说那一句可道破你千世万劫不悟的迷惘。你究竟该从善如流,还是该江湖放浪;你究竟该谨慎钻营,还是该悯下傲上?醍醐难解,有什么放不下,人生如昙花岁月似流沙;生死无算,为什么恋这尘世,把那一身情仇招惹?

  全能的你呵,能不能告诉我,什么是生命的真相?
  

圣光棍节祷词

  当星辰划出神秘的弧线,弦月涌动莫测的明灭,神圣庄严的剩·光棍节即将到来,江湖上无数WSN们将怀着对美好生活的热爱,对ppmm的垂涎,和怀春不遇的无边哀怨,迎来他们生活中的又一个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节日,彰显面包没有的mm没有的但是过不了情人节光棍节哥还是能过的。

  那些踟蹰而行的光光们,他们努力工作,他们主动让座,他们奔忙在这城市的每个角落;他们静候神迹,他们执着不疑,他们为街边相遇的每个ppmm献上眼角余光;他们聚众喝酒,他们聚众赌博,他们聚众围观最好哥们的婚礼,然后久久不离去。

  他们有时是这片厚土上无可奈何的独行客,有时是你爱我我爱她她又不爱我的迷局中的纠结者。他们有时在花丛中游历而过不摘一朵,他们有时深更半夜仍然捏着一张皱巴巴的照片躺在被窝。

  让我祝福你,作为一个无所畏惧的光光,世间羁绊事,与你只若蚊叮虫咬,痒则痒矣,挠挠即可。你仍可继续相信爱与和平与青蛙配公主之传说的存在,痴心紧裹,豪气暗生;一念出四象,提剑入江湖。

  有人说男人寻找女人,正如亚当寻找自己丢失的肋骨,一天找不到,胸口便隐隐痛。其实你所期冀或许只是你的围城,你所厌倦或许亦是你的福祉。你逃离了很多东西,比如烧饭,尿布和丈母娘;你拥有着很多东西,比如电动,AV和啤酒。你要顶住舆论的压力,来自你的爹,娘,和三姑六姨;你须葆有光光的优秀品质,那是比小强更顽强的生机,比韦小宝更博爱的心肠,比你娘更精湛的厨艺,比你爹更和善的脾气,比草原上的鹰更犀利的眼力,比眼镜匪手中的AK47更猛烈的火力……唯其如此,你方可再无犹疑,静待丘比特的神箭洞穿你的心房。

  那么讲一个冷笑话。很久很久以前,上帝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后来换了一个口吃的上帝,他说要有光、光……于是就有了光光。那么冷笑话讲完了。那么在此祝建川,小黑,尚大嘴,陈大头,小新,hapollo,borges,xdd(添加:蛐蛐同学,黑胡椒同学)……童鞋节日快乐!并对davis和二师兄进行除名表扬。那么Amen。

无题

  在成长得宠辱不惊、炎凉无惧之前,一个人要经历多少次对内心的怀疑和拷问?曾经的年少轻狂,曾经的书生意气,熬得过几个一穷二白叮当响的年头?胸有山河之志,也许不过美人关;腹藏韬略之书,或许不通人情事。你不知道该相信进化论,还是你引以为傲的理想;你不知道该维护尊严,还是你愁肠百结的爱情;你更加不知道,你的未来,那无限的可能性中的一种,究竟是国王的金羊毛,还是皇帝的新装?

  你又可有勇气,直面这世事无常。快乐忧伤,剪不断理不清,短短长长;韶华流光,抓不住留不下,岁岁枯黄。一转身是千帆过尽的澄明心境,还是山重水复的老调文章?你的青春因谁而起,又被谁着色?眼角眉梢,飞短流长,你又怎说得清是不是误会一场。你出让了了最柔软的地方,假若沙砾没能磨成珍珠;你熬过了整个冬季,假若等来的不是春天……你又能如何,你又能如何?  

  在那些又美好又温暖的故事里,他们相信简单道理,平凡逻辑,青蛙的理想就是等待公主,骑士的宿命就是拔出宝剑,没有意外,无须怀疑;因爱之名,遍生奇迹。在那些又悲伤又冰凉的故事里,他们曾指太阳、宝剑和眼睛起誓,永不背叛梦想;但岁月洗尽铅华,俗事磨尽荣光。铮铮铁甲尘中掩,锃锃宝剑壁上鸣;传说里的人和事,只有一两个盲歌手,夜幕下,酒馆中,幽巷里,轻轻唱。

  强极则辱,慧极必伤,情深不寿。只愿一日心期千劫过,有一天即便追忆,亦可珍藏;历尽苦乐,不失昂扬。那时我或可直面,这个年纪,我的轻狂,我的理想,和我深爱的姑娘。

【转载】是否有这样的男子 by 钱海燕

  那还是大三暑期的实习,盼盼同学拿了一本钱海燕同学的《裙子和裤子》。那次我第一次见到这篇文。
  对”小女贼”系列的绘本很喜欢,买齐了送皮鞋猪同学。而对这篇文的意味却是把玩到自己也要仿写出来,却从来没有人家活灵活现,温情自然。
  这次在水木十大上又看到,搜到原文,转在此。转手也许多次,但我很确定,原题是:《是否有这样的男子》。
  理想主义的爱情从来可敬,即便有时可笑。

  ※有点害羞,但曾在分别的街头,大声说我爱你。

  ※同我去庙里求签,轻轻捉住我的手一同跪下。

  ※言而有信。

  ※从来不迟到–我迟到他不会生气。

  ※急着看我新的画和字,笑,说好喜欢!

  ※拥抱得很久、很紧–每次我起身时几乎是需要慢慢推开他。

  ※睡得比我迟一点,醒来早一点。

  ※朦胧醒来轻呼我的名字–没有呼错。

  ※记得我的日期、鞋号、密码、最怕的事。

  ※我很怕虫子,见到虫子大声尖叫他不会笑我。

  ※雨后的早晨我去花园,用小树枝把爬到路上来的蚯蚓送还草地–他在一边帮我。

  ※笑起来像个坏蛋–其实不是。

  ※不舒服时,请假带我去看医生,回来路上买冰淇淋作奖励。

  ※开车绝不喝酒,让我系上安全带。

  ※帮我做家务,每天。边做边聊天。

  ※常常帮助别人–不为什么。

  ※答应我:永远不。

  然后永远不。

  ※一边吹口哨一边修马桶。

  ※说:希望你是我的女儿!

  ※白煮蛋的黄可以给他吃。

  ※雨天散步,背我过积水,说:你还可以再胖一些呀。

  ※吵嘴时不会一走了之。

  ※错了会认错。

  ※阅读女士脱毛器的说明书然后教我。

  ※我说笑话他笑。

  ※以前当过兵–给我讲打仗的事(不知是真是假)。

  ※逛街时我看中同一款式三种颜色的裙子,他说:都试一遍好了。

  ※试鞋时,他把我的卡通袜叠叠塞进上衣口袋。

  ※常常说–有我呢!

  ※事情过了才告诉我,轻描淡写。

  ※指甲整齐干净,喜欢我替他剪指甲。

  ※我做的菜他每样都爱吃,要求明天再做。

  ※小孩子都喜欢他,常常在楼下玩一裤子泥回来。

  ※轻轻拧开我拧不开的汽水瓶。

  ※忙时给我订机票,让我带父母一起出去玩

  ※告诉我–24小时随时打电话。

  ※告诉我–不要省钱。

  ※去义务献血,回来笑嘻嘻掏出一块”福利饼干”给我尝。

  ※偷偷买一件两人合穿的雨衣放在车上。

  ※我喜欢赤脚,他在副驾驶位脚下铺一小块羊绒毯。

  ※留言时画一个小老虎头当签名。

  ※偶尔叫我妈妈!

  ※说谎时结巴。

  ※与人争论时,听上去像是解释。

  ※教我滑旱冰,扶着我跑了快一千公里。

  ※从不上网聊天。

  ※他的秘书说帮他缝上脱落的纽扣,他说谢谢,不用。

  ※送我的花是盆花,替我浇水。

  ※和我下围棋,允许我悔棋。

  ※他其实很早就对他的父母说起我······

  ※喜欢运动,带我去招待女宾的俱乐部。

  ※穿十年前的牛仔裤依然合身。

  ※自己动手做我画画用的拷贝箱。

  ※他养了一只大狗,他的狗喜欢我。

  ※吵嘴时我要他还我送他的维尼熊,他坚决不还!

  ※我不辨方向,他体内有指南针,说–跟牢我。

  ※吃我吃剩的东西。

  ※我失眠时他陪我聊天。

  ※她以前的女友有困难会来找他。没有困难则不会。

  ※手上有一道伤–和几个小流氓打架时捏住对方的刀。我警告他下次不要这样了,他点头一笑不答。

  ※我洗澡时他拿了本杂志进来坐在马桶上看。

  ※比我高,我取不到的东西让他取。

  ※重大的事情和我商量,比如明年的投资计划、周末野餐带不带烧烤架、晚饭吃大白菜还是小白菜。

  ※站在商店的洗手间外面等我。

  ※我感冒了,他还是会用我的杯子喝水。

  ※打电话嚷:我办公室的热带鱼生小鱼了!

  ※和大人在一起像大人,和孩子在一起像孩子,和狗在一起像狗。

  ※钱不会多到要别的女人替他花。

  ※喜欢我,从未犹豫,从不和别的女人比较。

  ※必须非常合心的东西才会买–买时不问价格,然后用很久很久。

  ※火车站接我,早到十分钟,带一盒蓝莓酸奶。

  ※常常央求我唱一支歌。

  ※我买给他的东西都合他心,不转送人。

  ※身上的味道很好闻,但他自己不知道。

  ※逛街回家,一只眼看电视球赛一只眼看我试新衣。

  ※对女人有风度,也有距离。

  ※有了他,电脑罢工不必彻夜痛哭。

  ※很少叹气。

  ※不想当官。

  ※真的可以随时找到他!

  ※和他在一起不怕死–也不害怕活下去,活到很老……

Technorati :

所谓天蝎

  天蝎作为敌人,执拗一筋而孩子气,必要用莫大的自尊,将自己逼入极端和死地。

  天蝎作为朋友,才华横溢而孩子气,从来潇洒合群,也从来苛刻挑剔。

  天蝎作为恋人,阳光明媚而孩子气,天生懂得用巧笑与毒舌,带给人铭心苦乐。

  从前这世界波澜不惊,上帝说,要有天蝎。于是世上,有了悲喜。

一周盘点(20080616-20080622)

关键词:知不知
  一个人需要多少摸索与追问才能了解自己,那些成见与块垒,情绪与观点,有多少出自本性,又有多少源于教化?一个人又要如何知自己的快乐幸福来自何方,快一些慢一些的步法,高一些低一些的音乐,红黑条纹或是深蓝色的领带,哪一种能够让你兴致盎然,而哪一种让你手足无措;你更在意引人注目,还是更喜欢在灰暗的角落里独酌?
  一个人又要多少次地争斗,才能发现自己最柔软的地方,为什么笑靥如花,为什么酩酊大醉,为什么振臂呼号,为什么痛哭失声?你微笑是看到一芽新绿,还是想起生命蓬勃;你沉默是因为听到一首老歌,还是感怀岁月蹉跎。为了谁,你才能无视世俗的目光,骄傲地与全世界为敌;而又为了谁,你才会狼藉满地,眼中泪泪中火?
当你说干杯朋友,也许你在想的是如何逃离这疲惫的饭局;当你说我爱你亲爱的,也许伊人正在酝酿一个决绝的分手;当你说万岁国王,也许国王的刺客已经到你身后;当你说民主,说自由,你自己是否知这究竟是一场改革,还是一场内斗?
  也许每个人都有51%的人格分裂,他们指着鹿说,这是马;指着马说,这是白马。他们说,我知道,我知道。但实际上他并不知道他知道。衣着的光鲜和内里的潦草,一时融融的气氛和四散仓皇的冷漠。面具之下的肌肤,已见不得一寸阳光一点灼;但若有两行清泪,也会融却百般落寞。城市里摇摆的男女,深夜里拥抱的胴体,万米高空下俯瞰,这些蝼蚁般的存活可知生命可如繁花似锦也可如沙盘一抹。时空的千年万载之中,又有谁人知公元年月日路上某行人?
  当你开始麻木,开始感觉不到生活的G·点,当你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那即便手握神灯,也是世上最可怜的人。抛弃那些简单道理,追求更复杂的逻辑,也许不若,就一笑而过。
  人自有千言万语,只是提笔,却只好问些寻常道理,普通逻辑。看得见朵朵红,看得见丛丛绿,只是你,还会不会有一些温暖或凄凉的东西,从胸口最深的地方泛起。

可是亲爱的,你怎么不在我身边

  在一个空有繁华之景,却难伴心念之人的城市,我遇到了很多人。每当我们话未三巡谈论起各自远在电话那边的另一半,我往往在对面人的眼中读出一闪而过的黯淡。果断决绝的人不会有这样的黯然,没心没肺的人不会有这样的不安,天真简单的人不会有这样的叹息,理智实际的人不会有这样的坚持。只有那些天生有不可克服的弱点的感情动物,那些某种意义上满怀理想主义情绪的感情动物,才会手拉着手,以一种脆弱但又勇敢的姿态,向所有想要考验他们的东西宣战。也只有他们,才会用简单有力的话语鼓舞自己,或是欺骗自己;用响亮坚定的声音告诉别人自己坚持的东西,而转过头偷偷拭去眼角的泪滴;用鸡毛蒜皮来大发脾气,因蝇头小利而转泣为喜;用温和婉转的词句哄人入睡,然后在黑暗中垂首沉默,在安静无言中溶解掉淡淡的忧伤和怨气。
  只是我们,都曾经是,或者现在是,或者将会是这种脆弱的感情动物。
  和这个城市一样,他们表面的荣光和坚强,掩饰不了内里的寂寞。他们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漂泊到这里,却只带着一副躯壳,把心情挂念留在了另外的城市。我见到一个人,她说距离是唯一的问题,自嘲的语气,谈论着曾经的信誓旦旦,现在的一拍两散。我还见到一个人,她说她要回去结婚,所有小女生的幸福和寄托,为着哪怕争吵不休但从未怀疑的依靠。我又见到一个人,他垂首说,他不想分,哪怕是在灯光明亮的大厅,他的身体也深深陷入阴影中去。我也见到这样一个人,她说4年的时间都这样过来了,如果申请顺利,就放下学位不读了,出去找他,做梦想中的家庭主妇。
  叶落了,花香了。晴了雨了,冷了暖了。来了新同事,黄了旧树林,怨念的唱片已经上架,喜欢的衣服开始打折。在饭桌前逗弄一只肚饿的流浪猫,在公车上怔怔地看陌生的建筑闪过,和谁吵了架,和谁玩的开心,不小心跌倒,没心肺挨饿……亲爱的,这些,远远的在线路那边的你,都知道么?

  只是,你信笔涂画写下的名字,你手捧电话哆嗦的身影,你满怀期冀寄出的包裹,你抽屉深处留藏的车票……总有一天,会变成这个故事里不可或缺的线索吧。

最近比较烦

理想与征途都渺不可及。仿佛一串念珠,起始处起,终结处结,看似浑然始终,圆转如意,但在独立承担的关口,拨动一粒都让人刹那憔悴。每个人走在自己的路上,憧憬自己的灯火,他们相遇,展颜,又坚定不移地继续。归根结底,重要的还是自己的一路征尘,来者与去者,离人与过客,风景而已。
也想过一搏,拳头却击中了空气。把几年岁月捻起,几十斤的书卷,几十G的电影游戏。我却固执地不愿指责过去,一路行来,各有体历。生者不需执着,一度春秋,有人悲有人喜;百年老朽,谁来问谁来泣?耕者有耕者的天地,行者有行者的风景,吟者有吟者的悲喜。
夜起,看满天苍茫,岁月吞吐。人也渺然,心也渺然。从思考中我得不到喜悦,相反只有煎熬。想效前人万里江山下酒,千杯只图一醉,苦笑酒量寥寥,终究是脱不了这渺然一身,思考不过引上帝一笑。
猛醒睁眼,没有杨柳岸,不是鹧鸪天,说不得深浅,满目还是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