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碎碎念

被打击了

  赛窟窿同学从米国归来,庆祝未传染甲流兼领证饭局。
  席间,话题不离婚纱照、钻戒、买车买房,种种。
  红鱼同学连车牌都认不全,于是怒道:怪不得你们都不带mm来!我失误了……

  据hdd不完全统计和无责任掐算,含老登在内本班有25人,其中:
  已工作7人,将工作5人,将要或已经出国读书7人。
  结婚4人,订婚1人,拟结婚1人,婚纱5套,钻戒5颗。
  买房2人,拟买房大于1人。

  突然觉得,hdd其实还盲目得紧……

Del.icio.us :

负笈北上

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这园子静悄悄地注视着我,默默地看着我下楼,穿过一片有水池的广场,过桥,走过长廊。实验室楼前的大叔早已鼾声如雷,而远处看守北门的保安,耐不住这深夜的寂寞,竟然在一边踱步,一边大声歌唱。
有时候我在这长廊上看见摸黑拥抱的男女,显是意外深夜还有人路过,当我被人影一吓的时候,那双人影也往往尴尬地沉默,装作是雕像。有时会有小蛤蟆过马路,不提防有人经过,拼命跑回灰暗的地方躲起来。有时候会沿路惊动不少小动物,尽往树丛深处窜了去,悉簌作响。
可今天什么都没有,一切只是静悄悄的。
明天溜回北京去,好像一个进京赶考的书生,看这未卜的前程,只管乐观想象,待要金榜题名了,便纵马一日,看尽京都的芬芳。

这便离开

  频道的切换总是一个期待之后倦怠,倦怠之后离开,离开之后又期待的过程。接了几个南边来的电话,都是讲两句对方才恍然:啊你还没回来。几次之后,觉得自己也确实到了要回去的当口,再次切换一下频道。南南北北的奔波的日子,总在离开的一刹那有些舍不得,就这一番五味杂陈,也要将人打倒。我知道这不是我的北京,我也知道那不是我的深圳,但止不住对这个拥挤的城市,和那个荒凉的边郊,有种种期待。我没有辜负她们,她们也不会辜负我吧。
  跑路太多次的人,总会在临行的刹那,包裹打好的瞬间,发现有些彷徨。有的人一挥手就是多年,有的房间一走出就不再回来,有的东西一旦遗漏就难再回头找寻,你紧紧背包走下去,那好多良辰美景奈何天,就会慢慢地发黄,褪淡,融入一种叫做回忆的东西。

睡前碎碎念

  在给牛做了几次枪手写了几篇枪文之后,他们单位的老老少少显然已经对他惊为天人。大家纷纷表达倾慕之情,不解难道清华的孩子都是这样既能上球场做铁打的后腰又能在车间做拼命的三郎还能在KTV展示十佳校园歌手的歌喉(以上功劳归牛强自己),而且还能在谁都没有觉察的时间里文思如泉涌瞬间变出一篇报告或者征文来,最不可思议的是行文流水落花,细腻嗟呀,仿佛当世的林妹妹·戴安娜·波波娃(以上部分由韩冬冬贡献)。其实是由于他们机关报很是肥厚,写一篇征文可以入账400大洋,而这点小钱对于潜心学术刻苦画图的牛而言简直就是粪土,于是乎肥水不流外人田,就流到了我这里(呃,这两句怎么感觉那么汗汗的……)。我很自豪地给人夸,你看我从前只是一个文学青年,现在,已经是一个写字值钱的作家了!而往往会被这样回复:你从前还算是个文学青年,现在已经沦为枪手一头了……
  好吧,what ever,C’est La Via…
  而问题似乎在于,他们机关报的编辑开始找牛强约稿……
  我很开心,嗯,牛啊,以我的心狠手辣,你有没有想过某一天酒足饭饱心情很好的时候我会轻描淡写杀人不眨眼地对你的新一轮以钱换字的提议说NO,然后剔剔牙缝,剔出几个字来:500块!
  如果你没想过,嗯,那还是想一下吧……(诚挚的微笑)

-=-=-=-=-=-=-=-=-=-=-=-=-=-=-=-=-=- 我是分割线 -=-=-=-=-=-=-=-=-=-=-=-=-=-=-=-=-=-=-=-

  查看好久不用的邮箱,竟然还会有人定期不定期地往里面发邮件——到了深圳之后不到一个月,我就快要忘记自己有这么个信箱了——有系里的各种通知,有班级的出游、比赛,有实验室的事务,让我眼前一幕幕恍惚看到了另一种可能性下,自己在北京的情形中,所可能经历的种种。所以世事自有规律,仿佛无数平行线,依时间推行;一个人自身才是在各个轨道间跳跃来去的不安分因素。这条条轨迹从未改变,改变的是你的频段而已。依靠着在各个不同频率上的经历,仿佛出现于五线谱上的音符,一个人的生命便仿佛乐曲,也有了与众不同的、唯属自己的节奏。

-+-+-+-+-+-+-+-+-+-+-+-+-+-+-+-+-+- 我也是分割线 -+-+-+-+-+-+-+-+-+-+-+-+-+-+-+-+-+-

  明天开始上班,我来北京冠冕堂皇的第一要务。既来之则安之,如ybb说,尽人事,安天命,拼rp。况且,孔子曾经说过,Nothing is impossible。
  嗯,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30岁的男男女女及gay的人生

  去接老妈,应王校长之邀,给罗凝姐姐当月嫂陪护。话说樊登哥哥人虽不在,家里倒是热闹。他们夫妻双双步入了一个应该叫做培训师的行业,和jason师兄做的事情一样,那就是给一堆要考证的人讲怎么考证。所不同的只是jason师兄面向的是口水政府部门的公务员考试考生,而罗凝姐姐面向的是企业的造型师化妆师,二营哥哥面向的则是立志做商界人才的MBA考生。至于樊登哥哥,则是罗凝姐姐公司的顾问,二营哥哥公司的董事长,挂着一连串的title,四面八方的讲课。用王校长的话讲,也不知道他在搞些什么。
  话说我写下这束手束脚的第一段就有点憋气,这一堆哥哥姐姐的名号叫起来,显得我仿佛尚且年幼懵懂不知有世界,自己先手足无措起来。话说这一天下来的观感,倒还真的是荡开一丝眼界,看到这些30岁出头的男男女女在做什么,和过什么样的生活。
  二营哥哥是一个冲动的人,罗凝姐姐向其推荐廊坊的一处房,便风风火火地呆着我们几个去看房,说要买。这处房产名唤孔雀城,全部是小型的园墅,我和老妈王校长一路跟随,走门开窗地看样板间,这和逛商场的感觉其实是一样的:首先欣赏美好的东西,然后想象如何将其据为己有,然后视心和钱包的软硬程度将其变为现实。然后……然后我也开始想象住别墅的感觉……楼上楼下、阳台阴台、环屋的走廊、车库、花园……说起花园,老妈和王校长最为兴致勃勃的倒是哪个房子的花园大,可以多种点什么菜= =b
  我也好想买别墅啊~~心里有个声音在长草发芽~短信某只,某只说:你就抽抽吧。
  罗凝姐姐预产期是8月20多号,抱着大肚子在屋里晃悠来去,倒也悠然自得。因为她的不方便,于是下午,一团团公司里的人过来开会,讨论些我听不懂的话题。嗯,关于色彩搭配啊什么发型应该配什么衣服之类的,还甚是郑重激烈。我都分别很乖地招呼:媛媛老师,九九老师,安娜老师……话语中仿佛回到了小学,被老妈带着去见学校班主任= =b。媛媛老师看上去像个大学生,然后在饭桌上给罗凝姐姐传道授业的时候却一口一个“我当初怀宝宝的时候”,令我不禁咣当;而九九老师传说是公司的中坚,衣着华丽,还穿一双cross的鞋,见面就夸我有“工科男生的特别气质”(汗颜)……然后王老师偷偷告诉我他是gay的时候我一点都没有惊讶……那么现在的统计资料表明,gay的确具有如下特征:1.和善可亲;2.风趣诙谐;3.才华横溢;4.穿cross的鞋(重要)。
  樊登哥哥的家自有一番人来人往,加上都是当老师的,要面对着几十几百人的课堂的嘴皮子聚在一起,自然是好不热闹。(呃,也许我们可以想象一屋子温和型的jason师兄。必须要是温和型的,jason师兄本人那就是无药可治的话痨型。)soho和类soho的生活方式更是我以前想所未想的,创业者那种打拼的力量,让我隐隐感慨:原来,是可以这样的。
  这些人,大多处于大我6、7岁的年纪,也都是刚过了而立之年的坎儿,30出头的年纪。他们也都曾经在京城偏安一隅、入不敷出;或者为了房贷车款节衣缩食、省吃俭用;抑或为了应酬各种场合强颜欢笑……而现在,虽不能说完全的自由,却也有轻松可观的生活,有诸多或可期待的选择。那么令人最为感慨的主题得以引出:hdd的30岁,会是什么样呢?也会西装革履地到处跑,或是随心所欲地睡到饱,或是张口闭口公司如何如何,抑或万事俱备待宝宝?hdd的家里,会不会好友往来如梭,老少睦睦和和?
  人终究难以看得清自己这一生的尽头,那是太远了。但偶尔踮起脚向前望望,真的会好奇与期待盈满心房。那种感觉就像不知所云的作业附上了例题,或者沉宗冗卷的考试画下了重点,虽然依旧免不了辛苦,但心里却是安定有谱,感到世事有迹可寻,前途或可期望的。这种也许自欺欺人的想法,有那么一瞬间,也是美好的吧。

憋了好久的家长里短

  话说折腾了许久才把家安上,域名续了费,其实去年小毅的生日礼还没有到期。这一遭落户在在这个徐冬冬大力推荐的yo2。侧边栏和模板耗费了我大量的时间,总算是把有爱的那些小玩意儿一个一个都点缀上来。饭否豆瓣,文章共享音乐播放,就算是小破玩意儿,也舍不得……看到新居四壁灿灿门窗晃晃颇有些心满意足,一时间都不敢写些东西毁了伊的亮堂。
  最近忙。按理成为了研究僧,早该以科研为重,事业为先,然而还是不自觉地堕落成了社工男。公元年月日,我曾沉痛总结,不顾清华人所谓双肩挑所谓弹钢琴的精神熏陶,表达了对多线程工作的痛恨。原因很简单:我玩不来。所以从社工男到科研男到实习男到游戏男到体贴男,一一都想做,就怕有朝一日回头,一一都做不好。不会say no的人往往要吃苦于他的心肠,四处行善不如诵经一方。现在的韩冬冬,社工兼职科研都要搞,再过一个月还要搞个羞于启齿的六级(还不知能不能过……)。所以说作怪者必死于车祸,花心者必精尽人亡,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本科的兄弟们,赶着毕业的有5个,Light刚刚拿到了Google的offer,是第三个把自己卖出去的。早先老包的PG,Maxmon的BCG,喊着我来报告re者有份的时候,我都狠狠地说:RE!,但是每次都是re完和实验室猪头们去吃虾米煎蛋,十分可怜。目前为止的offer,都是口水级的,畅想未来,一方面碎碎念这几个能奋发图强,明年招了我去;另一方面又惴惴猜这几个zt会不会好吃懒做,搞得明年一听是同窗就直接pass……
  实验室,早9午14点签到的血汗制度被破解的速度比SC是快得多了。现在上座率比群情激奋的那几天似乎要跌了三五十个点,大家都鬼画符一般地在签到表上写自己的名字,以便其他的猪头帮自己写名字的时候不要太有艺术上的难度。话说公元某年月日徐冬冬在实验室撒泼,叫嚷着再也不给实验室干活了,原来是稀里糊涂少签了两次被扣了20元补助。作为以徐工为发展目标的徐冬冬,论工作量,只能用厥功伟至来形容,和实验室诸多电路板二极管闪光灯采集卡共同度过了漫长的岁月,做出来很多能用的板子,和做坏的一样多;论地位,他的老大某博经常和他讨论学术问题,发言中的句式不外乎:你有什么idea?你的idea很不错,赶快去做吧!你什么时候能把这个idea做出来?论辛苦,常常为了买块板子,况且况且奔赴华强北,回来发现买错了,第二天况且且况且且再赴华强北……所以徐冬冬对于实验室扣了他20块补助十分不满。他激动地对大家说:这不是20块钱的问题,这是人格收到不可饶恕的侵犯,自尊受到不可弥补的伤害的问题!这时,坐在他旁边平常总是出去做model(奉命抄写10遍modelmodelmodelmodelmodelmodelmodelmodelmodelmodel)赚外快月收入堪比专业model的张J同学好不容易回到了实验室,听说有补助发,开心地去领,回来开心地表示只被扣了10块钱,是徐冬冬的50%,打开满是百元钞的钱包还找不到一张10元币去上缴……以韩冬冬为首的一群人又以恨铁不成钢的态度,客观地以”笨”,”缺心眼”,”早不反抗”等词来形容徐冬冬,然后徐冬冬就更加抓狂了。其实就算都在实验室里呆着,大家的状态也是每隔10min跑到别人的桌子跟前看别人在搞毛,喊两句无聊啊无聊啊就闪。坐在最后一排,我一站起身,就能看见半数的电脑屏幕上是优酷的界面–自从说玩游戏看电影要扣钱之后,女生就不怎么玩扫雷了,男生们也不敢玩急忙切不出去的游戏了,大家都优酷和QQ了。
  还有就是一贯的好rp又要耗光了,开题之后,确定了老大Dennis,实验室口碑最好的老大。加上一个确定的、站在牛顿肩膀上性质的课题,也许论文都不是遥远的奢望了。Dennis说,要争取投明年的ICCV。我圆睁双目,紧要牙关,说:好!Dennis又说,最近做怎么样了?我紧咬牙关,圆睁双目,说:忙着社工,啥都没做……Dennis没怪我,Dennis是好人,不能对不起Dennis。于是我今天搞了4个小时的科研。4个多月没打开,Matlab都落灰了。VC都锈了。好汗啊,我都在干嘛……从7月中出去挂职开始,还真就没写过一行代码……
  院里呢,狗友狐朋都被北京的磁力所吸引。蛐蛐周末去北京考试,汪汪去北京找工作,已经呆了一周了,而牛强已经待了1个多月了……想到这仨在北京弹冠相庆的场面我就嫉妒得肝疼。现在慢慢发现,从今年过完年来深圳,我就在一个超过自己年龄的圈子里面混,从30岁的老男人开始,我本已经开始不为自己总不如人的年龄羞愧,但近来发现连自己去逼着干活的那些人,竟也好多工作了3、4年又来读书的人群,按理是在代沟外了,但嘻哈起来颇有些忘记照顾老人的心情。包括在公司实习,我也是全公司最小的一个……总开始有些幻觉,自己是不是做了许多揠苗助长的事情。想当初也是被人唤老大冬哥的,到如今只好被叫做韩冬冬这么幼齿……装老我所不为,装嫩我所不欲,不过也罢也罢,还能读的几年书呢?
  还有些高中死党的消息。陈T圣诞回来和董L结婚。我嫉妒得肝又疼了。阿龙抵达海南,开始为期8个月的不带薪培训,进驻民航事业。明儿最近轮岗到了妇产科,还泡到了mm。这个消息紧跟在他和上个mm白白的消息之后。我一定要记得这厮欠我500元人民币,刨除上次打麻将输的30元,还有470元。这厮总在奢求赖账,一定不能让他得逞。小毅轰隆隆地开进了上海,总算结束了一开始就京沪两望的爱情格局,我嫉妒得胃都开始疼了。
  忙忙忙,忙忙忙,忙究竟是为了自己的理想,还是为了不让别人失望?到下周一也许能歇歇了,到时候要好好庆祝一下……比如,睡个懒觉……嗯,还要找个人帮我签到先……

[audio:http://www.irys.fr/volley/mp3/ASVU%202005%20-%2015%20-%20Bad%20day%20-%20Daniel%20Powter.mp3]


Technorati : , , ,